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君最近又做了不少让人惊讶的事呢。”

  “饭岛桑见笑了。”叶昭谦虚道。

  “这是真心话,我可是正打从心里佩服着叶君,对你刮目相看呢。”饭岛三智和他寒暄着。

  毕竟是就算刀片快要划到对方的身上,也还是要先跟人家说完一通寒暄的套话,再一脸无辜的来上一句:“啊,快要被划到了哦”的日本人,所以,这种拐弯抹角的人设绝对不能崩。

  于是,对这件事心知肚明的叶昭也配合着她,两个人又来来回回说了一堆车轱辘话,等到时机差不多了以后,叶昭的语气一顿,留出了给她开启正事的话题的时间。

  “森君退队的事,叶君也知道了吧?”饭岛三智终于说起了正事。

  “从召开发布会到现在,报纸和杂志差不多报道了一个月,我想,现在就连海外的人都已经知道了吧。”叶昭扫了一眼摊开在腿上的报纸,回道。

  “今天的报纸送过来的时候,我连翻开的力气都没有了。”饭岛三智有些夸张的说。不过,她不看也不要紧,反正还有助理帮她看,再把总结出的东西反馈给她。

  混到她这个程度的经纪人,自己也已经先配备了助理了,而且还不止一个。

  “饭岛桑最近也是够辛苦的了。”叶昭客气了一句。

  “辛苦倒是不要紧,只是现在正是关键的时期,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这边真的是处于焦头烂额的状态,如果没办法处理好,组合可就要危险了。”

  “不过,我倒是很相信饭岛桑和smap的各位,还有贵事务所对这些危机处理的能力。”

  “事务所这边也好,成员们也好,都是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个组合继续下去的态度,”饭岛三智说,“喜多川社长那边下了命令,为了证明‘没有森的smap完全不受影响’,接下来,还要再发行一张新的百万单曲。”

  百万单曲啊……叶昭耳朵动了动,没接话。

  饭岛三智接着说,“……所以,我就再一次想到了叶君。”

  森且行退队以后,喜多川向电视台下达了死命令,要求在播放smap旧时的片段时,必须剔除掉森且行的画面,极力抹去这个成员存在的痕迹。

  这也就是森且行退队是为了去当赛车手,如果仅仅只是打算单飞的话,估计就要被封杀到地老天荒了。

  但是,这样的做法也有个好处,对还不是很了解smap,只是知道有这个组合的人来说,干脆就连这个组合曾经发生过人员变动的事都不知道了。

  “其实,”叶昭想了想,回道,“如果是smap桑的话,接下来不管发行什么样的单曲都绝对会大卖的,因为,现在的组合,已经是到了谁都不能阻挡的地步了。”

  “话虽如此,组合到现在为止,唯一的一张百万单曲就是叶君提供的,所以这时候,首先想到的,也就是叶君了。”饭岛三智表示道。

  “这么说就真的是令人惶恐了。”叶昭谦虚道。

  至于要不要接下这个活儿,现在的情形,杰尼斯摆明了要保住smap,在新单曲的宣传上绝对会格外用心,接了这份工作,绝对是白送钱和声望,不要白不要。

  所以,谦虚完了以后,叶昭也就回道:“既然是饭岛桑开口,我也会努力交出一份满意的曲子的。”不忘补充道,“当然了,如果不合适的话,这边还是会接受退货的。”

  “我相信叶君绝对能拿出令人满意的曲子的。”饭岛三智半是恭维,半是真心的回道。

  挂了电话,叶昭舒了口气,“smap的饭岛桑来邀歌。”

  “这通电话来的还真是时候。”上村勇纪说,“正热火朝天的聊着八卦,正主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时机堪称完美。”

  “确实。”叶昭笑着附和了一句,放任身体靠在座椅上,抱起胳膊,陷入了沉思状态。注意到他这副样子,上村勇纪和高桥龙也都不说话了。

  叶昭在考虑着的,当然是要准备什么样的歌曲给smap了。

  要说smap一贯以来的歌曲质量,真的都不怎么样,当然了,他们也从来都不靠质量卖歌。

  也许就是从他们开始,杰尼斯“破罐破摔”,当起了“我最红我就算出张全员唱儿歌的单曲也能畅销”的乐坛小霸王。

  当然了,以他们的唱功,太“高级”的曲子也实在是唱不来,尤其是现在,作为队内副主音,唱功相对不那么业余的森且行还退了队。

  实际上,稍微听一下九十年代smap的歌曲的话,大致上就是那种编曲很热闹,甚至听起来还有些吵,让人想到会在聚会里热唱之类的东西,而这种风格也成了他们的一种特色。……就像是acg歌曲的编曲风格让人一听就知道这是首acg歌曲一样。

  既然有着那么多的曲子可以使用,如果仅仅把目光放到smap之后发行的曲子上面,那么就像是穿着和服的女人脚步永远都迈不开了。

  说到这个业余唱功跟热热闹闹的曲风的话,在之后的2002年,有这么一支来自冲绳的乐队就在新一波的冲绳热开始的时候出道了。

  业余到谁都能在卡拉ok里当麦霸唱他们的歌曲的唱功,热闹到偶尔让人嫌吵的曲风,但就是无解一般的大卖……这支乐队的名字叫做orange range。

  说到orange range,首先想到的当然就是那张差几百张就能卖破百万但是死活卖不出最后的几百张最后终于莫名其妙(暗箱操作)破了百万张的单曲《花》了。

  说到这首《花》,在作曲的结构上,还是属于比较典型的千禧年后的风格,和《kiseki》差不多,都是稍微有些“不合时宜”的歌曲。

  但即使如此还想到要把这首歌拿出来,一则是《kiseki》的成功给了叶昭这种自信,至于第二点嘛,既然想要开拓新潮流,想要让这种新风格被更多的人接受,就要在给其他歌手供曲的时候也拿出类似风格的曲子。

  从这点来说的话,《kiseki》也像是一个宣言,是在告诉听众和乐评人们,他打算搞点新东西。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