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只有两厘米见方的一小块巧克力,剥开以后一口气就可以塞进嘴里。

  在送走了坂井泉水以后,回到录音室,叶昭立刻就把这块小小的巧克力剥了开来,嚼了嚼,咽下去。

  “味道不错。”虽然录音室里此刻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他还是一本正经的发表了一番感想。随即走进休息间,接了杯凉水喝下去,稀释了一下甜味。

  录音期间为了保护嗓子,有刺激性的东西基本上还是要ng的,但是这么袖珍的一小块巧克力,吃下去倒是也无妨。

  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离新的一天开始还差三分钟,所以,这也姑且算是搭上了情人节的末班车,从坂井泉水的手里得到了巧克力吧。

  虽然就这么看上去的话,这块巧克力可能连义理巧克力都算不上,只能被称作是“低血糖的小伙子得到了好心善良的大姐姐的举手之劳的帮助”。

  三分钟以后,去茶水间休息回来的录音师佐伯,踩着零点的时间线再一次跨进了录音室,左右看了看,问:“坂井小姐已经回去了吗?”

  “是的,那边还有不少工作在等着她呢。”叶昭放下杯子,“对了,坂井小姐听过以后,也觉得这一次的版本要更加合适一些。”

  “可就算如此,离松懈也还远得很呢,叶昭桑。”佐伯笑着说,“您可是要准备一口气发两张单曲的人,大把的工作还在前面等着啊。”

  “哈伊哈伊~”叶昭点点头,指了指对面的录音间,“我这就过去。”

  ……

  情人节过去的两天后,二月十六日的傍晚,在赤坂的料理亭,叶昭见到了藤彩子。

  “现在想要和你见面。”,那时,她的确是以一种不容拒绝的语气这么要求了他。

  叶昭确认了一下行程,最终和她约在了这一天的傍晚。

  出发之前,东京的天空上方零零星星飘起了雪花,照气象预报的说法,今天晚上到明天,也许会迎来一场大雪。

  先到了的人是叶昭,等待的时候,出于无聊,他开始回想这一阵子以来发生的种种。

  自从发生了在叶山的那件事,在横浜分别以后,中间的这一个多月里,两个人只见过一次面,不过也什么都没做,只是照老样子,吃个饭,然后结伴去看场演出,随着演出散场的同时,也就心照不宣的道别了。

  相处时间久了以后,对于每次分别前要说的“再见”或是“晚安”之类的寒暄话,两个人都觉得有些厌烦了,所以渐渐的也就不再这么说,只是相互交换一下视线罢了。

  离开叶山之后,藤彩子像是把那时的一切都忘记了似的,没有再提起,也没有做出什么让关系发生变化的事。

  按理说,平稳的关系应当是好的关系。

  但叶昭却没来由的在心里对这种平稳感到些许的不安。他想,他和藤彩子之间的关系,如今似乎已经走到了某个决断的岔路口,接下来,不管是主动或者是被动,他们两个人都要做一次抉择。而最终等待他们的到底是什么,却还是个待解开的谜底。

  时间在这种似乎完全没有意义的思索里悄然流逝,过了不一会儿,藤彩子也在身着和服的女招待的引领下进了包间。

  “下雪了。”脱下身上的大衣,藤彩子对他说。

  “是啊。”叶昭不咸不淡的随声附和了一句。

  直到点完菜,包间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他才笑说笑,说道:“刚才彩子桑那么出现的时候,觉得真有意思啊。”

  “什么有意思?”藤彩子问。

  “时常穿着和服的彩子桑穿着时髦的洋装出现在料理亭,被看上去更适合穿洋装却穿着和服的女招待领了过来,一瞬间,有种角色颠倒了的感觉。”

  “这么说的意思,是我应该当女招待来服侍你?”藤彩子故意曲解他的意思。

  叶昭也顺着她的话故意往下说,“这么着也成啊。如果是彩子桑来为我斟酒的话,多半总得不知不觉就喝个大醉,渐渐的就欠下料理亭一大笔酒钱。”

  “……并且还顺手牵羊偷走店主夫妇辛辛苦苦攒下的五千日元巨款?”

  “对,顺手牵羊偷走了店主夫妇辛辛苦苦攒下的五千日元巨款。”叶昭跟着学舌道,“可我只是为了让你能过个好年啊。”

  说到这,两个人对视一眼,双双笑了起来。这是《维荣之妻》里的情节,而上次他们两个人见面,一起去看的那场演出,就是改编的《维荣之妻》。

  虽然在其他的地方未必心意相通,但是这些有些无聊的,没什么意义的,只靠只言片语就能对得上话的默契,倒是一直都存在着。

  晚饭吃到后半的时候,藤彩子从包里拿出一盒包装的很精致的巧克力,放在矮桌上,轻轻推到他手边,“礼物。”

  “巧克力吗?”叶昭拿起来,正反两面看了看,并没有在上面找到爱心标记或者love之类的字符。不过想来也是,如果从她手里收到那样包装的巧克力反倒奇怪才是。

  “是的,虽然迟到了两天,不过的的确确是为了情人节准备的巧克力。……虽说已经有很多年都没有在情人节送过巧克力了,稍微有些不好意思。”藤彩子说。

  “谢谢,能够收到彩子桑的巧克力,真的很高兴。”叶昭笑了笑,故意道:“但是上面什么都没有,该不会只是义理巧克力吧?”

  “都已经这一把年纪了,再学着年轻女孩子们那样,在巧克力盒子外面放上爱心,这种事实在是做不来。”藤彩子露出有些无奈的表情,“何况,送巧克力的对象还比自己小十四岁。”

  “不过彩子桑要是真的那么做了的话,我会比现在还要高兴的。”

  “是嘲笑意味的高兴吧?”

  “当然不是。”叶昭把巧克力收下,“白色情人节的时候,我会送回礼给彩子桑的。当然,就算回礼的对象比自己年长十四岁,也不会因此感到不好意思的。”

  “听上去真是让人安心啊。”藤彩子说,“但是,比起得到什么回礼,更想要让叶君答应我一件事。”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