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的应该是日本海吧?”叶昭指着远处的海面。

  “是的。”

  “昨天在入道崎灯台看的时候就想说了,黑乎乎、阴沉沉的。”

  “日本海的颜色很深。”藤彩子说。

  确实,明明都是大海,但是在这里看到的日本海,就和在东京周边看到的海,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太深沉了,”叶昭觉得,他还是更喜欢湘南海岸的海,这里的海水给人的感觉太沉重了。“到底是因为什么呢,日本海的颜色会这么深。”

  “不知道。”

  虽然问了这个问题,但也只是随口一说而已,并没有打算从藤彩子这里得到答案。

  有细碎的雪粒落到两人身上。

  “下雪了?”叶昭伸出手来,试图接住雪花。

  藤彩子却没有动作,目视着前方,“是风吹起来的积雪而已。”

  “是吗?”叶昭还有点不信,又维持着这个姿势感觉了一会儿,才有些失望的放下手,“真的是积雪啊。”

  “很失望吧?”藤彩子笑了笑。

  “有点儿。”叶昭诚实的承认道,“实话说,能够在三月见识到这样壮观的雪景,在心里忍不住有些贪心的在想,现在要是能下点雪就好了。”

  “秋田的雪如果下起来,可就要被困在山里了。”

  “这样吗……”叶昭想了想,“听彩子桑这么说,突然觉得风吹起来的积雪落到身上是件很幸福的事了。”

  “幸福?”

  “没错,既体验到了下雪的感觉,又不必被困在山里。也算是两全其美了。”叶昭以相当乐观的语气解释道。

  “我现在也觉得很幸福。”藤彩子既像是在迎合他,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下山的路要比上山的时候艰难数倍,尤其山路上还都是积雪。叶昭走在前面,虽然始终目视着前方,却不住的提醒身后的藤彩子,“小心脚下。”

  一路上走走停停,等到下了山,已经是午后的两点钟了。叶昭饿的前心贴后背,问问藤彩子,也是如此。

  村子里有家小餐馆,此时已经过了用餐时间,好在还肯招待客人。两人各点了一份乌冬面,等待的时候,因为累极了,两个人彼此都没有交谈。

  秋田的稻庭乌冬面在日本非常出名,再加上肚子又饿,吃起来格外的好吃。吃完饭,叶昭付了账,店主太太收下钱,悄悄用眼神打量他们。两个人对她的眼神恍若不觉,从容的离开了餐馆。

  回到秋田市内,叶昭才想起来,“没能去泡温泉,太可惜了。”今天在秋田过完夜,第二天一早就要从这里回东京了。

  “现在去的话时间也还宽裕。”藤彩子目视着前方。

  “还是算了,”叶昭说,“现在就只想躺下睡一觉。彩子桑也是,很累了吧?明明刚爬了山,还要辛苦你开车。”可只有这件事,他实在是爱莫能助。

  回到藤彩子在市内的房子,进了门,在玄关前,叶昭又按出发前那样,蹲下替她把鞋子换下来。

  两个人都累坏了,换下衣服就齐齐倒在床上,睡了过去。这一觉睡得有些长,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透过窗子看出去,外面已经黑乎乎的了。看看时间,还差五分钟七点。

  因为明天就要离开的缘故,晚餐准备的很丰盛。叶昭也把昨天买的清酒拿过来,像是排队似的摆在餐桌上,“反正明天就要回去了,今晚就稍微放纵一点吧。”

  “都喝掉的话,叶君不就没得带了?”

  叶昭笑笑,“我也没有说要把它们带回去啊。”……虽然也没有说不带就是了。

  不过,既然他这么慷慨把酒都拿了出来,藤彩子也就遵从他的意思,准备好两只杯子。

  从前他们两个人之间倒是也时常喝酒,不过基本上都是为了助兴小酌几杯,像是这样准备这么多酒,做出一醉方休架势的情形还是头一次。

  叶昭的酒量,在普通人当中还算不错,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藤彩子喝起酒来,也有些女中豪杰的意味,几个回合下来,完全没有败阵的迹象。

  “彩子桑唱过那么多和酒有关的歌,没想到,连酒量也这么好。”第三瓶见了底,叶昭又打开一瓶,替她倒上。

  “若是想要灌醉我的话,不是件容易的事呀。”喝了点酒,她的性情也像是跟着发生了变化似的。

  “……不过,”她笑了笑,“如果是和叶君的话,现在开始装醉也可以。”

  话虽如此,说着休想把她灌醉的豪言的藤彩子,在一杯又一杯的清酒见了底以后,还是喝醉了,叶昭那边的情况稍微好一点,不过也晕乎乎的了。

  终于,在那些清酒只剩下最后两瓶的时候,两人终于罢了手。

  休息了一会儿,藤彩子起身说要去睡一觉,叶昭也起来,跟着她一块儿上楼,两个人一前一后,她在前,叶昭在后,往楼上走。

  刚登上五六个台阶,走在前面的藤彩子脚下一软,往后倒了下去。

  跟在她后面的叶昭赶紧接住她,另一只手下意识去抓楼梯扶手,但即使如此,还是结结实实当了一回人肉垫,抱着她一块从楼梯上跌了下去。

  “不妙,这下真的喝醉了。”藤彩子笑着说,身体极放松的倒在他怀里。

  喝醉了的人身体格外重,这么一下子倒向叶昭,着实把他砸的有点够呛,好在楼梯刚上了几个台阶,摔下去的时候又没有撞到脆弱的地方,除了有点疼之外,其他各方面都还好。

  “干嘛非得喝成这样。”叶昭搂着她,轻声责备道。

  “真的很高兴。”藤彩子抓住他的手,“看到了想看的雪,明明是任性的提议,叶君也全部都满足了我,真的很高兴。”

  “就算这么说……”叶昭叹了口气。

  藤彩子没理会他,自顾自说道:“我对佐智子说,有工作的事要到福冈去,拜托了雅美帮忙照料她。”

  这还是在这趟旅程当中,她第一次主动提起佐智子。也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第一次说起佐智子。

  “是吗……”叶昭随声附和。

  “……做母亲的,为了私欲去欺骗自己的女儿,绝对会遭报应的。”

  “喂!”叶昭皱起眉,“乱说什么呢。”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