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彩子的话让叶昭的脸顿时僵硬了。

  没有理会他的异状,藤彩子自顾自露出微笑,静静看着他,似乎是在等待他的回答。

  叶昭不愿去思考那笑容与目光里所包含的意味。

  他试图开口说些什么,不过此时此刻,他的脑袋里有点轻微的混乱,考虑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巧妙的回答。只是下意识跟着重复了一遍:“女朋友……”

  奇妙的是,在这个窘迫的空档里,他还有余裕在心里想,原来被当面质问,是这样的一种感觉啊。

  “叶君把所有的事都考虑的那么周到,那么,女朋友又是怎么安排的呢?”藤彩子犹如自虐般的说道,“莫非,叶君打算让我这样的女人和你的女朋友坐在同一场演唱会的现场?”

  “不……抱歉。”叶昭无话可说。

  “我可不是为了听叶君向我道歉才提起这些的。”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咄咄逼人,藤彩子把稍微前倾的身体往后退了一点,“当然,叶君你也用不着对我道歉。”

  藤彩子寂寞的笑了一下,说出的话像是扎进心口的碎玻璃片,“……说到底,我们也不是需要相互道歉的关系。”

  “对不起。”叶昭和她对视了大约两秒,有些羞愧的移开了视线,茫然的盯着架子上那把津轻三味线。

  一直以来,他都在以轻视的态度对待和藤彩子的交往。并非是轻视藤彩子本人,而是轻视这段关系。

  相差极大的年龄,复杂的关系,以“欲”联结的相处,让他从一开始,就怀抱着一种“终有一日要下地狱”的心态,带着背德感与她交往着。

  害怕无法抽身,所以牢牢守着自己所谓的底线,害怕打破现状,所以也从不去探究藤彩子的心事。并且理所应当的,认为藤彩子的想法也是如此。

  所以,他才会毫无障碍的开始了和仲间由纪惠的交往。甚至在他的心里,就算藤彩子告诉他自己有了男友,他也没有资格、没有理由觉得那是不可以的。

  可是现在,当这些“理所应当”的事真正发生以后,他突然意识到,事情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复杂太多。

  ……

  午餐藤彩子如同约定的那样,为他煮了茶碗蒸。除此之外,还有香煎牛排和松茸饭。藤彩子精湛的厨艺,让每一道菜不管是看上去或是吃起来都是那样的美味。

  ……拥有这样的才能,就算是主厨的工作,也一定能轻松胜任吧。如果这样说的话,气氛不知道会不会稍微活跃起来。

  不过,不管是叶昭还是藤彩子,都只是默默地吃着面前的饭而已。一种微妙的气氛弥漫在两人之间,但那种气氛既不是气愤,也不是悲哀,甚至连不愉快都称不上。可就是这种未明的微妙气氛,反而让人觉得更加难熬。

  “啊……”

  午餐快要结束的时候,藤彩子忽然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叹息。

  “怎么了吗?”

  叶昭放下筷子,以探究的视线看向她。

  藤彩子指了指茶碗蒸,“我忘记放白酱油了。”

  “没关系,就算是这样也很美味。”叶昭立刻回道,此刻藤彩子的声音在他的耳朵里,从未有一刻如此动听。

  “可是,”藤彩子看着他,“我是因为想要用白酱油煮茶碗蒸,才邀请叶君过来的。”

  重新陷入窘迫的叶昭灵光一闪,“对了!那个……如果不介意的话,请再煮一份给我吧?”

  “不过,叶君差不多已经吃饱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叶昭似乎从藤彩子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点恶的小火花。来不及细想,他用力点点头,“没关系,彩子桑煮的茶碗蒸,是放在另一个胃里的。”

  迫切想要抓住一切能够缓和气氛的机会的叶昭,不假思索的表示要再补一份放了白酱油的茶碗蒸。藤彩子进了厨房,大约二十分钟左右以后,有些为难的告诉叶昭,“因为材料准备的稍微多了一点……叶君不介意再多吃两份吧?”

  只是小小的茶碗蒸而已,叶昭爽快答应下来,“当然不介意。”

  于是,一式三份茶碗蒸被盛在托盘里端出来,整整齐齐摆在叶昭面前。

  开吃之前,叶昭感慨道:“话说回来,彩子桑这里竟然准备了这么多做茶碗蒸的茶碗吗。”

  藤彩子在他对面坐下,“因为偶尔会请朋友们到这边聚会,所以,各种各样的东西都要多准备一点。”

  “原来如此。”叶昭随口附和道,拿起调羹,“那么,我开动……不过,这一杯的颜色好像有点奇怪。”看了看藤彩子,她正一脸期待的看着他。被她这么看着,叶昭不疑有他,铲起一勺蛋羹,放在嘴边吹了吹,吃了下去。

  “咳、咳……”蛋羹入口的一瞬间,辛辣的味道在口腔里炸裂,浓郁的气味自口腔杀向鼻腔,最后攻向眼睛,让叶昭睁不开眼,只能任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下。

  丢下调羹,抬起胳膊拿袖子擦着芥末之泪,抓起面前的水杯咕咚咚灌下大半杯凉水,终于平复的差不多以后,他苦着脸看藤彩子,“这个……”

  “实在不好意思!”藤彩子双手合十,“应该是我放调料的时候不小心放错了。”虽然她的道歉很诚恳,不过,这个怎么看都绝对是故意的吧?是吧?

  不过,叶昭也只能在心里腹诽而已。腹诽完以后,看着面前的加料版茶碗羹,有些为难的商量道:“这个,可以不吃了吗?我对芥末有点苦手……”

  藤彩子一脸他问了奇怪问题的表情,“就算叶君很喜欢吃芥末,放了芥末的茶碗羹也绝对不能再吃了啊。”说着,顺手撤走了他面前那杯挖了一口的茶碗羹,把第二杯放到他面前,“这是我的失误,不好意思。不过,因为调料是分开放的,另外的两杯应该没有……”

  看这样子,好像真的只是无心之失而已。

  不管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叶昭暂时收起怀疑,仔细打量起了面前的第二杯。从表面来看,完全没有异常。非常、非常的正常。

  人和人之间还是要有信任的……叶昭喉结动了一下,拿起调羹,挖起一勺蛋羹。经过充分放置的蛋羹温度已经刚刚好了,他把蛋羹放进嘴里。

  “唔……”叶昭皱起脸,捂住嘴巴,强忍着吐出来的冲动勉强咽下去,自己的水杯已经喝空,直接拿起藤彩子那杯还剩下一半的水大口喝了下去。

  盐的杀伤力比芥末要轻一点,让他可以立刻开口抗议,“彩子桑,绝对是故意的吧?”

  藤彩子的笑容风情万种,可惜这万种风情里,不管是哪一种都带着点使坏的意味,“这个,我忘记已经放过盐了,所以又多加了一次。不好意思哦。”

  这个发苦的咸度,绝对不是“多加了一次”的程度吧?被连续捉弄两次,就算是傻瓜也该知道这是藤彩子在借着茶碗蒸“惩罚”他。

  可就算知道了,叶昭又有什么办法呢?理亏的人是他,做了错事的人是他,就算藤彩子不用这种方式,直截了当拿出一管芥末挤到米饭里让他拌饭吃,他也得至少先捏着鼻子来上一口,才能一边哭着一边向她求饶……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