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还有专程从大阪过来的乐队。”渡边陆为叶昭介绍着,“在大阪那边的地下音乐圈小有名气,据说还收到过唱片公司的邀请。”

  “哦?”叶昭有点感兴趣,“是什么乐队?”

  “名字叫‘三条屋’。”渡边陆道。

  叶昭在脑子里思索了一下,完全没有关于这支乐队的任何印象,看来要么是这支乐队后来换了名字或是经过重组以后又出道,要么就是一直活跃在地下音乐圈了。

  比起这支名叫“三条屋”的,暂时还没有到来的乐队。叶昭更感兴趣的,其实是现在就已经在场的一支乐队。三条屋虽然在大阪的地下音乐圈小有名气,但却并没有出现在未来的发展轨迹里。但是现在正在后台的乐队,将来却实实在在进入了主流乐界,并且成为了红极一时,影响了后来的许多歌手的人物。

  “俊作君,晚上好啊。”渡边陆和进入后台的一名长相清淡,一看就知道是日本人的年轻男子打招呼。

  “晚上好,渡边前辈。”这位俊作君相当有礼貌的向他鞠躬,“要麻烦前辈多多关照了。”

  “哪儿的话,这边的观众对你们的评价都非常高。”渡边陆笑笑,注意到俊作君和叶昭正在相互好奇打量的眼神,体贴的做起了介绍,“这位是我高中学校的后辈奥田俊作君,学生时代的时候就一直在做乐队。这位嘛,是我在东京组乐队时的伙伴,叶君。”

  “晚上好。”两个人相互欠身寒暄道。

  奥田俊作显然认识叶昭,客气的说了一句:“真是幸会。”

  “我这边才是。”叶昭也忙回礼,两个人就按照日本人那种黏黏糊糊的寒暄方式,完全没有正题的来回相互鞠躬。不过,奥田俊作不知道的是,叶昭也认识他。

  进入九十年代后半以后,流水线乐队和制作人轰炸的模式在达到顶峰以后渐渐回落,乐坛涌现出越来越多富有个性和实力的歌手与乐队,一支名叫the brilliant green的乐队就在这种新的活力之中展露头角,并且成功在流行乐坛留下属于自己的一笔。

  这支名叫the brilliant green的乐队由两名男性加一名女性这样的铁三角组合组成,分别是主唱川濑智子、吉他松井亮、以及贝斯兼任团长的奥田俊作……没错,就是现在这个正在跟叶昭寒暄着的奥田俊作。

  在确认了这个奥田俊作就是那个奥田俊作之后,叶昭下意识往他身后去看,果不其然发现了一个文静的靠着走廊墙壁等待开场的女孩子,毫无疑问,那就是川濑智子。像是这种由有才华的乐手支撑起来的乐队,脸盲乐手很正常,脸盲女主唱是绝对不可能的。

  更何况,在女主唱这个职业里,川濑智子的脸辨识度算是非常高了。至于颜值在什么程度,那就是见仁见智的事,不过,叶昭个人觉得还是挺漂亮的。

  话说回来,看着虽然随性,却颇为温柔的和川濑智子说着话的奥田俊作,叶昭忍不住在心里小小八卦了一下。两男加一女的组合,其中一人包揽大部分的作曲成为灵魂人物,最后把颇有姿色的女主唱娶回了家……你以为他在说小林武史和mll吗?

  这其实是奥田俊作和川濑智子。当然,现在说这些还太远了。

  “俊作君的乐队不久前刚被索尼唱片那边相中,不过,那边的制作人像是野心勃勃的样子,不打算让他们很快出道,准备拿出从前雕琢乐队的方式,慢慢打磨一下他们。”奥田俊作告辞回去准备登台以后,渡边陆充当起了补充者和说明人。

  像这种颇有实力,又是以主流出道为目标的乐队,早在地下时期,要么疯狂寄demo企图获得唱片公司青睐,要么就早早被唱片公司预定。除了下手比任何人都快之外,想要在对方“怀才不遇”的时候当伯乐,还是很难凑到那个巧的。

  “这么说来的话,实力还真是令人期待啊。”

  “是的。因为乐队的三人都是京都出身,大本营也在京都,所以在正式进入出道筹备期之前的这段时间,还是留在了这边,一边进行专业的课程训练,一边在这边的俱乐部里登台演出积累经验。刚好几个月之前的时候,我和俊作君在这边的披萨店遇到,听说我在经营俱乐部,他就问能不能过来演出。”

  渡边陆笑了笑,“我当然是绝对ok了,他们的乐队只有吉他和贝斯,不过俊作君稍微能打一下鼓,偶尔没办法兼顾的时候,就由俊作君担任鼓手,我客串一下贝斯。老实说,能跟这么高水准的乐队一起演出,我很高兴。”

  虽然渐渐退到了幕后,但渡边陆还是享受着在台前表演的快乐。他懂得多种乐器的使用,也有着相当扎实的音乐功底,或许是因为这样,也或许是他也曾经历过漫长的地下乐队生涯,能够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包容各种各样的个性,这边的乐队成员们都非常尊敬他。

  “不过,”因为在渡边陆的俱乐部里偶遇了未来的知名乐队的叶昭,以稍微有些感慨的语气说,“竟然是在披萨店遇到的吗,真奇妙。”虽然说着披萨店,心中想的却是,竟然会在渡边陆的俱乐部里遇到这样的人物。

  “因为京都不是座太大的城市嘛。”渡边陆不知道他的话外之意,“不像是在东京,人与人一旦别离,说不定终生都无法再相遇。”说到这,他沉默了一下。

  叶昭猜想他多半想起了那时乐队的其他成员们。在这一瞬,他也跟着回忆起了初来乍到时的那些人与事。但也仅此而已,很快就被丢了开来。对他来说,那些相关的往事,与其说是一页被翻过去的书,倒不如说是已经过了期的旧报纸。

  他既不会再回去翻看,也不会再去关心里面曾有着怎样的内容。

  京都虽然是座千年古都,但是在内里,实实在在也是座摇滚之都,有许多音乐人的原点都在这里。叶昭不禁心想,渡边陆的这座俱乐部,今后不知还会迎来怎样的人物呢。

  ……

  那支名叫三条屋的乐队,在实际见过成员们本人之后,叶昭更加可以确定,这其中并没有任何一位后来熟识的面孔。

  虽说如此,等到实际看了他们的演出之后,也不得不对他们的演奏技术和主唱的表现力表示出佩服。

  至于他们为什么拒绝唱片公司招揽,总之,在这个世界上,既然有费尽心思削尖脑袋也要进入艺能界的人,也就一定存在淡泊名利拒绝商业一心只想做自己的人。

  演出进行到中场后半的时候,奥田俊作的the brilliant green乐队也正式登台,观众们热情的欢呼不输给叶昭在大阪场的演唱会。地下音乐圈里卧虎藏龙,这一点不仅星探们了解,观众们更是清楚得很。所以,他们会献上比面对主流出道的歌手时更加热烈的支持。

  而经过了漫长地下生涯的歌手们在主流出道以后也有个甄选会出身的歌手们无法比拟的优势,那就是即使没有做什么宣传,他们在地下时代的观众和支持者们,也会帮助他们的单曲和专辑拿到一个较好的名次。

  和之前登台的两支乐队稍显不同的地方在于,the brilliant green演唱的全部都是他们的原创曲子。之前的两支乐队虽然也表演了原创曲,但还是分别翻唱了两首来自其他乐队的曲子。

  他们一共唱了四首歌,这四首歌里,有一首是之后收录在他们的主流出道专辑里的,另外三首则没有听过,应该是最后成为了废曲。此时的奥田俊作创作能力还没有后来那样成熟,和弦的走向很容易就能被猜出来。

  虽然有种指点江山的嫌疑,不过就算没有种过苹果树,偶尔说一说苹果的口感和品相,也并不是什么需要被大批特批的事。

  等到the brilliant green的演出结束以后,叶昭顿时对接下来要登台的歌手失去了兴趣,离开了会场,绕回到后台。

  “不再继续看下去吗?”渡边陆问。

  “不了,差不多也该休整一下,准备之后的登台了。”叶昭笑了笑。他是准备作为本场的“番外”登台的,时段则被安排在了最后,全部参与演出的人员结束以后。到时,不管是对他的出现感到惊喜的还是感到反感的,都不至于因此不爽,或是影响到后来者的发挥。

  休息室里聊天不大方便,两个人一块出来,站在楼梯间聊了起来。

  “等下打算唱什么歌?”渡边陆点了支香烟。

  “还没决定呢。”叶昭想了想,“到时想到什么就唱什么吧,随性一点。”

  “对了,”渡边陆笑道,“等到演出结束以后,可要记得在这边留个签名啊。到时,我就把它挂到俱乐部的墙上。”

  “比起我,”叶昭也笑,“渡边哥记得跟奥田桑他们也要个签名啊。拥有那样的实力,将来一定会走红的。”

  “说到这个,俊作君他们第一次在俱乐部演出完之后,我对他们说‘真是太棒了,感觉都要变成你们的粉丝了’,他们三个很兴奋,当场就为我签了名。”

  “哈哈。”

  正说笑着的时候,叶昭的手机响了起来。

  渡边陆慢慢收起笑容,指了指走廊的方向,表示自己暂且回避。善于保持适度的距离感,这一点也是渡边陆受到欢迎的地方。

  叶昭接起电话。

  “晚上好哦,叶君。”电话那头,坂井泉水的声音稍微带着一点孩子气的语调,听上去就知道她的心情非常不错。

  “晚上好……然后是下午好。”

  “下午好?”坂井泉水小小的迷惑了一下,随即笑道:“从现在开始,只要说‘晚上好’就可以了。”

  叶昭会意,“这么说来的话……”

  “……现在正相当惬意的看着东京上空的月亮哦。”

  叶昭能想象得出坂井泉水说这句话时轻轻颔首的样子。这个念头升起的如此自然,以至于让他觉得很奇妙,甚至是让他觉得有些惊讶。

  他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对她这些琐碎的小动作了如指掌的。

  “泉水姐回来很久了吗?”叶昭一边和她通着电话,一边不由自主的走出森永大楼,站在略显荒凉的巷子里,抬起头,天空中挂着一轮有些发白的张弦月。

  “昨天下午抵达的成田机场,稍微休整了一下以后,今天傍晚,今井小姐送来了不在日本的这段时间里积攒的信件,刚才闲来无事查看,在里面发现了叶君在白浜拍的照片。”说到这,坂井泉水的语气稍顿了一下,“然后,就稍微想要给叶君打个电话。”

  “谢谢,接到泉水姐的电话真是高兴。”叶昭不禁微笑起来,回想着在白浜的情景,问道:“那些照片如何?……不过先说好,拍得好看的全部都是摄影师桑的手笔,我就不‘贪功冒认’了。”

  如此坦率的言语让坂井泉水也跟着笑了起来。笑过之后,她稍微拖长了声调回答道:“比起照片的好坏,我比较在意的地方,还是那些照片里的场景,有些熟悉呢。”

  “我的记忆力不错吧?”叶昭以稍微有些得意的语气自夸道。

  坂井泉水没有回答。不过,他猜想她现在多半正无声地微笑着。

  于是,他故意问:“对了,难得去了欧洲那么久,泉水姐有没有带礼物回来啊。”

  “叶君这算是在要礼物吗?”

  “当然了。”叶昭大大方方的承认,“在礼物这方面,我向来就是贪心得很嘛。何况,还是来自泉水姐的礼物。”

  “就算这么恭维我,也不会有额外的好处哦。”

  “这可不是恭维,”叶昭看了看腕表,离俱乐部里的演出结束还有不到半小时,他又放松了一点,脱口道:“是真心话,很想收到泉水姐的礼物。”

  电话那头停顿了个两三秒,坂井泉水问道:“叶君现在在哪儿呢?”

  “京都。”

  “京都?”

  “嗯,演唱会结束以后,到这边来拜访一位地下时代的朋友,稍微留宿一晚。”叶昭说着,再度抬头仰望天空中那一轮有些发白的月亮。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