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达京都的时候时间还早,看样子,还赶得上渡边陆家的饭碗。

  当然,既然提前已经把行程告诉了渡边陆,招待他们午餐的事,自然也早就已经说好了。

  登门之前,叶昭先带着上村勇纪去买了拜访用的点心,之后,才搭乘出租车,前往了渡边陆在京都的家。

  这一次,他也终于见到了这两位的长女由纪。

  才三个月多点的婴儿,正是吃了睡睡了吃的时候,这么个小动物似的软绵绵的小团子,看上去实在是很可爱。

  “睡着的时候很可爱吧?不过,只要哭起来,就是头上长了角的恶魔。”渡边陆这么对叶昭说。

  当然,孩子的亲妈并没有在这里。

  “也挺好的,”叶昭看着闭着眼睛睡得香的由纪,压低了声音回道,“这不正是被由纪需要着的证据嘛。”

  “说的真漂亮啊,要把这句话抄进记事本里才行。”渡边陆打趣道,“希望叶君升级做爸爸的时候,也牢记今天的话。”

  “这个,果然还是有些远的事吧?”叶昭笑了笑,“所以,现在才能这么平常的说着这样的漂亮话。”

  “不过,如果是你的话,说不定会是个不错的爸爸。”

  “诶?”叶昭有点意外,“为什么?”

  渡边陆笑道,“其实只是学习一下你,说点漂亮话而已,反正还是有些远的事,不是吗?”

  “这个场子找回来的太快了,渡边哥。”叶昭吐槽道。

  在渡边陆家里吃过午饭,稍微休息了一会儿,谢过了直子小姐的招待,叶昭和渡边陆,外加上村勇纪,三个人出发去了车站,乘电车向着大阪移动。

  “已经提前和俱乐部那边打过招呼,说之后会过去拜访了。”渡边陆把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

  “谢谢。”叶昭想了想,“但愿她今天按时去了俱乐部。”

  “这个应该是没问题的,已经确认过了,她并没有请假。”渡边陆说。

  不过,如果是这家伙的话,就算不请假,说不定也会说不干就不干了吧。

  好在,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出现。等到了大阪的那家俱乐部以后,稍等了一阵子,没有发生什么波折,叶昭很顺利的见到了秋吉契里。

  之前初次见面的时候,只是匆匆一瞥而已,对她的印象更多的还是来自于她的行为,对于相貌,反倒不是那么的印象深刻。

  现在这么仔细看一看,怎么说呢,不愧是被按颜值挑人的being收到了手下的,这个颜值绝对是没得挑,正儿八经的美人一个。

  只不过,眉宇之间带着点仿佛在闹别扭的味道,周身散发着忧郁的气质。

  叶昭想起来,据说她有严重的抑郁症。

  长得漂亮,还会创作,歌也唱得不错。

  但是,这么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人,神神秘秘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高龄出道没多久,就又原因不明的过世,整个人生就像是一个大写的谜。

  叶昭知道,之所以他会这么在意秋吉契里,想要解开这个谜底,绝不是因为她出现在他面前的那种方式有点奇怪,因此被吸引了注意力。

  说实话,如果是个普通人、甭管是不是美女,有没有才华,干了这些事,叶昭只会觉得她是个神经病然后懒得理而已。

  但是秋吉契里这个人,真的是太可惜了。

  既然通过这样特别的方式遇到了她,如果可以的话,叶昭还是想要对她伸出援手,让她这个人能好好活下去,这个特别的声音也可以继续唱下去。

  而之所以会有这么强烈的念头,其实是来自于坂井泉水。

  虽然不知道一个人的命运,到底可不可以被另外一个人改变,但是叶昭知道,改变某个人的命运,是他必须要去做的一件事。

  从他来到这里,遇到坂井泉水的时候,这样的念头就已经出现过一次。而到了现在,这件事更是成为了一件非做不可的事。

  或许正是被改变坂井泉水的命运,让她健健康康的活下去的念头激发了他的气势的缘故,当他遇到秋吉契里,这个只比坂井泉水小两岁,却在三十五岁的时候,比原本的时间里的坂井泉水更早去世的人,他才会有这种想要改变她的命运的想法。

  不过,他的这些想法,也注定了只有他一个人能知道。

  俱乐部的老板将秋吉契里引荐给了他们。

  寒暄的时候,秋吉契里给人一种很有礼貌,教养良好的感觉,让人难以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毫无负担偷伞的她联想到一起。

  打完了招呼,叶昭问了她一句,“秋吉小姐,还对我有些印象吗?”

  没想到,她却回答了:“您不是很有名气吗?”

  落到叶昭耳朵里,简直是在听俏皮话,不过,在陪他来的渡边陆和上村勇纪,还有旁听的俱乐部老板听来,这段对话就有那么点奇怪了。

  “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几位先慢慢聊吧。”俱乐部老板打了声招呼,先走开了。

  只剩下自己人,叶昭也不打算卖关子,套近乎,或者跟她谈心什么的,他看出来了,这位根本就不按理出牌,说太多反倒只会被她绕进去而已。

  “我听俱乐部的人说,秋吉小姐很会创作,歌也唱得不错,所以,想邀请你去东京,加入我的事务所,唱片出道。”

  冠冕堂皇的话,至于信多少就看她了。

  “唱片出道?”

  “是的。”

  “那样做,对我有什么好处吗?”秋吉契里这么问了。

  “比如说,你那些被客人投诉了的歌也统统可以唱,不仅如此,还分得到版税。”

  说到这,叶昭语气一顿,半是调侃的说:“而且,东京那么大,没什么事的时候,随便出去闲逛,如果遇到下雨,还能随手拿一把路边伞架里的雨伞。”

  旁听着两人对话的渡边陆和上村勇纪,因为叶昭的这番说词,露出一个“你在说什么?”的微妙表情。

  但是,听了叶昭这番话的秋吉契里,却露出了见面以来的第一个笑容。虽然只是一个浅浅的,又迅速收回的微笑。

  不过,看这个反应,叶昭也知道,她记得那把伞的事。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