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的女孩子是不会受到欢迎的。”叶昭面不改色地回了一句。

  “没关系,”叶晴振振有词,“连自己的哥哥都不欢迎我,事到如今,就算受到别人的欢迎也没有意义。”

  亲兄妹就是亲兄妹,还嘴还的那叫一个快。

  “听上去怪可怜的。”叶昭说。

  “是吧?所以希望哥哥你可以良心发现,正面回答来自你可爱的妹妹的问题。”

  “把那个‘良心发现’和‘可爱的’去掉的话倒是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太过分了,”叶晴抗议道,“身为哥哥却对自己的妹妹态度这么恶劣。”

  “……这种话只有你没资格说吧?”叶昭扶额叹息。到底是谁态度更恶劣一些啊。

  痛痛快快又斗了一轮嘴,叶晴旧话重提,“所以,到底是有女朋友还是没有呢?……不过,哥哥这个躲躲闪闪的样子,实在是相当的可疑呀。”

  叶昭抽抽嘴角,“话都被你一个人说了,还问我做什么。”

  “当然是想要知道哥哥正在和什么人交往了……”

  叶晴心中的八卦小火苗蹭蹭往上窜,刚才还是“该不会有女朋友了吧?”,现在似乎就已经很确定“绝对是有女朋友了”,追问道:“到底是哪位呢?”

  “……”

  “对方也是艺能界里的人吗?歌手、演员、模特、还是爱抖露?”叶晴一一细数艺能界里的种种职业,叶昭不由发自内心的感谢她没有把搞笑艺人也一并数进来。

  不过,要说高颜值的女性搞笑艺人……有个从湾湾跑过来发展的连她的歌都已经听不了了的徐姓女艺人倒是完美符合。

  “之前和友坂桑的绯闻也被哥哥否认了……”叶晴还在翻来覆去的想。叶昭觉得,再这么下去,迟早她得把脑洞伸到搞笑艺人那里去,说不定还是让人一言难尽的搞笑艺人。

  “好了,”想到这,叶昭打断了她,“真的要说?”

  “当然要说。”叶晴使劲儿点头,一脸期待。

  叶昭示意她凑近一点儿,“这个嘛,其实……”

  “其实……”被完全吸引了的叶晴放松了警惕,手上的力度也减轻了。

  趁此机会,叶昭迅速把胳膊从她手里抽出来,骨碌一下爬起来,一边跑一边笑着说道:“还是算了,等到之后时机成熟,会把她带回来的。”

  “哥哥!!”叶晴气急败坏的声音传了过来。

  当天晚上,吃晚餐的时候,兄妹两个人相对而坐,叶晴时不时恶狠狠地瞪他一眼。叶昭则不为所动的笑眯眯的看回去。

  不明就里的老爹老妈,看看儿子,又瞅瞅闺女,想了想,还是什么都没问,随便这兄妹俩在这里“眉来眼去”的交换暗号。

  他这个妹妹,虽然喜欢跟他对着干顶顶嘴,有时候也有点不可爱,不过还是挺够意思的,被他涮了一把,虽然当时生过了气,但是也没有跑回来告状,揪着这点儿线索联合老爹老妈统一战线的打算,而是牢牢遵守着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的原则。

  当然,除了自身品格好,也大概明白,自家哥哥既然选择蒙混过关,就是还不想说。所以,虽然是个喜欢对着干的妹妹,也还是尊重着他的选择。

  不和家里人说正在跟坂井泉水交往,倒也不是想要隐瞒什么,而是觉得,在把这件事告诉家里人之前,最先应该告知的应该是坂井泉水本人。

  不过,叶昭记得,他家老妈是zard的忠实粉丝,还是唱片全买、出去兜个风都得放zard的歌的那种。

  如果被她知道了儿子正在跟她最喜欢的歌手交往的话,大概会受到相当的冲击吧。

  话也说回来,“喜欢的歌手成了儿子的女朋友”,这个题目怎么也透着点儿人类观察的味道呢?

  上京打拼了几年的儿子突然对老爹老妈说要带女朋友和他们见面,在约定好的餐厅里,稍微来迟一步的儿子,跟在他身后的是老妈喜欢了好几年的歌手。

  之后餐厅里四个人开始尬聊,中途儿子借机离开,老妈趁此对喜欢的歌手问东问西,“为啥看中了我家儿子呢?”,多半还要问这么一个问题。

  朴实一点的亲妈,说不定还得再搭上一句“我家的儿子有啥好的呢竟然看上他莫不是被他给骗了吧”。

  等到时机差不多了以后,扛着摄像机的工作人员再一次一边喊着“终了”一边冲进来,把镜头对准被骗了的老爹老妈那张一副“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表情的脸。

  至于之后会不会被老爹老妈联合起来一通狂怼,就要看亲子之间的关系有多么牢固了。

  不提前把人类观察这档节目做出来,绝对是他身为重生者的损失。

  ……

  若要说起来,在演歌和极道之间,多少也算是存在着一个有趣且奇妙的相似之处。

  在演歌的领域理,至今仍然保留着拜师学艺的传统。

  比如说坂本冬美和藤彩子,这两个人同是作曲家猪公章的弟子,只不过藤彩子是外门弟子,坂本冬美则是更加近一层的内门弟子。

  至于两者之间的区别,就在于藤彩子是通学,坂本冬美则寄宿在老师猪公章家里,像是旧时工匠的学徒那样,一边替老师家里干活一边“偷师”。

  至于这位猪公章到底是何许人也,如果不认识他也没关系,只要知道他是演歌界的大佬,邓丽君的名曲《空港》就是由他写的就可以了。

  保存良好的师徒制度,将老师、被栽培了的弟子、弟子与弟子之间,组成仿佛“家族”一般的羁绊,老师便是家族的大家长,夸张一些去说的话,也像是一个小小的势力。

  如果从这点来进行联想的话,极道当中的组与组,大佬与被维护的小弟,以及一日进组,终身都难以退出的规矩,演歌同这样的关系之间,倒是也挺有一些相似之处。

  在结束了度假,回到东京的两天后,一月七日那天,叶昭照着北岛三郎送到了他的事务所的茶会的地点和时间,准时前去赴约了。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