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之,只要你想解读的话,不管是看上去多么离谱的东西,都能够从里面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说到哈里森福特桑,”坂井泉水说道,“新年假期的时候,回到神奈川县的老家,刚好闲来无事,还一个人到电影院去看了《情归巴黎》。”

  “感觉如何?”叶昭问。

  坂井泉水想了想,“电影的取景很棒,把巴黎拍得很迷人。虽然剧情本身并没有特别惊喜的地方,但是听到《玫瑰色的人生》的时候,还是受到了感动。”

  “《玫瑰色的人生》啊……”叶昭跟着重复了一遍,下意识拨动琴弦,弹了一小段这首歌的旋律。停下来以后,抬起头,坂井泉水正安静的看着他。

  “应该没有破坏泉水姐心中的感动吧?”

  坂井泉水轻轻摇头,“正相反,希望叶君能继续弹下去。”

  “弹的话倒是没问题……”叶昭说着,再度拨动琴弦,将这首《玫瑰色的人生》完完整整弹奏了一遍。

  等他停下来以后,坂井泉水笑了一下,“怎么说呢,真是美妙的琴声。”

  叶昭说了声“谢谢”,又问道:“泉水姐稍微也能弹一下吉他的,对吧?”

  “只稍微学过一点点而已。”坂井泉水回道。

  “如果可以的话,想要听泉水姐弹弹看。”叶昭把吉他立起来,放到腿上,单手抓着琴颈,做出邀请的架势。

  “在叶君面前弹吉他……”坂井泉水稍微有些迟疑,“未免有些班门弄斧了。”

  “请放心吧,”叶昭认真地说,“就现在,身体里全部的力量都已经准备就绪,就等着为泉水姐鼓掌欢呼了。”

  坂井泉水被他的话逗笑了,“又是故意这么说的吧?”话虽如此,还是从他的手里把吉他接了过来,像是正在寻找手感似的接连变换了几个指法,然后弹了一段《今宵月》。

  “相当好哦。”等她停下来以后,叶昭一边轻轻鼓掌,一边称赞道。

  坂井泉水把吉他递还给他,“献丑了。”

  “非但没有觉得献丑,反倒觉得很不错,而且是那种令人意外的不错。”叶昭接过吉他,抱在怀里,“我想,如果稍微下点功夫的话,很快就能以吉他女主唱的身份亮相了。……当然,不是故意夸张才这么说的,因为泉水姐的节奏感真的很好。”

  “谢谢,”坂井泉水说,“能被叶君这样的专业人士称赞,真的很高兴。”

  “不过泉水姐的话,比起吉他,果然还是更喜欢架子鼓和贝斯吧。”叶昭回忆道。最喜欢架子鼓,其次是贝斯,再次是吉他,最后是键盘。

  “还记得吗?”坂井泉水有些意外。

  “当然了。在这方面的记忆力姑且还算不错。”叶昭说,“之前和今井小姐在录音室闲聊的时候,还听她说起,泉水姐有参加架子鼓教室。”

  “空闲的时候偶尔会去几次,稍微学习了一些皮毛。”坂井泉水说着,笑了笑,“不过,今井小姐连这些事都对叶君说了吗?”

  叶昭点点头,自我调侃道:“大概,是因为我和今井小姐刚好是两个八卦的家伙吧。所以碰巧凑到一起的时候,就总是忍不住说些有的没的。”

  “也许是这样哦。”坂井泉水也以调侃的语气回道。

  “话说回来,”叶昭一边无意识的随手拨弄着琴弦,一边和坂井泉水说着话,“之前提到的帮忙来一起设计puffy的ms舞台,泉水姐意下如何呢?”

  “如果叶君不嫌弃的话,我这边倒是没问题……”坂井泉水回道,“不过,大概舞台要从什么时候开始布置呢?”

  “预定要出场的是两周以后的ms,只要提前一周确定下来,然后把方案送到制作组那边就没问题了。”

  “那样的话,时间上倒是还很宽裕。”

  等到两周以后,puffy的出道单曲发行也就超过一个月,差不多到了销量开始下降的时候,安排在这时候初登场ms,还能够再重新刺激一下销量。

  除了陪puffy一起去打歌之外,叶昭自己,也要在那一周的ms演唱自己的歌曲。刚好那时候,他的单曲也已经发行一个月,到了热度开始下降的时候,这时候去打歌,对销量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而且,因为这两张单曲的成绩和话题度都非常好的缘故,ms那边也特别为他留出了演唱组曲的时间,让他可以同时给两张单曲进行打歌。当然,一次唱三首是不成的,所以在《大阪lover》和《永远にともに》之间,他还要进行一番取舍才行。

  “所以,泉水姐尽管慢慢考虑就好。当然,我这边也不会完全依赖你,也会自己动脑筋的。完全不必有什么压力,就当做是……”

  叶昭想了想,“小学生的课外绘画作业,一切以兴趣为主,这样的程度就好了。”

  “好的。”坂井泉水笑着答应了下来。

  时间在这样的聊天里不知不觉流逝掉了,等到相谈甚欢的两个人意识到的时候,时间已经超过了十点三十分。

  坂井泉水看了看手表,“差不多也该回去了……”

  “是吗……”叶昭有些不舍。不过,已经这么晚了,他也没有再继续挽留她的理由了。

  “今天也是,又打扰了叶君这么久。”坂井泉水说。

  “我倒是完全没有觉得打扰,”叶昭直率的回道,“非但不觉得打扰,反倒觉得,能再和泉水姐这么多说说话就好了。”

  听了他的话,坂井泉水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就这么稍微过了一会儿,才又开口,不过说出来的并非是道别的话。

  “如果叶君不介意的话,就现在,稍微有点想要拜托你的事。”

  “请说吧,只要是做得到的。”叶昭稍微正了正坐姿,做出倾听的样子。看他神情这么严肃,坂井泉水也解释道:“并不是什么很严肃的事,用不着这么郑重其事的。”

  想到不久之前,他还对她这么说过,叶昭不禁笑了出来。

  “其实,”坂井泉水再度开口,“是想要听叶君再弹一次那首《玫瑰色的人生》。”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