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在下午三点钟启程返回横浜,比预定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

  行装除了两套换下来以后重新收进盒子里的和服之外别无其他,倒也落得一身轻松。

  在叶山的别墅里,藤彩子突然情绪失控哭了很长一阵子,那期间,叶昭什么都没有做,连一句像样的安慰的话都没有说,只是默默等待着她的情绪平复下来而已。

  那样的状态大概持续了三十分钟,起初她只是小声啜泣,随即失控一般放声大哭,不久,那哭泣声又再度转为抽噎,直到最后,仿佛用尽了力气似的,彻底安静下来,只是两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襟,把脸埋在他的胸口,如此持续了很久。

  虽然对于她这样剧烈的哭泣感到惊讶不已,但叶昭同时也想到,这泪水,或许正是她压抑了许久后的一次彻底的爆发吧。

  “对不起。”等到松开他的时候,藤彩子这样向他道了歉。

  “你还好吧?”叶昭有些担心的问。

  藤彩子神色平静的摇摇头,起身往二楼去了。叶昭放心不下,紧跟在后面一起上了楼。在卧室里,她若无其事的当着他的面解开了和服的腰带。长着,襦袢,肌襦袢,直到变成坦坦荡荡站在他面前的状态。

  “真美……”哪怕知道不合时宜,他还是在心里默默感叹道。每当面对这样一副美丽的躯体,想到她已经是一个快十五岁的小女孩的妈妈,叶昭都由衷感到不可思议。

  而后,藤彩子又若无其事的换上了来时的便装,哪怕知道叶昭的视线一直跟随着她,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反应,那神情与其说是冷淡,不如说是已然勘破了。

  换好便装以后,藤彩子去了浴室,待了足有十几分钟以后,才从里面走出。在这期间,叶昭也换下了和服,穿回来时的便装。

  她从包里取出随身带的化妆盒,坐在镜子前重新梳妆,只是虽然粉底遮去了她脸上哭泣后的疲倦,那双脉脉含情的眼睛,却还是红通通的。

  午饭是在别墅附近的餐厅吃的,两个人点了一样的东西,牛排的火候恰到好处,但不管是叶昭还是藤彩子,想必都感觉不到那精心炮制的心意。期间叶昭试着开启了几个话题,不过她的反应都有些冷淡,也只好作罢了。

  喝完咖啡,叶昭付了账单,两人沿着同一条海滨大道慢慢走回别墅。沿途遇到了几个当地的居民,其中有位年纪很大的老奶奶认出了藤彩子,向她打了个招呼,藤彩子展露出礼貌的笑容,同老奶奶寒暄了几句。

  看着她那温柔的笑容,叶昭却突然想起一件事,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冷着一副脸不肯理他。

  在经过上午的那家咖啡店时,叶昭不自觉的又望了望那面橱窗。靠窗的位置空无一人,之前看到的坂井泉水以及她友人模样的男子,就像是凭空出现又消失掉的幻觉似的。他忍不住转过脸去看藤彩子,心想,此刻这副冷冰冰的模样,倘若也是幻觉就好了。

  回到别墅,虽然还处在微妙的和冷战差不多的状态里,但是当叶昭挨着藤彩子坐下的时候,还是没有遭到她的拒绝。

  存着想要打破这局面的心思,叶昭也就厚起脸皮来,紧紧挨着她,孩子气的试探着去碰一碰她的膝盖,或是摸一摸她的肩膀,之后便自然而然的抱在了一起。

  等到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两点钟了。两个人分别去浴室冲了个澡,收拾好行装好在也只有那两套和服,用不了多长时间。刚刚三点钟的时候,便离开了别墅。

  刚出发的那一阵,藤彩子一直默不作声的开着车,叶昭也不好开口说话,只得跟着默不作声的目视着前方,也不时转过脸去看看车窗外,又或者看看她的侧脸。

  一个人独自驾驶的时候,寂不寂寞倒也无所谓。但如果是两个人同行的话,这种谁也不和谁说话的情形,就多少有些寂寞了。出于无聊,叶昭开始一根一根掰着自己的指关节,掰得咔咔作响。虽然很想放点音乐,但是看了看藤彩子,还是算了。

  虽然存在于两个人之间的那种类似冷战的东西暂时已经消失了,但是叶昭却平白觉得,一种另外的隔膜正悄不作声的将他们笼罩。

  不过,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两个人的心灵在某一刻突然相通了,藤彩子找出唱片,塞进cd机里。叶昭扫了一眼封套,是ac/dade who》。

  “彩子桑还真的是很喜欢摇滚啊。”叶昭说。

  “是的。”围绕着音乐,两个人之间的沉默终于被打破,“虽然因为祖母是业余民谣歌手的缘故,从小学时代就开始学习民谣,后来又因为一些机缘成为了演歌歌手,但是最喜欢的还是摇滚。中学的时候,每到假期,都会和朋友一起去看当地的地下乐队演出。”

  “原来如此。”叶昭点点头,“不过,彩子桑唱歌时的嗓音虽然温柔细腻得很,但是唱摇滚的话,也许效果意外的会很不错呢。”

  “真的吗?”藤彩子有些感兴趣。

  这时,专辑的第二首歌开始播放,听清楚了歌词以后,叶昭的神情稍微有些古怪,下意识看了看藤彩子。她的表情也稍微有一些不自然。

  虽说如此,这样的气氛也只持续了一小会儿而已,或者说,如果不是因为和她在一起,叶昭又刚好看了她一眼的话,这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反正歌词这东西,就总是各种元素包罗其中的。

  因为歌曲本身很不错,到最后,能说出口的,也就只有由衷的“真是好歌”的称赞了。

  “真的。”叶昭开始回答藤彩子的问题,“不过,虽然会有那种彩子桑唱摇滚会产生特别的化学反应的想法,但是最适合你的,果然还是演歌了。”

  “为什么?因为现在做了演歌歌手的缘故?”

  “也有那样的一部分原因存在吧。”叶昭说,“只是我觉得,像是《紫色雨情》或是《依恋不舍》这样的歌曲,如果不能够被彩子桑这么细腻的声音唱出来,未免太过可惜了。”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