热海地处伊豆半岛,同样是个疗养胜地温泉乡。

  要说还有什么地方特别值得一提的话,就是这里还藏着不少东京富人的度假别墅。

  头一回去参加这样的茶会,做得太过反倒显得有些滑稽,显得不伦不类,所以,他只是穿着西装去了而已。

  实际上,等到了地方,没有穿和服的也不止他一个,有趣的是,这么干的都不是演歌歌手,而是词曲作家们。

  也算是在无意当中做对了。

  赴约的地点并非是旅馆或是茶室,而是某位大佬,也许正是北岛三郎本人的私宅。传统的日式房屋,桧木门,合着瓦片的门檐,外加大到有点夸张的庭院,长长的游廊,简直是实力演绎何为壕。

  甭管怎么着,国家处于飞速发展状态的时候,钱赚起来也要容易些。

  红得早的那批歌手和演员,只要自己不去作,比如在泡沫经济的时候接了盘或是死在股市里、投资大项目失败、又或者去给别人当担保,那就只有吃饱和吃撑的区别而已。

  不过,比起歌手,身为创作者的词曲作家们的财富自然还要更加惊人。

  说来,在师徒制度盛行的演歌界,也因为师父与弟子这样的羁绊,形成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替词曲作家或是大物歌手开车拎包的看上去很机灵的小跟班,说不定并不是他们的正牌助理或是经纪人,而是他们的弟子。

  比如说今天,就有几个弟子小跟班老老实实在外等候着。

  这里再把坂本冬美拉过来举个栗子。她在出道之前,就曾经兼任过老师猪公章的司机,所以人美歌靓心又善的她,连车技也是稳稳的。

  等真的来参加了茶会,毫无疑问,在座的人里资历最浅的就是他,所以全程只需敬陪末座便可。

  这样的聚会,听上去很厉害,本质上跟过年之前参加的唱片公司和广告商的忘年会也差不了多少,至多是通过这次聚会,给了他一张参与进来的入场券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席间有演歌歌手、也有词曲作家,但是无一例外全都是男性,并没有女性出席。

  演歌歌手山本让二始终陪伴在北岛三郎身边,虽然对外是很有名的演歌歌手,但在内,曾是北岛三郎拎包小弟的他,是以儿子对待父亲的低姿态服侍着他的。

  七十年代就服侍北岛三郎的他,直到现在的十年后,才在北岛三郎的许可下,以分家的方式自立门户。

  假如山本让二是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想要脱离北岛三郎,那么就会被打上“叛徒”的烙印,虽然不至于像极道那样被砍个小指头或是怎样,但也绝不会好过。

  演歌界的师徒制度,在这两个人的身上体现的就已经淋漓尽致了。

  别看北岛三郎这老爷子和气的像是个邻家老伯,这位也是收留过b系大佬周防郁雄当司机,曾经因为跟极道有牵扯不得不辞退红白的主儿。

  厉害就厉害在,哪怕这事儿给曝光了,他也完全没有伤筋动骨,很快就又返场,并且继续又威风了几十年大有要威风到死的劲头儿。

  ……

  演歌之所以和极道剪不断理还乱,其实是有点历史原因的。

  最开始的时候,走街串巷唱歌谣曲的艺人,是被划到“水商卖”的范围中去的,这个词到了现在,基本上专指陪酒女和娼**之类的职业,但是在百年以前,其中也包含着这些人。

  不用说,这是身处社会最底层的职业。

  艺人要到繁华热闹的地方去表演,而繁华热闹的地方往往都是极道的地盘,想要在那里表演,是一定要得到来自极道的庇护的。极道收取保护费,同时提供地盘给他们。

  由此开始,这样的风气就渐渐延续了下来。

  最初和娱乐有关的产业都受到极道保护,甚至还发生过演员跳槽被当街毁容的事,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极道势力也被多番治理,这样的风气渐渐消弭了下去。

  年青一代的演歌歌手又或者是电影电视人都还好,想要干干净净生活下去也是易事,但是和美空云雀差不多同时代的北岛三郎,自身还仍旧被这样的风气所浸染着。

  日本的极道讲究兄弟仁义,人情义理,北岛三郎虽然人在极道外,但是自身也最是讲究这些。对后辈好广施恩,也无非是想要织一张人情义理的大网,壮大自身而已。

  所以,他乐于当这个演歌界的大佬,也愿意去庇护他这张人情义理大网下的人,但是反过来,谁要是撕破了他的网,也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话也说回来,就像是曾经作为优伶被瞧不起的歌舞伎演员,现如今却是水深门槛又高的梨园世家。

  此时此刻,身穿考究和服,在弟子的服侍下威风凛凛举行着茶会的北岛三郎,若是回到百年前,也只是同乞丐差不多地位的江湖浪人而已。

  时代的发展与变迁,在这些事情里就可以深刻的感受到。

  正喝着茶的时候,一名穿着和服,大概只有三岁左右的男童从茶室外爬了进来。

  “喔……”北岛三郎神情变得非常慈爱,伸手招呼男童到自己身边。

  坐在叶昭旁边的一名作词家向他解释道:“这是三郎桑的孙子。”刚才匆匆介绍了一圈儿,叶昭已经忘记这人的名字了。

  他点点头,“很有精神的孩子。”假装还对这人留有印象。

  这种事只要参加过年末唱片公司和广告商的忘年会,就可以做的很熟练了。

  说来,在流行乐当中,创作歌手一手包办自己的词曲编是很常见的事,不过,在演歌当中,词和曲却分得很清楚,作曲家和作词家各司其职。

  “三郎桑最疼爱这个孙子,”这名作词家继续对他说,“所以,就算是到热海来举行茶会,也还是要把他带在身边……”

  “原来如此。”叶昭随声附和道,看着那边享受天伦之乐的爷孙俩。

  虽然脸上带着适度的微笑,不过人已经开始有些神游了。没办法,真的太无聊了。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