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片厂解散的同时,大电影公司对商业电影的制作经验仿佛也跟着烟消云散了。不过,与其说是烟消云散,也或者应该把这形容成是在新的时代形势下从头开始的摸索。

  毕竟,随着时代的前进,许多东西也都跟着发生了改变。

  要如何在新与旧之间找到那个平衡,又要如何去应对电视和录像带对电影市场的冲击,这些都是需要去一点点重新开始探索的。

  尤其是在经历了泡沫时代和泡沫破灭,又遭受了毁灭级的大地震以后的日本社会,整个精神风貌也和那个积极向上的“黄金时代”完全不同了。

  打个比方来说的话,“通过努力奋斗过上好日子”这是理想,在过去的时候,大家也确实是在铆足了劲向着这个目标奋斗,类似题材的电影也出现了不少。

  但是在泡沫经济的时候,大家想的却是“如何通过投机过上好日子”。等到泡沫破灭的九十年代,在年轻人之间,恐怕已经是一种“已经完了爱咋咋地”的状态了。

  现今这个时代,再拍什么“通过努力奋斗过上好日子”,是没办法获得这代人的认同的。

  日本电影产业已经崩完了每一年的票房报表出来的时候,都有人这么说,但是到了下一年的报表出来的时候,人们才发现,原来上一年的票房还不是最坏的。

  但是,因为票房差就断言说日本电影已经完蛋了,这样的说法未免过于武断。实际上,每一年,不管票房如何,都有佳作诞生。

  虽说如此,这样的说法也还是带有一些安慰奖的色彩。

  电影是门烧钱的艺术,找寻“物美价廉”这种事,在电影里几乎是不可能的。没有大投资的日本电影,也就很难制作出“大片”。

  但是,“石缝里的杂草也有自己的生存之道”,资金少也有资金少的拍法,并且在这个因为资金不足必须去想办法节省的状态下,也许还会误打误撞做出有意思的东西。

  如果说电影的题材是“理想”和“噩梦”的艺术,那么到了现今这个时代,寻找理想和噩梦之间存在着的种种可能性,也是叶昭所处的这个时代,投身电影制作的人们索要追寻的。

  就“爱”这个题材来说的话,既可以是理想,也可以是噩梦,但更多的时候,它是以理想与噩梦之间那种朦胧的状态出现的。

  三十二年前,斋藤武市制作《凝视爱与死》的时候,这是“理想”的爱情,身患绝症的少女在青年的鼓励下积极向上,努力活到人生的最后时刻。

  三十二年后,叶昭和堤幸彦来制作《凝视爱与死》的时候,童话已经延伸到了现实,但是,这也绝不是从“理想”变作了“噩梦”,他和堤幸彦正在做的,就是将那种介于理想和噩梦之间朦胧的东西传达出来。

  在决定进行独立制作这部电影的时候,为了方便调度,叶昭成立了属于自己的独立制作公司这个词听上去非常的威风八面,但实际上就相当于是一个工作室而已。

  电影公司解散了制片厂不再蓄养演员和导演,这样一来反倒让导演们更加自由了。

  脱离了电影公司以后,不管是声名显赫的大导演,还是愣头青闯进来的无名之辈,纷纷都自己组建了个人工作室进行独立制片。

  而随着这个队伍的发展壮大,独立院线也就跟着出现了。

  也是多亏了这些前辈们,才为此时此刻这个正在进行着独立制片的叶昭提供了这么一个对外行人和无名之辈非常友好的环境。

  在大电影公司把持天下的时候,电影院线也都被大电影公司封锁着,独立制片的电影,除非是被他们相中买下,否则的话,就只能通过小电影院短期放映。

  相比电影拍摄完成以后的各项事宜,现阶段在剧组里节衣缩食一个硬币掰成两半花的日子,反倒是最轻松的,因为这个阶段是最纯粹的特别是对他们这个没有制作委员会,所有人的劲儿都往一处使的剧组来说。

  据说对舞台剧演员来说,状态最好的时候是倒数第二场的时候。照此来说的话,那么现在这阶段,担任主演的这三位演员的状态,就像是正在演倒数第二场的舞台剧演员。

  曾经有过演戏的经验,再来做导演的工作的时候,会不自觉的用演员的视线来观察正在摄像机前的演员们,这样一来,倒是也有一些好处,比如说也会代入到演员的身份里,去考虑摄像机前的演员们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表现。

  时间悄然来到七月十二日的时候,电影的拍摄进度也就走到了最后。随着堤幸彦喊出最后一声“はい~cut!”,这部《凝视爱与死》的拍摄部分到此也就宣告了结束。

  这声“はい~cut!”落下以后,场内先是安静了一会儿,堤幸彦慢慢说出了那句至关重要的“到此为止,《凝视爱与死》的拍摄就全部结束了!”

  然后,以这句话作为开始的按钮,片场内响彻起了众人的欢呼声和此起彼伏的道谢声。

  高桥龙也把提前订好的花束送来,由叶昭把它们分别送到三位主要演员手里。

  录制杀青感言的时候,叶昭把拍《听说桐岛要退部》时作为道具使用过的那台8mm摄像机拿来,由演员来客串访问者相互提问。

  最先接过摄像机的是雅人,之后是吉田羊,中山忍在最后。值得一提的是,中山忍在问完了和她共演的两位演员之后,又把镜头对准了叶昭。

  “叶君对这部电影的拍摄有什么感想吗?”

  “这个嘛,当然是非常棒了。”被这台8mm摄像机照着,让叶昭回想起了拍《听说桐岛要退部》时,和堂本刚在天台上的那场戏。“然后是,大家的表现也非常棒……这么说也许有自夸的嫌疑,但是,大家的表现真的非常完美。”

  “还有呢?”

  叶昭想了想,“再有的话,就是8mm摄像机的胶卷真的很贵。所以,(为了节约)就不要再拍我了。”

  “哈哈……”中山忍笑了起来,“好的!”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