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秋田市内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随着夜晚的到来,气温相较白天也跟着下降了不少。从车厢里走出来,扑面而来的寒风让叶昭下意识缩了缩肩膀。

  “风还真大啊。”他对身边的藤彩子说。

  不过,到底也已经是春天了,这风虽然寒冷,却不像冬天的风那样刺骨,渐渐适应了以后,也就不觉得那么难以忍耐了。

  午餐是在外面吃的,晚餐藤彩子则提议回去以后自己做。既然她主动提出来,叶昭也欣然同意。

  晚餐的主菜是鸡肉火锅,说到秋田县,不得不提的特产品,除了稻米、清酒、美人杉之类的东西之外,再就是被选作日本三大名鸡之一的比内地鸡了。

  虽然说到这个比内地鸡,留在叶昭内心深处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后世某家鸡肉串烧连锁店制作的广告。

  一只来自秋田大山深处的比内地鸡,自带香葱孜然调味品,历经千辛万苦,冒着差点被同乡的秋田犬老兄吃掉的危险,一路跋山涉水来到大都会东京,为的就是把自己送进鸡肉串烧店,变成一串串冒着热气的鸡肉串。

  ……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广告啊。至少也考虑一下鸡的感受嘛。

  虽然在知道要吃鸡肉火锅的时候,叶昭的脑中一瞬间冒出了这样有些无聊的想法,但是等到坐在餐桌前,接过藤彩子为他盛好的属于他的那一碗,把鸡肉吃到嘴里以后,他能够说出来的,也就只有一句:“啊,味道真不错。”而已了。

  晚餐喝的是叶昭下午从斋藤的酒厂里带回来的清酒,注意到他的杯子空下来,藤彩子拿过酒瓶,小心地又替他斟满。

  进行到一半,藤彩子突然说:“火锅果然是和关系亲近的人在一起吃才有滋味。”

  “是吧?”叶昭随声附和道,“我也这么想,大概是这种饮食方式很随意的缘故吧,如果关系不够好,吃起来就有些不自在。”

  因为第二天一早要出发去山里看雪的缘故,两个人都没有喝太多酒,只是小酌了几杯助兴而已,一瓶见底之后,就停了下来。

  “这些酒,叶君是要这么带回东京吗?”藤彩子又提起这件事,“其实,如果是喜欢秋田的清酒的话,拜托一下斋藤桑,请他帮忙寄一些到东京去也可以。”

  “一时兴起而已,如果不是来到秋田,也不会想到要买酒,所以也用不着那么兴师动众。”叶昭放下筷子,喝了半杯清水,岔开了话题:“说到雪,明明是白色的,但是通过白色的雪,反倒联想到了红色。如果能穿着红色的和服走在雪地里,那情形一定很美吧。”

  藤彩子纠正他,“红色的和服,还是要在一月和二月穿才合时宜。”

  “是吗?”叶昭一脸受教的表情,“这么说来,和服的颜色,在不同的季节,也要相应的跟着变化才行了。”想了想,又问道:“如果现在穿红色的和服,就会有些不伦不类?”

  “倒是也没有那么严格……”藤彩子解释道,“现在的时代,在穿衣的色彩搭配上变得随意了许多,更多的还是要看个人的喜好。”

  “这倒是。”叶昭点点头,“现在的话,决定这些的更多还是人自己的意愿了。”不像是古时候,要严格按照时节来穿衣服,否则就会被讥笑是失礼。

  话虽如此,看不到身穿红色和服走在雪中的藤彩子的身姿,还是稍有些遗憾。

  或许是觉察到了这点,吃过晚餐以后,藤彩子又问起来:“叶君真想看我穿红色的和服?”

  “想。”叶昭不假思索的回道。藤彩子不肯让他帮忙收拾餐桌,现在的他正坐在旁边的小吧台前,有些无聊的看着她忙碌的身影。

  “上京以后,这边的东西陆陆续续也都带到东京去了,只留下了一部分。红色的和服在东京有几套,这边却没有……订做来不及,又不愿意穿租来的和服。”说到这,她的语气顿了顿,“不过,红色的和服虽然没有,铅丹色的倒是有一套,是年轻的时候穿过的。”

  “彩子桑现在也很年轻。”叶昭笑眯眯的说。

  藤彩子看了他一眼,“……如果叶君不嫌弃的话,穿这套怎么样?”

  “正相反,非但不嫌弃,还打从心底里期待着。”

  “尽说些漂亮话。”藤彩子象征性的责备了他一句,“不过,如果去了以后却没有看到像样的雪景,那穿成这样可就有些滑稽了。”

  “没关系,若是那样的话,就转道去滑雪场好了。”叶昭说,“在这些事情上,我一向都很乐观。”不忘趁机开个玩笑,“……实在不济,就趁现在换上和服,咱俩坐在院子里对着墙角那堆积雪喝酒得了。”

  “一点也不好笑哦。”藤彩子提醒道。

  这倒也是。赏院子里的残雪这件事,平时随意的那么说一说倒是无妨,可如果真的为了它郑重其事换上和服,那样的情形,与其说是滑稽,倒不如说是有些可悲了。

  收拾完餐桌和厨房,藤彩子上了二楼,叶昭也跟着她一起,进了那间和式的房间。

  拉开壁橱的拉门,就里面收纳的内容来看的话,这间房间应该是用来放置旧物的,壁橱里收拾的条理而又整齐,从这些地方,藤彩子对于生活品质的高要求倒是也可以窥见一斑。

  “我记得是收在了这里……”把里面的旧物一点点搬出来,藤彩子一边翻找着,一边小声嘀咕道。

  看她这么辛苦的样子,叶昭在心里倒有些过意不去,觉得给她添了麻烦。不过想到自己的心愿将要被她满足,又反过来期待可以尽快找到了。

  终于,藤彩子翻出一个藏在壁橱最深处的盒子,轻轻拍了拍,“……应该是这个没错。”说着,把盒子稍微打开了三分之一,露出铅丹色底色和服的一角。

  不过,比起和服,从方才起就有些好奇地打量着壁橱里的东西的叶昭,却被其他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

  “这是……日本筝?”仔细打量了一番,叶昭迟疑着问。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