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这个西洋节日,被传到东方以后,不仅中国人把它硬生生过成了狗粮漫天纷舞的情人节,本子群众这边也差不多。

  从过了十二月二十日起,大街上就开始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关于这一点,各种日剧、日漫、以及恋爱文字游戏的主角们,都已经实力证明了这一点。

  当然,此时此刻,正身处东京的叶昭,对于这件事的感触则还要更加深刻一些。在等待着出租车的这段时间里,同他们擦身而过的男男女女们,几乎都是成双成对恩爱无比,得亏他现在身边正小鸟依人着一个超级可爱的小姑娘,要不然此情此景实在是太虐了。

  想要在圣诞夜吃一顿稍微有情调的晚饭而不是跑去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饮食店凑活一顿,如果不提前预定,现在临时去找的话,多半会四处碰壁。

  像是比较热门抢手的地方,提前一两个月就得开始预订了,比如恋爱圣地的赤坂王子饭店什么的,从泡沫经济的时代,就是恋爱中的男男女女们让感情升温的最佳去处。

  在那个纸醉金迷的年代,圣诞夜带上精(约)心(会)准(标)备(配)的蒂凡尼的open heart吊坠(特别注明金质最佳)当做礼物,和喜欢的女孩子(也许未必是女朋友)一起到高级餐厅享用一餐最低消费不少于二十万日元的晚餐,在金钱的使用达到极致的同时,两人的感情也水到渠成虽然第二天对方仍旧未必答应做你的女友。

  好在到了这个年头,这种地主家傻儿子式的约会方式差不多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叶昭预定的餐厅在表参道,位置稍微有些偏僻,但各方面都无可挑剔,只是对第一次去的人稍微有些不太友好,因为找起来比较麻烦。所以,姑且也算是个只有内行人才知道的好去处。

  这地方叶昭第一次来的时候,是被福山雅治邀请,去给他和内田有纪的约会当电灯泡的时候。因为店里的东西不错,所以之后自己又来过几次,也带仲间由纪惠来过一次。

  进了门,报上名字之后,男侍者把他们领到里面的包间。菜上的很慢,从前菜和汤到主菜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期间,叶昭就和仲间由纪惠闲聊着。

  自打在日光那次,因为耐不住仲间由纪惠的要求让她稍微喝了点啤酒以后,在只有两个人在场的时候,她偶尔会主动提出能不能喝点酒,对于这一点,叶昭始终保持一种不支持不纵容但是适当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但是,那种情况仅限于在独处的的时候,像现在这种公众场合,自然是不成的。

  “新年的假期是怎么安排的?”叶昭问。

  仲间由纪惠放下刀叉,“之前和妈妈通电话的时候已经商量过了。刚好二十六日的时候,大哥到东京来有点事,到时会过来帮忙收拾东西,然后一起回去。等到在家里过完新年,五日的时候再回来。”

  “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比如当车夫或是搬运工之类的事,尽管找我就行。”叶昭道,“就算我这边不趁手,也会请上村桑过去支援的。”

  仲间由纪惠抿嘴一笑,没有回答“好”或是“不好”,而是故意说道:“可是,如果过去帮忙的话,就会和我大哥见面哦。”

  “这有什么,你的三哥我不是也见过嘛。”叶昭故作镇定。

  如果不知情的人单独听到这段对话的话,也许还会有些莫名其妙,这家伙不是连人家的爸爸妈妈都见过嘛,见个大舅哥和三舅哥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

  说到这,就要再度提起那句“美人拥有众多的兄弟,自打浮士德的时代起,对男子来说就是一件极为不祥的事”了。有一次闲聊的时候,叶昭开玩笑的说起自己刚刚知道她家里有三个正值壮年的哥哥的时候,曾经颇为无聊的想到了这样的东西。

  没想到风水轮流转,在那之后没多久,他就跟这位家里兄弟众多的美人谈起了恋爱。

  “所以,每一次想到这件事的时候,都有种‘啊~说中了’的命运感。”那时候,叶昭确确实实是笑着说出了这样的话。

  没想到,仲间由纪惠对这个说法倒是特别的喜欢,不但记在心里,还特意拿来打趣他。

  开完了玩笑,叶昭又把话题转到了别处,“你还记得刚才那位滨崎小姐吧?”

  “当然记得。”

  “对她的印象如何?”

  仲间由纪惠想了想,“是个美人吧。不过,要是皮肤更白皙一些,大概会更漂亮的。”

  “我也是这么觉得。”叶昭道,“不过托安室小姐的福,现在这肤色正流行,大街上到处都是这种巧克力肤色的女孩子。……对了,安室小姐和你还是同乡吧。”

  “嗯。”仲间由纪惠点点头。

  “不过,你的肤色就完全不是那种。”叶昭笑笑,“是因为血统的缘故吧。”

  “叶昭哥哥喜欢深肤色?”

  叶昭说的很含糊,“我嘛,只要是健康的(肤色)就都喜欢。”或者说,可爱的女孩子不管是白色的还是黄色的还是棕色的都很可爱。

  “说到刚才的滨崎小姐,我倒是想到了一件事。”叶昭把话题转到了正事上面。

  “什么?”

  “就是开美甲店的事啊。”

  “诶?”仲间由纪惠露出一个有些难以理解的表情,想到那时叶昭给她涂指甲油时说的玩笑话,试探着问:“叶昭哥哥该不会是打算自己开美甲店吧?”

  “刚才确实在想这件事就是了。”说到这,叶昭笑着补充道:“当然了,不是我自己去给女孩子涂指甲油。我那点水准,也就只有帮你涂一下指甲的程度了。”

  提到那个,仲间由纪惠下意识伸开手指,看了看自己的指甲,不过今天那表面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涂。抬起头,表情有些迷茫的看着他,似乎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应这个话题,“不过,叶昭哥哥和开美甲店,真的完全联想不到一起去。”

  要说开美甲店这种话,最开始给仲间由纪惠涂指甲油的时候,确实是说着玩玩而已。不过今天见到滨崎步以后,再度冒出这个念头来,就不止是说着玩,而是确确实实有那么点心动了。美甲店仅仅只是个概念,准确来说,他是想要涉足关于少女流行的各种边边角角。

  从安室奈美惠到滨崎步,再到加藤米莉亚和西野加奈,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位“流行教主”或是“女子高中生教主”之类的时尚标杆横空出世,之后引领那么几年的风sa0,除了带动潮流之外,还会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

  对叶昭来说,赚钱最快最便捷的办法当然是写歌吃版税,只要多写点热门歌曲就什么都有了。又或者,什么1997的金融风暴啦、某某公司的股票啦、再或者投资脸书、收购油土鳖、甚至世界杯啊之类的网络小说都已经写烂了的招数,随便哪个拿来用用都可以。

  赚钱当然是一定要的,必要的时候,仗着先知先觉跑去掺和一下积攒点资本,为了将来能够玩的更舒适打好经济基础,这些都没问题。但是在想要赚大钱赚快钱之余,他也很想去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比如从女孩子的兜里掏钱。

  如果不能让自己玩的开心,那赚的钱再多,也还是一条浑身上下镶满了钻石的咸鱼。

  当然了,开美甲店也好,美容院也罢,甚至效仿披头士开一家内内店,或是搞一家爵士酒吧甚至开一家唱片店,这些其实都不成问题,真的想要做的话,也用不着叶昭自己从头到尾一手抓,一个潜在的威胁着他的事务所已经提供给了他一个合适的思路。

  燃烧系发展壮大的办法是什么?是暗中鼓动大事务所里那些有能力有人脉有野心的经纪人,以提供创业资金的方式,鼓动他们从原来的事务所里独立出来自立门户,之后顺理成章,变成燃烧系麾下的一员战将。

  所以,叶昭如果真的打算搞这些东西的话,比起自己从零开始去打基础,寻访东京有名的店里水准高、有野心、但是无力自立门户的专业人士,提供资金便可。

  这些念头在叶昭脑中翻涌上来,又被不动声色压了下去,毕竟此时此刻,他正在和仲间由纪惠共度圣诞夜,想这些东西多少也有些扫兴。何况,在他面前的这位少女,确确实实“还只是个孩子”,这些话题两个人完全没有办法进行下去。

  所以,他就只是笑着说了句总结式的:“话说回来,如果真的开了美甲店的话,那么之前对你说过的‘你去光顾全程免费’的话可就要成真了。”

  之后,不等得到她的回应,便岔开了话题,“新年初诣的话,多半是不成了。等你从冲绳回东京,到时再一起去神社吧。”说到这,他还故意补充了一句,“这次也还是不抽签,好不好?”

  不过,仲间由纪惠的情绪却不是很高,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