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叶昭步出考场,这场准备了大半年的仗,到此为止终于告一段落。至于接下来成绩如何,通过或是不通过,还得再等上几天,才能知道最终的结果。

  对于这些就算是烦恼或是紧张都完全没有用处的事,叶昭很直接的把它丢到了一边。

  放下了考试的包袱,也没有了赶单曲进度的压力,一身轻轻的叶昭,顿时有种身体被掏空的怅然若失感,轻飘飘的回了家,先结结实实的足不出户休整了一天。

  第二天,晚上八点三十分,用手提旅行袋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叶昭走出家门,乘上出租车前往了东京站。

  到了约好见面的咖啡馆,藤彩子已经到了有一会儿了。叶昭注意到她杯子里的咖啡少了大约三分之一,赶紧向她道歉:“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藤彩子笑了笑,抬起手腕,指了指表盘,“其实是我来早了。”

  点完单,藤彩子打量了一下他的身后和左右。

  “在找什么?”叶昭问。

  “在找行李。”

  “行李?”

  “是啊,”藤彩子露出一个狡猾的表情,“本来以为,如果是做了坏事准备逃走的话,怎么也该打包数目可观的行李才对。”

  调侃意味颇重的话让叶昭不禁笑了起来。笑过之后,也学着她刚才的样子,看了看她的身后和左右。不过,就像他那样,藤彩子的行李也只有一只轻便的旅行袋而已。

  “在看什么?”同样的对话,只是提问和回答的顺序又颠倒了一下。

  “在找行李啊。”

  “行李?”藤彩子明知故问。

  “是啊。”叶昭笑着说,“本来以为,既然是做了坏事准备逃走,作为‘共犯者’的彩子桑,怎么也得打包数目可观的行李才对。”

  “可是现在,”叶昭说,“怎么看都像是刚从俱乐部出来,闲来无事凑到一起喝咖啡的上班族。”

  这时,服务生把叶昭点的摩卡咖啡送了过来。

  “不过,要是那样的话倒也不错,挺有意思的。”等到服务生退下,叶昭自顾自感慨了一句,又确认式的问了一遍:“要乘九点四十分的那一班?”

  藤彩子点点头,“是的。”

  叶昭端起咖啡,小口啜饮了一点儿,借着这个空档在心里计算了一下,放下杯子,“这个时间出发的话,等到了秋田,可都要深夜一点钟了。”

  “那样不是也挺好的。”

  “话是这么说,”叶昭苦笑了一下,“深夜一点钟的秋田,还能打得到出租车吗?”

  “如果打不到的话,就这么慢慢走回去也行。”藤彩子半开玩笑的说。

  “还请饶了我吧。”可说归说,事已至此,除了点头称是,也再没有第二个选择了。

  情人节后,和藤彩子见面的时候,她提到的那件突然想要去做的事,便是一起去她的故乡秋田看雪。

  “刚才来时的路上,看到雪花,想到了故乡秋田。”那时,藤彩子这么对他说了,“秋田是雪乡,到了冬季,总是满天飞雪。到了那样的季节,天地之间安静的似乎连落雪的声音都听得见,身在那样的情境里,非但不觉得寂寞,心灵反倒因此变得非常宁静。”

  叶昭回忆着在秋田停留的那几天,也在心里默默赞同她的话。

  “虽然我很想答应,不过,从现在直到三月中旬,完全没有时间。”叶昭说,“等到单曲制作完成,大学的考试也结束,那时候,秋田的积雪差不多也开始融化了吧?”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没有在东北地区生活过,也不知道东北的雪从什么时候开始下,又从什么时候开始停,积雪又可以持续到什么时节。

  “背阴处的话,应该还能持续到那时候……”藤彩子思索了一下。

  这个冬天的雪并不算少,甚至可以算是比较多了。新年交接之际,山梨县那边还发生了雪崩,一名从东京到那边去玩的上班族因此丧生。

  “总之,到时过去看看吧。”最终拍板决定的人是叶昭,“如果能看得到雪景最好,就算看不到,就在那边泡泡温泉,稍微闲逛一下也很好。不是吗?”

  上次去秋田的时候,是为了宣传唱片,这次有藤彩子做向导,好好游玩一番也不错。就当是结束了这段时间的忙碌以后的自我放松也不错。

  “不过,因为是从最繁华的东京去往僻静的秋田,不妨稍微设置一些剧情如何?”叶昭起了些玩心,如此提议道。

  “剧情?”藤彩子看上去也非常感兴趣。

  “没错没错,”叶昭想了想,“不如就设定成做了坏事的酒馆常客,带着酒馆里的女招待匆匆从东京逃往秋田的乡下吧。”

  “这么说,不仅顺手牵羊偷走了老板夫妇辛辛苦苦攒下的五千日元巨款,就连店里的女招待也一并拐走就是了?”藤彩子笑着把话接了下去。

  “不过,这可不是做了坏事要逃走,只是恶作剧而已。”叶昭也笑。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恶作剧呢?”

  “彩子桑不觉得吗?”叶昭说,“就是在恶作剧的时候,心跳才会加速啊。”

  在咖啡馆里坐到九点二十分,叶昭拿起桌上的账单,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藤彩子先行一步,两人稍微错开了一点时间。

  从东京到秋田,乘飞机的话只要一个小时多一些,乘jr列车却差不多要四小时,但是在选择交通工具的时候,不论是叶昭还是藤彩子,都不约而同选择了后者。

  非假期,又是在夜晚的九点四十分,头等车厢里大概只坐了不到四分之一的人。两个人毫不避讳地买了相邻的座位,刚刚坐下,藤彩子就紧紧抓住了他的手,在他耳边轻声说:“从搭上这班列车开始,就不要松开我的手。”

  “真严格啊。”叶昭也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低声回道。

  “因为是被做了坏事的酒馆常客从酒馆里拐走的女招待嘛,要是松开了的话,一旦反悔,就会找机会趁机逃回去报信的。”

  “放心好了,”叶昭回握住她的手,“事到如今,就算你回去,也已经是我的‘共犯者’了。”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