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一日那天回家时那样,叶昭也在离目的地还有一小段距离的时候提前下了车。

  由于对这一带完全不熟,所以在找寻了一番之后,随便在某家看上去还不错的蛋糕店里买了一份蜂蜜慕斯。

  从蛋糕店往左边数三家就是一家花店,本来想买束花带着,但想了想,还是在迈进去之前改变了主意。不过,像样的花虽然没买,倒是在路过便利店的时候,买了一盒花椰菜。

  之后,他就带着这个有些不伦不类的搭配,向着藤彩子的公寓,慢吞吞的走去。

  和上村勇纪所说的五日下午回东京自然不假,但却不是从自己的老家直接回东京,而是先到这边来和藤彩子见面,五日的时候再从这里返回东京。

  “新年快乐。”进了门,叶昭把蛋糕和花椰菜交给她,“这是礼物。”

  “谢谢……”藤彩子把东西接过来,看着那盒花椰菜,露出一个有些不解的表情,“花椰菜吗?”

  “是的。”把旅行袋随手扔在玄关前,叶昭换下鞋子,没有穿拖鞋,直接这么踩到了地板上。虽然正是寒冷的冬季,不过屋子里的暖气很足,木质的地板发散着恰到好处的温度。

  “本来是想买束玫瑰花什么的送给彩子桑的,”叶昭笑了笑,解释道:“不过想到你也不常来这边住,如果买了花,这次离开,下次再过来的时候,看到花瓶里已经枯萎凋谢的花,不是会很扫兴吗?所以就买了这个,略表完心意以后,立刻把它吃掉就可以了。”

  听了这好似很有道理却又有些胡搅蛮缠的解释,藤彩子不禁笑了起来,尽管她的眼神里,带着些许拿他没办法的小小无奈。

  “谢谢,”她说,“我会好好使用它的。”

  “不过,先提前说好呀,”叶昭稍微凑近了她一点,“我可是食肉动物,如果只吃花椰菜的话,就会因为能量不足死掉的。”

  “尽瞎说。”藤彩子责备道。叶昭也不在意,笑着跟在她身后,穿过玄关进了房间。

  蛋糕虽然是在从来没有尝试过的店里买的,不过味道还算不错。喝着咖啡,叶昭对她说:“虽然早点说更好,但是现在也不太迟。红白歌会的时候,真的很美。”

  藤彩子笑着说声“谢谢”,虽然面上有些不好意思,但这称赞显然甚合心意。

  “对了,”叶昭像是在邀功似的主动表示道:“领针我有好好带着哦。”

  “我知道。”藤彩子说,“在后台的时候,通过监视器已经看到了。谢谢你,明明是这么任性的事,还是答应了我。”

  “任性倒是没有,反倒觉得这样的彩子桑还挺可爱的。”可爱是真的,当然,那一瞬间里他在她身上感觉到的她的可怕,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出口的。

  既然说了要把花椰菜吃掉,到了准备晚饭的时候,藤彩子检查了一下为了到这边来临时采购的食材,询问道:“土佐柴鱼片和白芝麻拌花椰菜,可以吗?”

  “当然可以。”叶昭爽快的点头,又问道:“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比如处理一下食材,或是摆一下碗碟之类的。”

  “叶君只要老老实实等在外面,”藤彩子按住他毫无诚意的手,“这样就已经是帮大忙了。”

  “这么说真教人伤心。”叶昭低下头,嘴唇贴在她耳边,低声道:“明明我是发自内心的想要为彩子桑效劳的。”

  “你还真敢说。”藤彩子轻轻叹了口气。

  “因为是真心话嘛。各种各样的事都是,想为你效劳……”话虽如此,他还是很听话的松开了藤彩子,老老实实退出了厨房。

  晚饭除了早已预定好的柴鱼片拌花椰菜之外,还有照烧牛排和土豆沙拉,不管是哪一道菜都做的很美味,装盘也很精致,就连作为餐后水果的橙子和小西红柿,也切分的非常漂亮。

  在这些细节上都要做到这个程度,叶昭不禁笑道:“仿佛在彩子桑身上,看到了所谓的主妇之魂。”

  “主妇之魂?”藤彩子安静地笑着,“我想,这应该是我的身上所欠缺的东西才对吧。”

  “也许是这样也没错,”叶昭说,“所以偶尔这么出现一下的时候,才觉得格外迷人。”

  “总觉得,什么好话都被叶君一个人说了。”

  叶昭看着她,“那是因为彩子桑人太好了,所以想说点不好的话都不成啊。”

  “又在说谎吧?”

  “如果是说谎的话,”叶昭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一本正经的答道:“这里可是会变长的。”

  藤彩子莞尔一笑,不再接他的话。

  吃过晚饭,藤彩子收拾餐桌,叶昭打开电视,收费台正在播放音乐节目,乐评家对时下畅销的流行歌曲的作曲手法做着分析,叶昭看了一会儿,觉得挺有意思,便津津有味的看了下去。

  节目进行到后半段的时候,藤彩子用托盘盛着两杯大麦茶过来,把茶杯轻轻放下,扫了一眼电视,随口问道:“这档节目如何?”

  “还不错吧,解说的浅显易懂,就算是没什么乐理基础的人,看起来也不会觉得很吃力。”叶昭说,“只不过,这位乐评家未免太过毒舌,在某些点评上简直是满满的恶意了。”

  藤彩子在他身边坐下,跟着一起看完了剩余的部分,结束以后,笑着对叶昭说:“果然很毒舌。”

  “是吧?”叶昭也笑。捧起她的右手,“对了,彩子桑也是作曲的吧?”

  “稍微一点而已。”

  叶昭轻轻吻了吻她的指尖,“不过,实话实说,现在觉得,过去对你的了解有些少了。”

  “实际了解过以后,发现其实是个很难缠的老太婆?”藤彩子半开玩笑。

  “没有人会这么说自己的吧。”叶昭叹息一声,“何况,我也完全没有那种感觉。”

  “真的没有?”

  叶昭把握在手里的她的右手放到自己的鼻子上,“尽管摸一摸不就知道了。”

  “那现在说的都是真话?”

  “人生二十年来没有一个时刻比现在更真。”

  “这话听上去就像是假的。”藤彩子伸出食指,有些用力的摁住他的鼻尖,“真的不觉得我难缠?”

  “真的不觉得。”

  “既然这样,”她松开了手指,“有件事想请叶君答应,可以吗?”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