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从本年度的红白准备工作刚开始就开始的商谈,到了现在,也就顺利谈妥,nhk方面也同意了okay以特别出演的方式参加这次的红白歌会。

  而在特别出演的事商谈结束以后,叶昭这边,也就把自己同意出演红白的事告知了nhk。

  在宣布了演出名单以后,报纸的娱乐版块额外为这次的特别出演准备了一条新闻:

  “okay最后的舞台红白。”

  这下,用不着通过巡演进行公布,全国人民先通过报纸知道了,这支乐队最后的解散舞台被放到了红白歌会当天。

  除了报道这次的额特别出演之外,报纸还大致上将okay这半年以来的活动轨迹进行了总结,并且将索尼方面提到的“希望借助红白的舞台留下美好的回忆”的愿望也一并写了出来,也算是帮忙解释为什么会以特别出演的形式参与本届红白。

  除此之外,还额外提到了,除了以okay的名义进行特别出演之外,叶昭本人也将作为单人代表白组出战。

  以单人出战和特别出演的方式在红白出场两次,也确确实实是非常红了。

  ……

  一早,叶昭由上村勇纪陪伴着,来到了富士电视台。

  进到后台以后,和一路上遇到的工作人员寒暄着,到休息室里放下东西,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先去跟某位大前辈打了声招呼。

  “拓郎桑,今天要请多多关照了。”叶昭说。

  还穿着节目录制前的sh-i\'f:u的吉田拓郎,笑眯眯的回道:“终于来了啊,叶君。这边才是,今天要请你多多关照。”

  说到这,他要录制的这档节目,就是由近畿小子担任主持人,吉田拓郎在旁边负责坐阵的,一档叫做“loveloveしてる”的谈话性质的音乐番组。

  如果对这个名字不太熟悉的话,到了后来,这档节目会改版成一档叫做“新堂本兄弟”的非常有名气的番组。

  各种音乐人、演员、搞笑艺人,乃至于话题度十足的一发屋,都参加过这档节目。

  之前,这档节目还没有正式开播,在和吉田拓郎喝酒的时候,他就曾经提起过,之后到这边来玩。过了几个月以后,叶昭果真过来了。

  他要参加的这期录制,等到实际播出的时候,刚好是十二月的最后一期常规,赶上新单曲的宣传期,所以不仅可以宣传自己的专辑,连同这次的新单曲也能一块儿打个广告。

  不过,这一次到这边来参加节目的录制,宣传是一方面,除此之外,他还肩负着另外一个“任务”。

  这档节目顾名思义,就是主持人和来访的嘉宾,一块儿聊一聊嘉宾最近喜欢的东西,喜欢的歌曲,回答一下观众的提问,再插科打诨说点俏皮话。

  当然,既然是音番,歌也是一定要唱的。

  除了这些之外,节目还有一个环节,是吉田拓郎为首的音乐人们教堂本哥俩弹吉他,就这部分的话,其实是有点粉丝向的。

  不过,亲眼看着自己的偶像成长,这种无敌的养成感,难怪他们的粉丝那么长情。

  值得一提的是,这档节目从开播起,中间经过数次改版,直到最后停播,在唱歌的时候都没有假唱过,哪怕贡献出来的是车祸现场。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负责这档节目的制作人菊池伸,是业界最激烈的反对假唱的制作人之一。除了这档节目,富士电视台的两档看板音番,hey3和mf的制作人也都是他。

  菊池伸当制作人,吉田拓郎当定海神针,还有一票儿顶尖的音乐人当乐手,这档节目也真的是够豪华了……不管是从现在,还是未来,都是如此。

  音乐人班底暂且不提,主持人的话,吉田拓郎坐在那负责打瞌睡,堂本刚和堂本光一哥俩像是相声里的逗哏和捧哏来回扔梗……这是在录制现场的情景。

  但是,在后台里,其实还是有着另外一个主持人的。她的名字叫做筱原友惠。

  这个名字到了后世,听过的人也许不是那么多,但是在这个九十年代,她也的确掀起过名为“シノラ”的时尚潮流,一度成为青少年模仿的对象。

  虽然她那个花哨的风格,叶昭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

  不仅理解不了那个花哨的衣着风格,也有点理解不了她那种掐着嗓子说话,捣蛋欠扁的主持风格。

  虽说如此,在卖人设卖到疯魔的艺能界,标榜笨蛋的也许是高材生,标榜轻浮的私下里反而彬彬有礼,娘娘腔说不定很有男子气概,毒舌的艺人则百分之百一下节目立刻就会道歉。

  而筱原友惠这个呱躁的有点讨厌的主持人,在节目开始之前进行沟通的时候,也只是个普普通通,有点害羞的十七岁小女孩而已。

  艺能界的饭碗不好端,每个人都是在找寻一种生存的方式,哪怕为此放弃掉个性当中的某一部分。

  筱原友惠主持的内容,是她闯进嘉宾的休息室,进行各种没礼貌的“骚扰”之后,从嘉宾那里拿到礼物,之后将从这里拿到的礼物送给幸运观众。

  当然,正式开始录之前,绝对是要先进行沟通的。

  台本至上的综艺节目,并且还是录播,里面出现的所有东西,都不可能是事故,哪怕她闯进去的时候嘉宾正在换衣服,那也是故意的。

  “应该没有不能出镜的东西……”上村勇纪检查着休息室,最后进行着确认。

  虽说如此,倒不是把休息室打扫的干干净净,而是维持着使用后的状态,毕竟这个环节最吸引观众的,就是可以一探嘉宾私下的“真面目”。

  已经换好了衣服的叶昭,盘腿坐在矮桌前,哗啦啦翻着台本,语气轻松,“当然,我们也没有带奇怪的东西过来。”

  “喂喂……”上村勇纪苦笑了一下。

  这种语气,莫非还很想带奇怪的东西过来吗?

  确认完休息室里一切正常,“那么,我就先出去了。”上村勇纪和叶昭打了声招呼,穿上鞋子,打开休息室的门走了出去。

  不用说,是告诉等在附近的摄影团队,已经可以开始了。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从并不怎么隔音的门外,隐约传来筱原友惠掐着嗓子的浮夸声音:“这里是筱原友惠的寻宝记!”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