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我能相信你吗?”

  “什么?”叶昭懒洋洋的哼了一声,“不,最好还是不要了。”

  “这种时候,就算是撒谎,也要说‘没问题’吧?”藤彩子依偎着他,小声质疑道。

  “可是,如果我说了谎的话,你就会毫不留情地拆穿我吧?”叶昭闭上眼睛,以满是疲倦的语气说道。手绕到她身后,轻轻抚摸着她脖子下面那一小块肌肤。

  当她身穿和服的时候,自和服的衣领上方露出雪白纤细的脖颈,仔细想来,那时在唱片大赏的会场,他第一次在她身上见识到了那样的风情,或许那就是一切开始的源头。

  “也是。”藤彩子发出一声叹息,爬到他身上,两手抚上他的脸颊,轻轻拍打了几下,强迫他睁开眼睛,捧住他的脸,“那你至少也稍微用心一些,撒点不会被拆穿的谎也行啊。”这会儿的她,竟像个小孩子似的无理取闹起来了。

  “不会被拆穿的谎言?”叶昭把手覆上她的手背,从他的脸上移开,“这是在难为人吧?我哪能拥有那样高明的骗术。”

  而且,但凡撒下了谎,无关紧要的还好,如果是重要的谎言,那么从撒完谎开始,就得小心翼翼确保不被拆穿。倘若有朝一日撒谎的事被人晓得了,那么从今往后,对方就难免常去想,这人的话到底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呢……所以,说谎的成本真的太高了。

  “我倒是觉得你蛮在行的……”藤彩子低下头,咬住了他的鼻尖。叶昭下意识往旁边回避,不想她竟加重了力度。

  “松开、快松开……”叶昭连连抗议,“当心把鼻子咬掉啊。”

  藤彩子这才放过他,从他身上下来,枕着他的肩头,发出愉快的笑声。

  “欺负人就这么高兴?”叶昭揉着鼻子,有些不满。

  藤彩子脸上是未消散的笑意,“如果叶君是匹诺曹的话,鼻子大概就有三米那么长了吧。”

  “所以,刚才你是在施展帮我把变长的鼻子变回原样的魔法?”叶昭有点无奈,“那我是不是还要向你道个谢才对?”

  她再次笑了起来,明明在笑着,却以事不关己的冷酷语调说道:“世界上怎么会有魔法呢?……我知道刚才说的都是假话,无法跨越的东西也永远都不能跨越。”

  叶昭脸色微变。直觉一般的,听出来藤彩子所指的,是刚才说的“奉子成婚”的话题。但他却装作什么都没听到似的,含混着“嗯”了一声,伸手去摸手表。

  藤彩子抓住他的手,“你要做什么?”

  “看一下时间。”叶昭试着挣开她,却发现她比想象中还要用力地抓着他的手,便放弃了,“我想,我们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藤彩子没有理会他。

  叶昭又问了一遍,“差不多该回去了吧?再拖下去,多半十二点也要过了……”医院早就已经开始宵禁,他多半要在外面找酒店留宿。大概是因为刚刚说过童话人物的缘故,说到十二点,他突然想起辛德瑞拉和她的南瓜马车来。

  他在这里放飞着思绪,藤彩子却忽然狠狠瞪着他,那神情,似乎受到了天大的冒犯似的。

  叶昭不明就里,“我说错什么话了吗?如果是那样,我向你道歉……”

  “不,你没有错。”藤彩子冷冰冰的打断了他,“不好的人是我。总是那么自私,一个劲只想着自己如何快活,从来都不去顾及别人的感受。”

  “说什么呢。”叶昭皱了皱眉。

  “难道不是这样吗?”藤彩子坐起来,和他拉开了一点距离,“我不像叶君,不管是什么时候,都能这么冷静的去考虑其他人……”

  “好了,”叶昭蜷起手指揉了揉额角,向她道歉:“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不好的人是我,自私的人也是我才对。”

  所谓的顾及别人的感受,倒不如说是不想把自己放进风暴中心,以免受到伤害。但在这样的明哲保身里,他往往只能伤害到一个人。

  “对不起,”藤彩子目光空洞的看着房间的某处,“虽然明知道不应该这样,但是,看到叶君那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就觉得既生气又悲哀……”

  在过去,身处弱势一方的人是叶昭。面对着魔女一般深不可测的藤彩子,他时常暗自担忧,会一发不可收拾的陷进去。但是现如今,这样的情况却完全翻了个个儿。

  “唉,”叶昭往她身边靠了靠,搂住她的肩膀,“我也很想见你,可以的话,为你做点什么都成。”

  “什么都用不着你为我去做,就这么再待一会,行吗?”藤彩子往他怀里缩了缩,“别再说那样的话了。我也是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说服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来这里。要是连你也这么说,就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才好了。”

  “我知道了,这样的话今后也不再说了。”叶昭应道。

  可是,在他抱紧她的时候,藤彩子却像是呓语似的,低声呢喃了一句:“……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可信的了。”

  大概是彼此都有心事的缘故叶昭脑子里不断回响着藤彩子那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故意说给他听的话,而藤彩子,就算会因为叶昭的态度生气,却也无法做到真的什么都不再顾及。这样的情形下,两个人整晚都没怎么睡着,外面还漆黑一片的时候,就同时起来了。

  藤彩子用随身带的化妆盒稍微补了一下妆,即使如此,也看得出满脸的倦容。

  叶昭那边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先是耗费了不少体力,又几乎没怎么睡觉,整个人头重脚轻,洗脸的时候,抬起头,从镜子里看到的那家伙,怎么看都觉得灰不溜秋的。虽然有热水,但他还是把脸埋进冰冷的水里,咕噜噜待了一会儿。

  四点十五分,两人一道出了门,又一道进了电梯。

  “房子的事,叶君准备怎么办?”

  “经纪人已经在帮我物色合适的房子,最多三两天,就会把事情全部解决掉的。”

  藤彩子“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