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实际上完全没什么问题,叶昭自认现在精神十足,就算立刻去东蛋开一场两个半小时的演唱会,并且还是空席祭的赔钱演唱会,他也绝对能脸不红心不跳身心健康的唱完。

  但出于保险起见,他还是被勒令住院观察两天。

  于是,在外界因为这件事一片哗然,新闻争相报道,无聊的评论家就此事做着诸如“要给艺人私人空间”和“艺人要注意保护好自己”之类的做着无聊的分析和辩论,粉丝牵肠挂肚,围观群众切好瓜啃得津津有味,记者准备挖点深入的内幕,事务所和唱片公司被各种慰问淹没……如此兵荒马乱的时候,作为当事人的叶昭,就这么闲的发霉的躺在病床上晒太阳了。

  可是,就算是高级病房……那也还是病房啊。

  除了发到事务所和唱片公司的例行慰问之外,和他私交不错的人也都挨个打电话过来慰问,叶昭笑眯眯的收下了全部的口头慰问,谢绝了全部的想要来探视的人。

  就连他在横浜的父母跟妹妹,因为新闻搞得实在是太大,用不着瞒就已经人尽皆知,叶昭也只是在电话里再三保证绝对没问题,立刻就会出院,打消了他们准备过来探视的心……实在是没必要,反正就是在医院睡两天觉,等一等检查结果而已。

  而在这两天里,除了吃饭睡觉打豆豆……哦不,打游戏之外,他还委托了竹田俊帮忙找新的房子。原来的公寓是绝对不能住了,从前没有那种深刻的感觉,只觉得有个还算舒服的地方住着就行,这一次的事件就给了他一个不大不小的教训。

  不过,买房子的事他是绝对没有考虑过的,虽然以他的身价,在东京都买套豪华公寓,或是买块地自己建房子都不成问题,但是作为艺人,他的住处有一个特殊性,那就是时常被各路杂志记者盯梢,如果早早有了固定住址,浪起来就会很不方便。

  所以,打算买地盖房子的艺人,如果不是买给家人住,那么多半就是无惧记者或是想要结婚生娃稳定下来了。

  除此之外,如果有了自己的固定地产,那么以后每年的地产税都要按时缴纳,否则就会有一系列的麻烦事,若是付不出后续的费用,只能被迫出手。

  君不见隔壁姓岩桥的小伙子,就因为继承了一栋一亿日元的房子,弄出了多少麻烦事啊。

  ……

  “现在非见你不可。”

  在电话里,藤彩子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这么对他说了。相处至今,叶昭很少,或者说几乎没有从她口中听到过这么坚决的话。

  发生了中野sunplaza后台的事以后,他和藤彩子之间,既没有就此别离,也毫无新的进展,而是陷入了一个停滞不前的僵局。就在他以为这段关系会就此渐渐淡化掉的时候,却接到了这样一通“非见面不可”的电话。

  “可能有点麻烦。”

  “莫非是,不想再见到我了?”

  “怎么会。”叶昭苦笑了一下,斟酌着语气解释道:“刚刚弄出这么大的新闻,杂志记者正是盯得紧的时候,被拍到的话可就要出大事了。”

  “就算这样,也非得见到你不可。”藤彩子的语气却仍旧坚定。

  叶昭沉默了一下。面对着藤彩子,他说不出那种直截了当拒绝的话。想了想,“医院这边不成,彩子桑有没有合适的去处?我这就去见你。”

  “可是你的身体……”这次,犹豫的人反倒换成了她。

  “没关系,什么事都没有,只是为了顺道做个健康检查所以才住院而已。”

  藤彩子报上了位于文京区的某个地址。

  挂断电话,叶昭叫来在这里陪护的上村勇纪,“我有事要出去一下。”

  “现在?”

  “对,有非做不可的事。”

  “现在可都快八点了。”上村勇纪指了指黑漆漆的窗外。

  “所以,才要在医院宵禁之前出去。”叶昭从病床上站起来,开始脱睡衣。

  上村勇纪张了张嘴,把那句“宵禁以后要怎么办”咽了回去,默默去给他拿外出的衣服。十几分钟后,一个穿着藏青色短大衣,茶色长裤,戴着毛线针织帽,打扮得土里土气的青年走出了附属病院的病房楼,在医院外乘上了出租车。

  车子发动以后,他下意识左右看了看,确认没有被记者盯上。

  文京区是众多高级学府的所在地,治安状况良好,不时看到有骑着自行车的警察巡逻,藤彩子约他见面的这栋大楼,实际到了以后,才发现是真正的高级公寓,门禁系统森严,想要像那位铃木小姐一样浑水摸鱼混进去根本不可能。

  藤彩子把泡好的红茶端来,在他旁边坐下。

  “好久不见了。”叶昭和她寒暄道。

  藤彩子没有接他的话茬,“身体怎样了?”

  “没关系,虚惊一场而已。”叶昭把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下。在他说话的时候,藤彩子一直看着他的脸,尽管两人不时对视,他却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在她面前,他得甘拜下风。一个这样的念头,在叶昭心头冒了出来。

  “没事就好。”听完叶昭的话,她点点头。

  房间里一时陷入了沉默。

  “那个,这房子是?”叶昭想了想,主动开启了话题。

  藤彩子端起红茶,却没有喝,“是我上京以后,赚到第一笔钱的时候购入的房产。”

  “是吗……”叶昭也端起茶杯。

  “虽然买入的时候泡沫已经开始破掉了,结果还是亏了差不多一千万。”

  “这……”叶昭干笑了两声,“这么轻描淡写的说着‘亏了一千万’,彩子桑还真是富有啊。”

  藤彩子笑而不语。

  红茶的味道和在她目黑的公寓里喝过的一模一样,叶昭猜想也许是她过来的时候顺道带来的,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因为客厅里不少家具上都盖着防尘布,显然平日里她并不来这边。

  放下茶杯,叶昭切入了正题:“彩子桑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说?”

  “叶君觉得这房子如何?”藤彩子反问道。

  “很好,各方各面都很好。虽然那时亏了一千万,不过今后绝对还会升值的。”叶昭想了想,语气很认真的回答道。

  “既然这样,叶君之后要不要搬过来住?”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