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君的心里,莫非是住着位少女吗?”

  筹备演唱会的时候,叶昭第一次将这首《大阪lover》在工作人员和乐手们面前进行了披露。那时候,担任和音的川岛美香先是沉默了一下,随即一脸纠结的看着他,说出了以上的话。

  在场的人里就属川岛美香跟他关系最好,说起话来也就最不客气,不过看其他人的反应,估计想要说的也跟川岛美香差不多。

  这时候,川岛美香还没有说过她曾经交往过大阪的男人,也曾像歌词里唱的这个女孩子那样,一次次往返在东京和大阪之间,怀抱着“想要成为大阪欧巴桑”的觉悟,去见那个曾经深深喜欢过的人。所以叶昭也就不知道这首歌某种意义上既是她曾经的内心写照。

  好在她不是那种为了过去的恋情纠结的人,就算听到这首歌,最多也就是让她稍微想起过去,随即又被立刻丢到一旁罢了。

  “呵呵……”叶昭干巴巴的笑了笑,“细节的部分就不要在意了嘛。”

  “不……就是细节的部分才要在意啊。”川岛美香完全不为所动,“这么少女心的句子,亏你写得出来。除此之外,这么生活化的歌词,感觉上,叶君莫非交往过大阪的女孩子?”

  美和小姐莫非交往过大阪的男人?

  这样的话也是叶昭想要问美梦成真的主唱吉田美和的。在初听到这首《大阪lover》的时候,那种如同有个人正举着一蛇皮袋那么多的狗粮站在天台上哗啦啦往下撒的感觉,强烈到让人忍不住怀疑这是吉田美和的真实恋爱经历。

  “那倒没有。实际上,我连大阪都只在确认演唱会场馆的时候去过一次。”发生这段对话的时候,还是在十月初。不过,既然决定把这首歌拿出来,叶昭绝对是已经想好了说辞。

  所以他从容解释道:“那时,从京都到大阪,在大阪难波站下车的时候,刚好看到了一对年轻的情侣,因为样子太幸福了,所以就稍微偷听了一会儿。至于歌词里的地标,全部都是在回到东京以后,从随手买来的大阪观光指南上看来的。”

  “这样都可以?”川岛美香纠结了一下,“真不知道是该夸你还是要怎样了。”

  “总之,如果是好话的话,我就全部都不客气的收下了。”

  “那如果是不好的呢?”川岛美香问。

  叶昭露出一个不失礼貌的笑容,“当然是原封不动退回去了。”

  ……

  因为吉田美和的唱功实在拔群,甚至可以说是唱功的顶点之人,所以美梦成真的许多歌曲,都带着“除了吉田美和谁都唱不好”的意味,尤其是那些留出了让吉田美和即兴发挥余裕的歌曲们。

  比如说《何度でも》和《朝がまた来る》这样的歌吧,在being的女歌手里,恐怕也只有大黑摩季这样的铁嗓(当然是在倒嗓之前)能够发挥一番,更不要提拿过来让叶昭唱了。不过这首《大阪lover》,在难度方面比上面列举的那两首要小许多,至少还能找到在哪换气的点。也正因如此,他才敢大着胆子把“魔掌”伸向美梦成真的歌。

  虽然都是情歌,不过和中野sunplza场那首稍微有点沉重的《こいのうた》相比,这首《大阪lover》实实在在是首节奏轻快活泼,很容易就能炒热气氛的歌曲,尤其当这首歌还是在大阪这个地方被唱起的时候。

  原曲被吉田美和唱的少女心满满,现在被叶昭所唱起的这个版本,是经过了稍微的改编以后的,除了编曲的改变,在和声的安排上也进行了重新的分配和调整。

  除了专门的和声人员之外,本场的乐手们也一齐参与了和声的工作,当标准语和关西腔的“喜欢你”被唱出,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观众们,立刻便找准了节拍,跟着拍起手来。

  全曲唱完以后,面对着台下热烈的观众,叶昭边笑边问:“刚才的曲子如何?”

  自台下反馈回来齐声的好评。有意思的是,有不少观众特意用大阪腔来对他喊“很棒”。

  “话说回来,”叶昭自己吐槽起了自己,“这种奇怪的歌词,会不会有种‘搞什么啊’的感觉?”那句“搞什么啊”,他特意用大阪腔说了出来。

  然后,不理会台下的反应,他自顾自说着,“之前彩排这首歌的时候,和声的川岛小姐,”叶昭回身指了指笑得一脸灿烂的川岛美香,“‘叶君的心里住着个少女啊’,这么对我说了。”

  观众席里发出一阵善意的哄笑。看这反应,不少人和川岛美香的想法差不多。

  “不过,”叶昭笑道,“虽然唱了这么甜的歌,我可没有lover在大阪啊。”

  正在这时,自台下传来一个“最喜欢akira桑了!”的女声。

  “啊,”叶昭露出一个有点得意的表情,故意道:“现在的话,已经有了哦。”

  自场内的女性观众那里,传来一阵被“撩到了”的悲鸣,随即,排山倒海般的“最喜欢!”“喜欢!”“结婚吧!”传到了叶昭这里。

  ……

  演唱会在这个小插曲之后继续有条不紊的往下进行着,直到作为收尾歌曲的《fly》唱完,叶昭放下吉他,和乐手们一齐退下舞台。

  不久之后,前面观众们合唱《虹》的声音,飘到了后台。

  “您粉丝会的人还真是了不起啊。”工作人员又一次感慨道。这句话在昨天的安可的时候,叶昭已经听过了一次。

  不过,就算这样,他也还是点点头,回答了一句“是啊”。并不是在敷衍工作人员,而是他自己也打从心底里觉得粉丝会的人真的很厉害。

  东京的场次离得近也倒罢了,为了能够让大阪场这边的应援也能够顺利进行下去,也好让叶昭能体验到“观众的热情”,粉丝会的组织者竟然特意从东京来了大阪,在场外将同样的应援指南分发给了大阪场的观众。

  叶昭自个儿从来没追过星,只听说过粉丝圈里有组织有纪律,为了偶像能从天南飞到海北,现如今,竟然也有人为了他做到这个程度,真是让他在十分感动之余,决定成立官方粉丝会的事一定要尽快实现。

  ……

  当天的演唱会结束以后,回到后台,叶昭和工作人员与乐手们再度开了一次小小的总结会。大阪的这两场,长户大幸并没有过来,而在有了之前的经验,彼此之间的默契度也上涨了以后,今天的这一场可以说是表现的非常好了,所以总结会也没什么特别需要自我批评或是批评别人的地方。

  短暂的总结会结束以后,一行人等接着前往早已预约好的关西料理店,放开手脚大吃大喝了一番,当然,还是只有叶昭自己牢牢坚守着不喝酒护嗓子的原则,捧着茶杯笑眯眯的看着别人吃喝玩乐,“和蔼”的不得了。

  大阪场正式宣告结束后,当晚众人在大阪留宿了最后一晚,乘坐第二天上午的新干线返回东京。不过,在这个返程回京的大部队里,唯独缺少了一个人。

  在这一行人出发之前,叶昭已经先一步离开酒店,去和渡边陆夫妇会合,三人一道乘上了前往京都的近铁电车。要论速度的话,从大阪到京都,乘坐jr电车要更快一些,不过既然三个人都闲来无事,就选择了这条慢一点,稍微绕一点远路的铁道。

  演唱会结束后的第二天,叶昭刚好有一天的假期,于是在之前一起逛大阪,渡边陆提出邀请他之后到京都去玩的时候,他立刻就答应了。

  “上次到俱乐部去的时候就想好好招待你一下的。”行驶的电车里,渡边陆和他闲聊着。

  “是啊。”叶昭把视线从在车站前买的杂志上收回,看着他回道。“对了,今天的俱乐部应该有演出吧?”

  “今晚八点三十分到十一点之间有一场。”渡边陆的俱乐部在每周的周一和周四不营业,周五和周六则接连演出两场。除了俱乐部之外,他还在森永大楼额外经营了一家摇滚主题餐厅,两边的生意似乎都不错。

  话说回来,不管是在东京的地下音乐圈,还是如今回到了京都,渡边陆都游刃有余。

  ……

  在花开的时节度过鸭川,为了相遇而出发吧。

  在可以看得到鸭川的料理店里,渡边陆做东,三人一起吃了午饭。饭后,又一道乘上出租车,在京都游玩了一番。

  这座千年古都,就算不去追逐某一处名胜,仅仅是在街道上漫步一番,都别有风味。

  傍晚时分,三人一道回到了渡边陆夫妇在京都的住处。

  那是一座传统的和式房屋,虽说从外观看上去古色古香的,但是内里的装修风格却全都是西式的,会客室里铺着的也不是榻榻米,而是柔软的地毯。不管是渡边陆还是朝仓直子,显然都更加喜欢西式的风格。

  朝仓直子为他们送上红茶和长崎蛋糕,稍坐了一会儿以后,她起身前往厨房开始准备今天的晚饭。渡边陆带叶昭去了他收藏唱片的房间,向他展示自己这些年来的成果。看着那满满的一屋子唱片,让叶昭不禁联想到自己前世守着的那间唱片店。

  “如何?”渡边陆不无得意地问道。

  “真是完美。”各种方面都是。

  叶昭本以为晚餐也像这房子的装修一样是西式的,不过意外的却是传统的和式晚餐。看来,和房子装修风格的改变比起来,饮食的口味没那么容易调整。吃了一块炖牛肉,叶昭一边感慨着这些事,一边情不自禁称赞道:“这个口味真是恰到好处!”

  心中甚至有些羡慕渡边陆,竟然娶了这么贤惠的妻子,得以时刻享受这样的好厨艺。

  朝仓直子脸上洋溢着笑容,“谢谢,能合叶君的口味就好。”作为家里的女主人,能被客人称赞房间整理的整齐,厨艺高超,都是能够令她们感到高兴的事。

  晚饭结束是在晚上的七点三十分。渡边陆到楼上换了衣服,和朝仓直子道别:“我和叶君到俱乐部去了。”

  “路上小心~”朝仓直子虽然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不过,也许是这种对话太过家常,倒叶昭莫名觉得,如果只有渡边陆一个人的话,这句话一定是从厨房里飘出来的。

  在经历了长久的交往,并最终走向婚姻之后,这两人之间已经成为拥有了那种最自然的夫妻关系。

  渡边陆在离开东京时处理掉了那辆二手丰田佳美,在京都,他开着一辆相当气派的黑色凯迪拉克轿车,看到他的车子,叶昭故意道:“真厉害啊,不愧是京都的地主。”

  “去你的。”渡边陆笑骂,“你赚的版税,足够你买好多辆了吧?”

  叶昭笑的很皮,“这不是还没买嘛。羡慕没有到手的东西是很正常的。”……连驾照都没有呢。

  来到俱乐部的时候刚八点,虽然是个小小的俱乐部,不过各项设施都很完善,也有供内部人员走的特殊通道。两人从大楼背面进去,后台里,已经有乐手在待机了。

  见到叶昭和渡边陆一起出现,乐手们的神情相当意外,显然无法把他们两个人联系到一起。叶昭成名以后,渡边陆从未在人前说起过两人之间的渊源。

  “晚上好。”叶昭和几人鞠躬打招呼。

  “哦……晚上好。”乐手们也向他还礼。

  渡边陆也和乐手们打了招呼,带着叶昭进了休息室。

  “等下的演出,你要不要上去玩一下?”从抽屉里拿出一盒七星,渡边陆点了支烟,提议道。

  “要是不给渡边哥添麻烦的话,当然可以了。”

  “比起添麻烦,等下观众们要是看到你,也许会吓一跳呢。”

  “希望不会觉得我破坏气氛就好。”叶昭笑了笑。倒不是他故意这么说,只是,地下乐队活跃的俱乐部里,他一个出道的歌手跑上去玩,虽然对一部分观众来说可能是惊喜,但是对那些专门为地下乐队捧场的观众来说,可能就觉得很讨厌了。

  渡边陆当然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放心好了,大家都很温柔的。”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