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中途的时候,今井小姐离席了一次,过了有一阵子,又重新返回,怀里抱着坂井泉水刚才买下的东西。

  “坂井小姐,拿来了。”

  “辛苦了,今井小姐。”坂井泉水点点头。

  因为坂井泉水之后还要去录音室继续工作,所以在吃完饭以后,他们便就地在店外道别。临别之际,坂井泉水将盒子交给叶昭,“请收下吧,叶君。”

  “给我的吗?”虽然之前她拜托今井小姐去取回来的时候,他就隐约有了猜测,不过,也仅仅只是猜测而已,和真的交到他手里是两回事。

  “嗯。”坂井泉水轻轻点头,看着他,“虽然稍微有些迟了,不过,作为搬家的乔迁礼物,还请收下吧。”

  “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叶昭说着,接过了坂井泉水送的这“神秘礼物”。用神秘两个字也不是矫情,而是的的确确,没有看到里面的真面目。

  和坂井泉水还有今井小姐道别,叶昭乘上出租车回到家里。先把送给渡边陆夫妇的礼物放到一边,他迫不及待的打开盒子,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组葡萄酒杯。

  叶昭轻轻拿起其中的一只,捏着握柄细细打量着,通透的杯身闪着漂亮的光,让他立刻想起那天晚上,他玩笑着对坂井泉水说过的那番关于喝葡萄酒的“高论”。

  想到那时发生过的种种对话,叶昭笑了笑,把杯子放回盒子里,抱着盒子进了厨房,一个个拿出来,洗干净,擦掉残留的水珠,小心收了起来。在往柜子里放的时候,他的注意力被另外的东西吸引了。

  把杯子收好以后,他伸出手,拿起了方才吸引了他注意力的那东西。那是很久之前,坂井泉水到白浜小住的时候,亲手烧制并且当做礼物送给他的那只玻璃杯。

  和精品店里昂贵的葡萄酒杯放在一起,顿时将这手法拙劣的作品衬托的黯然失色,但是握住它的时候,叶昭还是觉得,这只玻璃杯要比任何精美的杯子都要珍贵。

  也是在这时,一个稍微有些不可思议的念头在他脑中升起了。

  那就是,坂井泉水正在以一种独特的方式,缓慢却又有力的渗入到他的生活当中,他没有办法将已经渗入到他生活中的部分剔除出来,非但如此,还想要敞开胸怀,接纳更多。

  叶昭握紧了这只粗糙的玻璃杯,从冰箱里拿出啤酒,打开拉环,慢慢注入到杯子里,咕咚咕咚接连喝了好几大口。

  ……

  十二月二十日下午,叶昭独自一人乘坐新干线,从东京前往了京都。

  渡边陆早已在候车室里等着了,接到他以后,他们没有直接去俱乐部,而是先回了一趟两人的家。

  朝仓直子在玄关迎接了叶昭,她穿着宽松的针织衫,若不仔细看的话,只会当她是突然发胖,而并非是怀孕了。

  叶昭把礼物交给朝仓直子,“新婚快乐,直子小姐。我想,如果是渡边哥和直子小姐的话,应该什么都不缺了,所以就为两位买了一对香槟杯。等到小宝宝出生之后,请两位用这杯子来干杯庆祝吧。”

  “谢谢,真的太感谢了。”朝仓直子接过礼盒,“现在能打开来看吗?”

  “当然了,请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朝仓直子说着,解开礼盒上系着的缎带,两手托住盒子两侧,打开的瞬间,发出一声欣喜的“啊”,捏住其中一只的握柄,拿出来向渡边陆展示:“这个真的是太漂亮了!”一面又向叶昭道谢:“真是让你费心了,叶君。”

  “直子小姐能喜欢就好。”叶昭笑笑。

  在由渡边陆夫妇招待了一餐晚饭之后,晚上七点三十分,由渡边陆开车,连同叶昭和朝仓直子,三人向着他的俱乐部前进着。

  只对家族亲友开放的婚礼在昨天的十九日已经举行完毕,今天晚上是渡边陆在京都地下音乐圈的朋友们自发为庆祝这对夫妇新婚举行的小型祝贺会,不对观众开放,参加的都是这一带和他关系相好的地下音乐人们。

  “今晚还有特意从大阪那边过来捧场的乐队。”渡边陆道,“之前他们在关西巡演的时候,曾经在这边待了大概一周左右,知道这次祝贺会的事以后,就通过共同的朋友传达了想要过来祝贺的意愿。”

  “渡边哥人缘真是好啊。”叶昭感慨道,“那时在东京也是,只要和渡边哥共事过的人,都觉得你很可靠,想要和你成为朋友。”

  “突然间这么夸人,稍微有点恶心诶。”渡边陆笑着嫌弃道。

  叶昭故作无辜,“我可是非常认真的。”

  两人就此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斗起嘴来,坐在后排的朝仓直子,则笑眯眯的当起了看客。

  等来到俱乐部,实际见到那支“从大阪过来捧场”的乐队的时候,看着乐队的主唱,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也跟着扑面而来。

  这支乐队的名字叫“十四才”,主唱的身高和脸也和“十四岁”这个名字很般配,看上去就像个十四岁的少女,但实际上,她和叶昭同年,今年都是二十周岁。

  直到渡边陆和她寒暄,说了一声“柳井小姐,谢谢你能来”的时候,叶昭才把这名小个子童颜女主唱和记忆中的某个人物对上号:柳井爱子,或者说,她的另一个名字aiko更为人所熟知才对。

  说到aiko,常听日音歌曲的人应该都会知道这个名字。她在1998年,与滨崎步、宇多田光、椎名林檎、misia等众多传奇歌姬们在同一年出道,这一年可以说是歌姬时代的起始点,也是足以称得上传奇的一年。

  在正式出道前,aiko一直以关西为据点进行着音乐活动,期间也组过乐队,知道这些大致的情况,叶昭也就对她出现在这里不是那么惊奇了,至多只会觉得意外,顺便感慨一下地下音乐人的圈子原来也不大,以及渡边陆真的很“吸星”,之前有the brilliant green在这边驻场,现在又有aiko这个不老歌姬(虽然现在还很嫩)过来献唱。

  说到the brilliant green,这支由渡边陆的后辈学弟组建的乐队,今天自然也毫无意外的出现在了这里,闲聊当中,叶昭也知道了,aiko虽然现在还在地下音乐圈唱歌,但实际上,她和the brilliant green的情况差不多,都已经“名花有主”,签了唱片公司,只不过正式的主流出道还没有到来而已。

  说到这,又回到那个不变的话题。

  唱片公司的星探们遍布全国各地,从音乐专门学校到歌唱俱乐部,再到街头艺人出没的公园和大街,广撒网似的寻找着可塑之才。哪怕在星探们看不到的地方,向往着主流出道的歌手和乐队,也会坚持不懈的寄出自己的试唱带,等待他们的“伯乐”上门。

  叶昭在渡边陆的引荐下,和前来参加祝贺会的人相互打了一圈招呼,虽然在这其中,只和the brilliant green的成员们,还有在渡边陆的俱乐部驻场的歌手们有过一面之缘,但是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大家都非常友好的打着招呼。

  之后,在其中一名看上去很稳重,年纪和渡边陆相仿的男子的带领下,众人齐声一起:“新婚快乐!”喊出了祝福语的同时,手拉礼炮也接连响起。

  而这场为了渡边陆夫妇举行的庆祝会,也由此宣布了开始。

  既然是音乐人的聚会,内容自然也简单得很,无非围绕“音乐”两个字。第一个登台演出的人是渡边陆,在众人的怂恿下,他站上舞台,先唱了一首南天群星的《いとしのエリ》。

  这首经典情歌,桑田佳佑在和妻子原由子结婚的时候,曾经把里面的歌词“亲爱的艾莉”改成了“亲爱的由子”,这一次,渡边陆也效仿桑田佳佑,把这句歌词改成了“亲爱的直子”。

  一曲结束后,众人齐齐欢呼,坐在台下的朝仓直子脸上除了满满的幸福,还有被当众示爱的些许羞涩。

  以渡边陆打头阵,之后在场的音乐人们接二连三登场,等到连听了三曲,叶昭才意识到,今天的这场庆祝会,大家所演唱的,似乎全部都是原创歌曲。叶昭去看渡边陆,连渡边陆自己也是一脸不解,直到跟坐在旁边的人交头接耳了一下,才知道这些前来庆祝的音乐人们,瞒着渡边陆,给了他这么一个惊喜:为他的新婚专门创作一首歌曲。

  “这下可糟了,”叶昭半开玩笑的对渡边陆说,“我可什么都没准备。”

  渡边陆面带歉意,“这个,我也不知道会这样……”想了想,“要不然,之后你不要唱歌,和我一起弹弹贝斯吧?上次到这边拍mv的时候就想要试一试你的贝斯水平,这次刚刚好。”

  “谢谢,渡边哥。”叶昭笑了笑,“贝斯当然一定要弹,不过,歌该唱还是要唱的。”

  “诶?”

  “既然是来参加渡边哥的婚礼庆祝会,我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准备呢?”叶昭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早在收到婚礼邀请的时候,就已经在准备送给两位的婚礼歌曲了。”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