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叶昭桑的运气还真是好啊。”

  “话是这么说,我在商店参加抽奖的时候,可从来都没有中过哦。”把衬衫的袖口折起来挽到手肘处,叶昭抬起头,笑眯眯的回道。

  上午九时的太阳,为他的眉梢和眼角都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就算是和他合作了许多次,已经对这张脸和这个人熟悉不已的工作人员们,也不禁在心里感叹一句“卡阔以!”。

  之所以工作人员会说出他运气很好的话,是因为在前一天的晚上,天气预报突然报道了第二天会下雨。如果下雨的话,那么拍摄行程就无法继续进行,只能在富浦继续停留下去。

  不过,虽然当天夜里乌云密布,甚至飘了些许细碎的雨丝,但是到了清晨的时候,天空却奇迹般的放晴了起来,实时发布的天气预报,也将那块雨云彩稍微向后挪了一点。

  于是,他们便从富浦的度假酒店出发,来到了叶昭口中所谓的“梦中之地”白浜。

  “照那个说法来的话,叶昭桑就是所谓的‘晴男’了吧?”

  晴男并不是说他是个很阳光的人,而是说他拥有那种只要和他一起出去,即便天气不好也很快就能放晴的体质。与此相反的,则是那种只要一起外出就会碰上下雨的“雨男雨女”们,比如某位走到哪儿下到哪儿的狮子王。

  “那就不知道了,之前的时候完全没有暴露过这方面的特质。”叶昭道,“也许那是昨天夜里金子小姐晴天娃娃的功劳。”

  金子小姐指的是随行的化妆师金子美雪。昨天晚上,在看过天气预报以后,金子美雪特意用白手帕做了个晴天娃娃挂到了酒店的窗前。

  “老实说,看到晴天娃娃的时候,不觉得可怜吗?”道具师野田冷不丁插话道,“我觉得那个真的太诡异了,就像是在上吊一样。不明白为什么要用它来祈祷晴天。”

  “真是失礼呀,野田桑!”金子美雪皱起眉。

  不过,被野田这么一说,叶昭再想想那个脖子上拴着绳子吊在窗前的晴天娃娃,也莫名感到了一阵诡异……莫非这是所谓的献祭吗?还是如果不放晴就死给你看?

  ……

  上午的拍摄进行的很顺利,如果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地方,大概也就是在移动中的时候,叶昭不时会提出一点工作之外的私人请求,拜托摄影师铃木为他在某些地点拍摄照片。

  不必说,这些被他额外关注的地方,就是与记忆中坂井泉水寄给他的照片里相似或是完全重合的地方。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件值得夸耀的事,他在记忆风景或是街道的时候相当在行,只要看过一次,故地重游的时候就能立刻认出。……虽然即使如此,他的方向感还是完全没救就是了。而且因为过分相信自己记忆街道的能力,时常靠着记忆沿途的建筑物,怀揣着“只要这么原路返回就可以”的坚定信念,然后义无反顾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

  至于为什么要特意在坂井泉水拍过照的地方拍照纪念,叶昭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出于怎样的一种心态。也许仅仅是为了好玩,想要让坂井泉水看到他寄去的这些照片的时候会心一笑,转而想起她曾在这里度过的时光。

  也许,他就只是单纯想要走一走坂井泉水曾经停下过脚步的地方,然后在见面聊天的时候,和她说起这些事,不带任何目的。

  虽然他也不明白这样做的意义在哪里。

  ……

  南房总市仅有四万人左右的常住人口,又并非是外来的游客们青睐的去处,即便是在最为爆满的旅游旺季,也难以出现那种人挤人车塞车的壮观场面。

  拍摄宣告结束以后,在工作人员们忙着收拾器材的时候,叶昭看了看手表,时间刚刚过来十一点钟,于是提议道:“马上就是中午了,不如在这边吃过午饭,之后稍微闲逛一下,傍晚之前再回东京吧?”

  他是这次南房总之行的主角,虽然不能说他最大,但是他的意见绝对是最重要的,反正接下来也没什么紧要行程,工作人员们也乐得在这里放松一下,也就都答应了。

  如同坂井泉水告诉过他的那样,南房总市以渔业为主,当地的小酒馆里也多是丰富的鱼料理,叶昭和工作人员去的那家小店,老板娘的丈夫便是渔民出身。

  白浜的道路很窄,虽然很窄,但还是对向行驶,他们去的这家小酒馆的门口也很窄,虽然入口很窄,但是里面也……还是很窄。总之,算上叶昭不过刚好七人的一行人,竟然搞出了一阵“浩浩荡荡”的架势,一下子便把小店的空间占掉了一半。

  老板娘身穿白色的围裙,年纪大约六十岁上下,卷曲的头发,发根处稍微有些发红。上了年纪的人不怎么追星,所以并不认得叶昭是谁,但是这样前簇后拥的架势,还是让她隐约知道了他的职业,问道:“小哥是艺人吗?”

  叶昭翻着菜单,“是的,太太。”

  “太太?”老板娘眼周泛起皱纹,微笑道:“小哥的嘴巴真甜啊。是演员吗?”

  “是歌手哦。”

  “歌手啊……这么英俊的长相,我还以为是演员呢。”

  叶昭笑眯眯的和老板娘说着话,直到不久以后,老板娘的儿子回来,看到坐在店里和老板娘聊得热火朝天的叶昭,有些惊讶和意外的脱口而道:“叶昭桑?!”

  直到这时,老板娘才在儿子的解说下,知道了正和她聊着天的,这个被她以为是哪个新人歌手的小伙子,就是现在最当红的歌手。

  不过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最多就是感到有些惊奇而已。

  打个比方来说的话,在东京的年轻人眼里,叶昭就像是上野动物园里的大熊猫,年轻人们疯狂喜欢着熊猫,想要抱熊猫、摸熊猫、甚至跑到上野动物园去当熊猫饲养员。

  但是在白浜的老板娘眼里,叶昭可能更像是在白浜的街头出没的流浪猫和流浪狗,虽然猫和狗也很可爱,她见到猫和狗的时候也会打招呼或者顺顺毛,但是也仅此而已,绝对不会像见到熊猫那样狂热。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