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吗……那样的话就还好。”

  “还好?”仲间由纪惠有些不解,“‘还好’的意思是?”

  “如果坏的那一面占了上风,让你因此对我印象大变的话,岂不是做了很多余的事?”叶昭笑着解释道。

  这种感觉就像是感情到了非常好的时候一起结伴去旅行的情侣了。如果因为在旅途中见识到了伴侣不好的那一面,最终因为种种矛盾而分手,那就真的叫一个得不偿失了。

  “不过,我今天很高兴哦。能够带我到录音室来。”仲间由纪惠说。这也算是把她带入到自己的生活当中来的一个标志。

  叶昭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顶,拿起被她放在茶几上的那本《周刊文春》,随手一翻,刚好翻到石田纯一的不伦新闻那里。

  这位出轨成性,被不伦事件弄得焦头烂额的老哥,不知道哪里搭错了筋,在电视节目里公然发表了“不伦是文化”这句名言,引发轩然大波。

  虽然这是一句大实话,本子群众也确实有那么点不伦成性,各种不伦题材的小说和影视剧也很畅销……但是,被公然说出来,并且还是被他这么个名声感人的家伙说出来,那就是绝对的犯规了。

  因此,这期节目播出以后,家长教师联合会和普通观众的投诉几乎把电视台的电话给打爆了,他的事务所也不得不暂时把他冷藏一下。

  而作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八卦杂志,自然是一路跟进,把这件事大书特书了,顺带连他的光荣事迹也跟着回顾了一番。

  这么直观的看着杂志总结出来的石田纯一的赫赫战果,叶昭顿时在心里佩服了一把这位大佬:不伦文化如果需要一个代言人的话,绝对要请他才行。

  把看过的杂志归回原位,叶昭和仲间由纪惠一起往录音室外走,“之后想要吃点什么?日式,西餐,寿司,中国菜,或者风味料理?”

  一连报出了好几种,仲间由纪惠却回答的相当随意,“什么都好。”

  “就是这种‘什么都可以’才最让人为难啊。”叶昭玩笑着抱怨道。

  “抱歉哦,不过,这是真心话。”仲间由纪惠说。

  既然是“什么都好”,两个人最终决定,一起回叶昭那里去,自己动手准备晚餐。反正是临时起意决定见面的一天,餐厅之类的统统都没有预约,回家去吃也无妨。

  回到叶昭的住处的时候,天空刚刚开始擦黑,付完车费,确认了附近并没有可疑的人物出没以后,叶昭和仲间由纪惠下了车,一道走进了大楼。

  作为一个完全让人生不出期待之情的普通主厨,大半数的情况下都是在外面解决的人,想要做出什么值得一提的料理……那是不可能的。

  进了门,叶昭问:“想要喝点什么?咖啡、红茶、果汁、或者牛奶?”不忘开点小玩笑,“先说好,不准说‘什么都可以’。”

  仲间由纪惠抿嘴一笑,“那……请给我牛奶吧。”

  得到了确切的回复,叶昭走进厨房,过了一会儿,端着牛奶和切好的蛋糕过来,“请用吧。”

  自己的那份则完全没有准备,而是去换了居家的衣服,重新回到厨房,挽起衣袖,系好围裙,大展身手煮一份绝对零失败的……咖喱。

  把需要用得到的食材从冰箱里拿出来,拆开保鲜袋,正忙着的时候,仲间由纪惠也跟着过来了,“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吗?”

  “有一件事倒是务必希望你能帮忙,”叶昭笑眯眯的说,“只要在之后吃饭的时候多多称赞一下我的厨艺就好了。”……教唆小女孩说谎这种事,真亏你干得出来呢。

  不过,鉴于仲间由纪惠的厨艺还比不上他,被她称赞一下的话其实也还是够格的。

  “那,除了这一件呢?”仲间由纪惠也跟着挽起了衣袖,“真的想要帮一下忙。”

  叶昭想了想,指了指胡萝卜,“那就拜托你给它削一下皮吧。”

  “是的,请交给我吧。”这样说着,仲间由纪惠自信满满的拿起了胡萝卜,然后就在叶昭不时投去的战战兢兢唯恐她割到手的“精湛技艺”里,成(勉)功(强)完成了任务。

  吃着饭的时候,仲间由纪惠自然是称赞了他的厨艺。称赞完以后,又闲聊着说起了佐智子,“之前的时候,去了我的公寓玩,还动手煮了料理。”

  “嗯……是吗。”叶昭的反应有些不冷不热的。

  仲间由纪惠没有觉察到,继续往下说道:“佐智子的厨艺意外的非常好,处理食材时候的手法也让我刮目相看。”

  因为佐智子的妈妈就是料理高手的缘故吧,光是耳濡目染,就足够学到许多了。而且,说不定在她的体内,也有着所谓的料理之魂存在着?叶昭在心里默默想道。

  在这一瞬间,他想起和藤彩子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能够享用到的,那些不输给餐厅的美味料理。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所吃到的日式家庭料理,都是由她准备的。

  “……相比佐智子的话,真的很惭愧。”仲间由纪惠的话飘进了他的耳朵里。

  叶昭抬起视线,笑了笑,“料理高手做不成的话,能够擅长收拾和整理不是也挺好的嘛。……对了,”他打断了这个话题,“有礼物要给你。”

  “礼物?”仲间由纪惠有些好奇。

  叶昭“嗯”了一声,起身离开餐桌,过了一会儿,重新回来,把一张卡片放到桌子上,轻轻推向她,“请收下吧。”

  “谢谢……”仲间由纪惠拿起那张卡片,正反两面看了一下,“美甲店?”

  “是的,之前不是说了要开美甲店,你去光顾免费的事嘛。”叶昭说,“既然是说过的话,当然还是要兑现一下才行。”

  “真厉害……”仲间由纪惠一脸被惊到了的表情。

  在跟她提到过开美甲店的事以后,作为一个行动派,叶昭当然不会把这件事扔到一边等到什么时候想起来再办,当然,他也不会亲力亲为去做这种事。

  所以,他就把前期的准备工作托付给了事务所里的吉祥物田村由贵,给她安排了一个在她看来有点奇怪的“任务”,请她和她的女性朋友公费做美甲,大致上进行了一番考察。

  最后以提供资金的方式,帮助一位名叫川田逸美的美甲师开了这家店。

  反正是突发奇想才搞出来的东西,叶昭没有在意,也完全没有去看过。不过,他却特意和滨崎步联系了一下,在得知她最近正没什么事在涩谷四处闲逛的时候,邀请了她过去帮忙。

  滨崎步那边倒是也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每天跑到那里去做做兼职,顺带跟店里的美甲师讨论一下美甲的设计和搭配之类的东西,倒是也挺开心的。

  “在行动力这一点上,我想我应该还挺厉害的吧。”叶昭小小的自夸了一下。

  “我还以为只是随便一说而已呢……”仲间由纪惠看了看手里的卡片,又看了看叶昭,“感觉上,真的很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

  “嗯,最开始的时候,说了如果拍电影的话,就让我来出演一个角色,然后就真的拍了《听说桐岛要退部》,现在也是,说了要开美甲店,让我免费去光顾,就真的开了……这样一来,感觉上,就像是预告似的。”

  “但是,这种感觉也不坏吧?”叶昭笑了笑。

  “也许……”仲间由纪惠的语气却有些不确定。白天在录音室里见到和印象中不太一样的叶昭的时候的那种小小的陌生感,再度出现在心中。

  吃完饭以后,仲间由纪惠主动包揽了收拾的任务,趁这段时间,叶昭到浴室去放洗澡水。

  “辛苦了哦。”叶昭打开冰箱拿出冰块,对她说。

  “至少也该做些什么才行啊。”

  叶昭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脸颊,“收拾餐桌这件事,可要比准备晚餐这件事重要多了。”扫尾的工作向来不受人欢迎。

  “手指好凉……”仲间由纪惠小小的抱怨道。

  叶昭不以为意,凑过去亲了一下刚才用手指碰过的地方,拿了一只威士忌杯,兑了威士忌来自己跟自己干杯。

  过了一会儿,收拾完厨房的仲间由纪惠也过来了,叶昭向她招手,让她坐到自己身边来。

  “真美啊。”她小小的感慨了一句。

  叶昭知道她说的是窗外的东京夜景,“上次和上上次,你过来的时候也说过同样的话哦。”

  “因为真的很美嘛。”面对他的调侃,仲间由纪惠认真的回道,“我第一次到东京来的时候,坐在电车里向外面看去的时候,就在想,东京果然很了不起啊。”

  “当然了,毕竟是首屈一指的大都会嘛。”叶昭随声附和道。杯子里的威士忌喝完,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所以,等到从东京回到添浦以后,还是对这里充满了向往,想着将来要是能够到东京来生活就好了。”她像是在做自我剖白似的,如此说道。

  “现在不就已经如愿以偿,来到了东京,并且以明星为目标努力着。”

  “所以,接下来也要更加努力才行,为了能够离东京的景色更近一些。”……也为了能够离你更近一些。

  “是啊,要努力才行。”叶昭说。

  在和她相处的过程当中,他从仲间由纪惠的个性里,感受到了坚韧的那一面。

  从添浦独身上京,想方设法兼顾着学习和工作,不管怎样的辛苦都能够默默忍耐,这样的根性,是走向成功的路上必不可少的。

  同样的,能够展现出这样的坚韧的一面,也足以让叶昭感觉到她的事业心和决心。

  第二杯威士忌喝到最后的时候,仲间由纪惠向他拜托道:“可以让我也喝一点吗?”

  “再这么下去,变成酒豪可就糟糕了。”叶昭抬手捏了捏她的鼻子。虽然嫌弃了她一下,但还是把杯子递给她,“只准喝这一点儿啊。”

  “嗯!”仲间由纪惠点点头,接过杯子,把杯子里剩下的酒一点点喝掉了。

  “感觉怎样?”

  “味道比想象当中还要好。”仲间由纪惠认真回答道。

  叶昭把杯子拿回来,“总是这么答应你喝酒的事,有种自己正在教坏小孩子的感觉。”不忘叮嘱道,“可不要在别人面前碰酒精饮料啊,被抓到的话可就糟了。”

  仲间由纪惠点点头,“我只是有点好奇,因为叶昭哥哥看起来喝的津津有味的。”

  “这种好奇心没有也可以的……”

  叶昭放下杯子,问道:“洗澡水准备好了,要不要一起过去?”

  “还是不要了。”

  “这个拒绝的速度太快了,绝对是令人伤心的那种速度。”

  仲间由纪惠低下头,“可是,真的太累了。”

  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出这种话,叶昭忍不住干咳了一声,然后才回道:“既然这样……那就你先去吧。”

  仲间由纪惠先进了浴室,叶昭闲来无事,拿了文库杂志过来,一边看书,一边又喝掉了两杯威士忌才罢手。

  等到她从浴室出来,叶昭先帮她把头发吹干,没有急着进浴室,而是先回去把看了一半的小说看完,才又进了浴室。

  因为稍微喝了点酒的缘故,躺在浴缸里,叶昭有点懒懒的不想动,多泡了一阵子才出来,回到卧室,仲间由纪惠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

  叶昭凑到她身边,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耳朵,没有得到回应,又再接再厉戳了两下,还是没有得到回应,正准备罢手,视线下移,看到仲间由纪惠的肩膀正轻轻抖动着。

  “喂,已经露馅了哦。”叶昭不轻不重的拍了她一下。

  仲间由纪惠翻过身来,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看他。

  “笑点如果很低的话,装睡可是不成的。”叶昭也跟着她一起躺下,“不过,笑点低也有笑点低的好处。”

  否则的话,如果因为装睡装的太逼真,让他以为她真的睡着了,放弃把她叫醒这件事,那就有些微妙了。

  总不能到了那时候,再故意伸着懒腰假装刚刚醒过来吧。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