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

  “……果然,好帅啊。”前田凉也持着摄像机,从头到脚扫过菊池宏树,以略带羡慕的语气如此说道。但那种羡慕,就像是憧憬能够拥有某台线条漂亮的摩托车那样。

  “帅?”菊池宏树有一瞬的诧异。转而,一阵难以言喻的深刻悲哀涌上心头。

  “はい~ok!”

  ……

  “选在黄昏时分来拍这一场,真是再好不过了。”喊了停以后,叶昭从口袋里取出手帕,将刚才“演技爆发”顺利流出来的眼泪擦掉。

  “怎么讲?”

  “怎么说呢,黄昏的时候,很容易就会感到一阵莫名其妙的空虚感。面对着这样的空虚,又代入‘菊池宏树’这个角色,入戏也变得容易多了。如果是早晨的话,要哭出来就要麻烦多了。我就算是在暑假结束的前一天早晨,也完全不觉得悲伤。”

  “因为你是在开学第一天的早晨唉声叹气的类型?”堤幸彦调侃他。

  叶昭摇摇头,“我才不会因为不想念书唉声叹气呢。”

  ……

  伴随着最后一声“はい~ok!”自堤幸彦嘴里被喊出,在演唱会开始的前一周,用时三个月之久的电影拍摄终于全部宣告了杀青。

  工作人员送上早已准备好的花束,叶昭也把属于堂本刚的那份礼物送给了他。虽然杰尼斯的肖像权麻烦得很,不过在确定不会进行公开的情况下,堂本刚的经纪人还是允许叶昭拍了几张,所以在这本相册里,也有堂本刚的出镜。

  “等再过个十年或者十几年那么久,她们都已经变成大人的时候,要是能拿出来发行就好了。”叶昭眯起眼睛。

  “现在就想到那些,会不会有些远?”堂本刚翻着相册,和他闲聊着。

  “虽然听上去很远,其实还是非常近的。不过,稍微有些遗憾的,是里面你的照片不能公开发行。”

  “是的……不过这也没办法。”

  “所以到时,大家如果真的买到了这本写真书,就只能看到总是待在女孩子旁边的我了。”叶昭毫不避讳的开着无聊的玩笑,“说不定,会被她们的粉丝当做是心存不良的家伙,把我的相片单独剪下来钉在飞镖靶心上,然后在当年登上最讨厌的有名人榜单前三位。”

  “听上去稍微有点可怜呢。”堂本刚笑着说。

  写真书的发表或者登上最讨厌的有名人榜单,这都还是些不太实际的东西。要说什么最实际,首先是叶昭人生中参与制作的第一部电影终于走完了最重要的一步,虽然在那之后还有剪辑、配乐、后期等等各种各样的工序,这些工序结束以后,也还有联系电影发行公司进行院线配给、以及电影宣传等等各项事宜。

  这种时候就知道抱住电视台大腿的好处都有啥了,制作委员会里绑定了ntv的情况下,这些原本很麻烦的事都可以被分担,对于懵懵懂懂的新人来说,实在再好不过。

  至于什么蛋糕要分给别人吃之类的……想要独吞,也得等到有那么好的胃口才行。在一个等级森严,自成一系的娱乐圈里混,那种想当然的独揽大权,除非永远都不去触及更加高的地方,否则妥协都是必须的。

  势力强大如周防郁雄,即使建立起艺能界最庞大的帝国,也到不了一统江湖的地步。

  ……

  在川本真琴的出道单曲《爱の才能》发售的第三周,她的排名再度上升,从第二周的第十九位爬到了第十四位,销量也小升了两千张,卖出了三万一千余张,累计销量接近九万张。一个新人的出道单曲,能够走出这么妖孽的走势,川本真琴这个名字顿时备受瞩目。等到起用了她的单曲主打的广告在十月底正式播出的时候,料想必定会让她的声势达到顶点。

  而在这时,由索尼发行的音乐杂志《what’s in》上面,也十分配合的登出了关于川本真琴的小专访。在里面,详细介绍了她是音乐短期大学的“科班出身”,不仅吉他技术优秀,还弹得一手好钢琴,早在出道前,就已经创作了几十首原创作品。

  除此之外,还有关于她是如何与叶昭相遇,以及对于出道单曲的一些想法之类的,总体来说,算得上是现阶段最能全方位了解她的一篇专访。

  在普罗大众眼中,对于公众人物的窥视欲从来没有断绝过,或者说,八卦之火始终常燃在他们心中,所以,在无法方便快捷的查看歌手资料的年代,这样的小访谈向来备受欢迎。

  在川本真琴的名字渐渐变得响亮了一些的时候,她的第二张单曲也被立刻提上了议程。对歌手来说,收歌和发行唱片向来是不断持续着的,并不是说决定了要在某个月的某一天发行新单曲,之后再临时找词曲作家写歌、进行歌曲录制以及联系宣传。

  站在歌手背后的制作团队,就在歌手本人潇洒的度着假的时候,替他们进行着这一系列的事情。

  不管她的出道单曲到底能卖出多少,在签了三张唱片制作协议的情况下,就算她的第一张单曲大卖三百张,第二张单曲和首张专辑也还得继续下去。

  只不过,如果真的出道暴死的话,后面两张唱片的待遇也绝对会降到最低。就像现在,她的出道如此顺利的情况下,索尼那边也是迅速跟上,早早表示会准备tie-up给她。

  索尼唱片财大气粗,资源丰富,他的厉害之处不是能拉到资源,而是他自己就能生产资源。不算游戏、广告,每年仅仅是由索尼投资制作的动画就有几十部,而这些动画的主题曲也全部都由索尼旗下的歌手内部消化掉。

  充足的资源能够让他们有足够的底气源源不断推新人,哪怕新人是赔钱货,也能让他们多赔上几次,才彻底放弃掉。

  从这点来说的话,索尼似乎稍微有那么点“冤大头”的味道。不过,一旦某个歌手被成功推起来,索尼就会立刻开启压榨模式,直到把这个歌手压榨到过气。包括原本的历史轨迹里的川本真琴,就是在出道即爆红以后,被索尼榨到宁可解约转到地下。

  这也是为什么索尼虽然这些年一直能够持续推出有话题度的新人,但是从来没有一位天王或者天后的原因。因为索尼对旗下歌手的规划,真的是乱七八糟。

  ……

  “叶昭桑你好,秋天的气氛已经非常浓厚了,最近有什么可以推荐的在秋天听的歌曲吗?”

  “……秋天的歌曲啊,我每到秋天都会一个劲儿听中岛美雪前辈的歌曲,被美雪前辈歌词里的寂寥深深打动着。”

  广播开始直播之前,先插入了一份投稿。

  “那么,晚上好,这里是叶昭的群青之心俱乐部。今晚的嘉宾,”叶昭语气一顿,“川本小姐,请和大家打招呼吧。”

  “这里是川本真琴,晚上好。”

  《叶昭的群青俱乐部》到现在为止刚好录制第三期,第一期的嘉宾是yuki,第二期的嘉宾是通过文化放送那边联络到的某位资深编曲人、吉他演奏家,到了第三期,赶在资生堂的广告播送之前,川本真琴的声势开始回落的时候,叶昭便自带家(嘉)属(宾),把川本真琴叫上了。

  “……嗯,就是这样,我第一次见到川本小姐的时候,她留着和自己完全不相称的发型,非常投入的在演奏键盘。之后我们两个在后台又见了面,这时候的她看上去真的……普通。”叶昭笑了起来,“感觉上、气场什么的完全消失了一样。”

  “因为我本来就没什么气场嘛,要说叶昭桑感受到的那种气场,也一定是来自舞台上另外的人的。”川本真琴谦虚道。

  “没有那回事,上次和你在popjam一起演出的时候,站在后面,不禁有种‘啊~真不愧是!’这样的感慨。……先说好,这可不是吹捧啊。”

  不管是不是在商业自吹,总之在提起话题的时候,绝对不能承认是自卖自夸。

  ……

  “……然后是来自山梨县笔名叫‘一千把小提琴’的听众,”

  “‘叶昭桑你好’,你好。”

  “‘马上就是叶昭桑的初次演唱会了,不过已经公布的东京场和大阪场的门票我都没能得中’,……是嘛,这个真是遗憾。不过最终场的日比谷野音还没有正式开票,还是有机会的。”叶昭隔空和这位‘一千把小提琴’对话着。

  “‘所以现在,想要问叶昭桑,这次的演唱会,有没有准备什么特别的企划呢?’”

  “诶~特别企划啊,”叶昭笑了起来,“既然是‘特别企划’,这个绝对要提前保密才行的啊。”

  “那除了不能说的部分,也稍微透露一点能够说的部分吧?”川本真琴帮腔道,“说真的,我也稍微有点好奇。”

  ……可是我明明就送了你大阪场第二天的关系者票啊。叶昭在心里默默想道。

  真正的关系户们,想要来看演唱会,直接去接洽being就行了,落到叶昭手里的这几张关系者票,就是那种比较亲密的私人票。

  不管是中野还是大阪,叶昭拿到的都只有区区四张门票,只有最终场的日比谷野音,稍微享受了一点作为歌手的优待,拿到了六张门票。

  中野那四张紧凑的关系者票,拿给了藤彩子两张,仲间由纪惠一张,余下的最后一张,叶昭送给了曾为他发行过地下单曲的地下厂牌阿波罗唱片的荒川和史。叶昭的歌手之路是从阿波罗唱片开始的,作为生涯的首场演唱会,他立刻想到了将他带上这条路的荒川和史。

  大阪的四张,则先是寄了两张给渡边陆和直子小姐,又送了川本真琴一张,至于最后一张,则被织田哲郎的爱徒相川七濑收入囊中。

  相川七濑不是叶昭的粉丝,虽然有着同一位老师,不过唱片公司不同,也不是同期出道,基本上除了第一次带川本真琴去见织田哲郎的时候见过那一次,说了几句话,中间的这几个月里,就算偶然在找织田哲郎的时候遇到她,也只是点个头的事儿。

  这么生疏的关系,却还要留一张门票给她,就是因为川本真琴的关系了。这两个女孩子之间的关系进展迅猛,不亚于全速行驶的新干线nozi,川本真琴既然要去看演唱会,去的地方又是相川七濑的老家关西,自然不能忘记自己的好朋友。

  至于最终场的日比谷野音,不用提,准备全家过来捧场的老爹老妈外加那个整天嫌弃他不争气的妹妹,这三张绝对要先留出来。至于另外的三张……到时候再说吧。

  ……

  广播结束以后,叶昭和川本真琴既没有各自打道回府,也没有找个什么地方吃吃喝喝,而是一道前往了位于涩谷区的索尼旗下的录音室。

  他们要抓紧时间,决定出新单曲的主打歌和c/w曲。

  在第二张单曲的选歌上,冈崎忠夫提出的参考意见,是延续第一张单曲的配置,由叶昭提供主打曲,川本真琴负责c/w曲。这种由前辈或者老师带领,从提供主打到合作作曲再到最后独立作曲的模式,是乐坛许多创作歌手惯用的模式。

  对叶昭来说,要拿出一首热门歌曲简单得很,只要考虑着川本真琴的风格然后挑选合适的曲子就好了。所以他就自然而然的发作了一把拖延症,先把主打歌放到一边,先和川本真琴一起,从她这几年写的存货里挑选一首合适的c/w。

  借了一间空闲的录音室,只有叶昭和川本真琴两个人的时候,她从包里拿出一小沓手写的曲谱。

  “这都是我比较自信的。”川本真琴把谱子递过去。

  “创作力还真是旺盛啊。”叶昭接过来,一边哼着旋律,一边轻轻颔首。

  这一小沓曲谱里的歌曲,都是词曲都已经填好了的,至于质量,则有好有坏,不过让叶昭有印象的曲子却完全没有。叶昭翻着曲谱,突然发出一声轻轻的:“咦?”

  “怎么了……啊!”川本真琴双手合十,有些抱歉的说:“实在不好意思,不小心把只写了一半的曲子放进去了。一定是整理曲谱的时候不小心掺进去的。”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