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我来为她的新单曲拍摄封面?”

  “是的。听这个语气,好像我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似的。”

  “不是‘好像’,而是‘的确如此’。”录音室里,福山雅治在叶昭对面的沙发坐下,随手拿起旁边的一把木吉他,即兴弹奏着,“虽然收到这样的邀请很高兴,不过,我不是专业的摄影师,就这么答应的话,未免有些轻率了。”

  “话是这么说,不过福山桑一直对摄影兴趣浓厚,也学习过拍照的技巧吧?”叶昭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接了当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老实说,川本小姐马上要出道了,作为我第一次担任制作人的歌手,我当然希望她的成绩能亮眼一些,所以能做的事都想为她做一下,邀请福山桑为她拍摄单曲封面,也是为了制造一些话题度。”

  福山雅治想了想,“川本小姐的演出录像带,叶君上次也送了我一份,确实是很有才华的女孩子。”

  “所以嘛,就请福山桑也来帮忙吧?”叶昭劝诱道,“而且,福山桑不是打算从明年开始休止音乐活动专心学习摄影吗?在那之前,这么拍一张相片,也能让大家明白,福山桑接下来要追求的到底是怎样的东西。”

  “唔……”福山雅治沉吟了一下,“答应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福山雅治挑了挑眉,“如果答应的话,有没有什么好处?”

  “当然是……请客吃饭咯。”叶昭迅速回道。

  福山雅治一脸嫌弃,“只有一顿饭就想要收买我?”

  “一顿不行的话,两顿也可以啊。”

  “……”

  甭管是一顿饭还是两顿饭,总之,叶昭还是成功的把福山雅治拉进了川本真琴的出道计划里,为她之后的首张出道单曲,增添了一份重量级的话题。至于公司方面,因为只是友情拍摄唱片封面,并不参与单曲的制作,所以牵扯的东西很少,在知会了amuse方面,又口头告诉了川本真琴的执行制作人冈崎忠夫以后,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有意思的是,川本真琴的出道单曲《爱の才能》,和福山雅治的新单曲《message》竟然同时在十月二日那天发行。当然了,一个是刚出道的小透明,一个是在影视和歌唱方面都毋庸置疑身处超一线的明星,什么冲突啊对打啊之类的那是完全不存在的。

  在叶昭看来,川本真琴的出道单曲初登场的第一周能够打进前十……哦不,前二十,就已经是奇迹了。至于后续,能够凭借后劲进到榜单前十名,就算是相当好的开局了。

  毕竟年代不同,现在还不是后世那种初动定胜负,第一周就卖出全部销量的百分之七十五以上的时代,口碑和后续的宣传以及话题度,都能够带来无数奇迹般的可能性。

  ……

  在十月份,不仅有川本真琴的出道单曲,福山雅治暂时告别乐坛前的最后一张单曲,在十月十日那天,还有叶昭的首张专辑要发行。

  在选曲方面,这张专辑收录了《虹》、《winter,again》这两张百万级的单曲,还有《歌手的情歌》这张即将迈入六十万级的单曲。虽然听上去有单曲销量折半的嫌疑,但是鉴于《歌手的情歌》是张“准先行单曲”,这个成绩也已经不错了。

  至于什么张张单曲破百万,这样的事想着玩玩倒是可以,想要成真,还是算了吧。想要成为顶级的歌手,仅仅是单曲销量好是不行的。单曲的销量反映的是一种爆发式的人气,想要看看那些人气是否能够积淀成今后在乐坛持久十几年甚至更久的,还是要看专辑的销量。

  如果去看历史榜单总销量,会发现排在前面的歌手们,他(她)们的单曲和专辑的销量是很均衡的,甚至不少歌手的专辑总销量要高于单曲总销量。

  在已经收录了两张百万级别单曲,一张六十万级单曲的情况下,叶昭并没有把后世的名曲神曲一股脑全部搜刮进这张专辑,而是选择了一些质量不错,但并非那么热门的曲子填充进了专辑。

  对于专辑这串“葡萄”来说,既不能先把最好最甜的一口气吃光,最后面临无曲可用的局面,也不能先把最不好最涩的那部分先用掉,在初期先把口碑败完,最佳的搭配方式,莫过于这种神曲热门曲和好听的曲子相结合的方式了。

  除了预定收录的这三张单曲之外,这张单曲还收录了由坂井泉水重新进行了填词的那首来自猴子把戏的《fly》,蓝心解散后甲本浩人和真岛昌利重组的那支名叫the high lows的乐队在2000年收录的专辑曲《青春》、来自spitz乐队2007年发行的单曲《群青》、作为电影《听说桐岛要退部》主题曲,由高桥优在2012年发行的单曲《太阳还会升起》……等等共计十首的歌曲。

  在这些曲子里,有两首值得特别一提的曲子。第一首当然是得到了坂井泉水帮助的《fly》,到底是国民级的乐队主唱和作词家的作品,光是那个名字被印到歌词本上,能说明的东西就已经很多了。

  至于第二首,就是那首将作为电影主题曲的《太阳还会升起》了。本来作为一部电影预定的主题曲,制作成单曲主打发行,似乎才更合适一些。不过,叶昭却偏偏想要反其道而行,提前将这首歌曲放进专辑披露,并且堂而皇之在歌词本里印上《听说桐岛要退部》主题曲的说明。当然,这个做法不是他“任性”,而是他突然想到了另外的点子来“玩”这首歌。

  ……

  随着专辑发售时间越来越近,录音也全面宣告结束。除了作为专辑曲新收录的那七首歌曲之外,已经作为单曲发售过的那三首歌也进行了重新录制。

  歌曲录制的同时,每完成一首,便送往混音机房进行制作,等到被叶昭的拖延症拖到九月底才完成的最后一首,来自原敬之2007年发行的单曲《green days》录制完毕以后,其他的九首歌已经全部制作完毕,只等这一首完成制作以后排曲顺了。

  曲顺的事儿是作为制作人的长户大幸说了算的,叶昭也没插言,做出一副任君安排的态度。反正,这种事交给长户大幸,绝对能做的很漂亮。而且,这种大胆放手全权交给长户大幸的态度,也让习惯了独裁的长户大幸相当满意。

  除了这十首正式的歌曲之外,叶昭还额外制作了一段仅有十二秒的专辑intro,这段简短的intro,既没有音乐,更没有歌词,而是犹如宣告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开始一般,收录了叶昭的一句简单却不是气势的“准备好了吗?”

  ……

  从东京到位于千叶县南部的南房总,大约需要两小时左右的车程。

  这里三面环海,如同是浮在太平洋上一般。海潮为暖流,所以一年四季气候温暖,拥有众多自然公园、植物园、花田,亦是居住在东京圈周边人们的疗养胜地。

  房总半岛的地势非常有趣,面临东京湾的内房海岸风景细腻,多沙滩地,面临太平洋的外房海岸则因受到海浪的侵蚀,形成了许多矶石滩与海蚀涯,呈现出粗犷豪放的风景。不过,因为岛上交通方便的缘故,这两处的风景都不必担心错过。

  坐在前往南房总的车上,叶昭翻着旅行手册,在上面看到了这些。……别误会,他还真不是跑去旅游的,而是为了去拍摄新专辑的封面和内页的。

  “鸭川市?我只知道京都的名胜鸭川。话是怎么说的呢,‘在花开的时候渡过鸭川,为了相遇而出发吧’,好像是这样。”叶昭一边看着旅行手册,一边说着似乎毫无意义的话。

  “我可完全不知道有这样的话哦。”同行的工作人员笑着接话道,“这个八成是叶昭桑随口杜撰的吧?”

  “那倒不是……”叶昭否认道,“不过,京都的鸭川,就是那个侠盗石川五右卫门被处以锅煮之刑的地方吧?”

  “真残忍啊,光是提起这件事就觉得头皮发麻了。”化妆师的女性工作人员作势抖了抖身体。

  “放心好了,”叶昭冲她挥了一下旅行手册,“千叶的鸭川市没有这么残忍的事,虽然有处名胜就叫做仁右卫门岛,不过这个‘仁右卫门’,似乎跟那位侠盗并没有什么关系。”

  叶昭对南房总这个地名并不陌生,作为暗荣三国志和信长之野望系列的粉丝,在玩游戏的同时,他也跟着看了一些关于日本战国的资料,记住了一些诸如“上总国和安房国总称房总”之类的,不知道有什么用的小知识。

  当然,就算没看过资料,他对游戏里“房总水军”这支如同落在马背上的苍蝇那样讨厌的势力的名字也清楚得很。

  除了这些之外,叶昭对南房总另外的,更加真实的印象,就是来自于坂井泉水曾经寄给他的,她在南方总的白浜旅行休养时拍下的相片。

  ……

  拍摄的地点集中在了富浦,工作人员提前预定了位于南房总国定公园腹心处的度假酒店,他们将在这里停留一夜,第二天再返回东京。

  有前几张单曲拍摄封面时动不动耗时几小时的经验在那,之所以在南房总过夜,绝对不是为了欣赏夜间的海景,而是时间确实不够用。

  下榻的酒店被包围在大海与群青之中,不论是从哪一间客房向外看出去,都能眺望到太平洋的海面。化妆师为叶昭收拾完发型,在服装方面,秉持着being惯有的清淡自然风格,白衬衫与蓝牛仔,倒是和房总半岛这处悠闲怡人的地方非常搭调。

  自酒店前往富浦海水浴场,要经过一条开满鲜花的蜿蜒小路,房总半岛气候宜人,除了最冷的冬天之外,一年中的其他三个季节都能感受到这种被鲜花包围的美。

  进入九月下旬,又是周六周日之外的平日,不论是酒店还是海边,都鲜少有游客或是行人,偶尔经过的本地人,身着简便的t恤与短裤,戴着宽严遮阳帽,看到叶昭和工作人员,以相当悠闲的语气挥手打招呼:“呦!今天也很有精神啊!”

  那种随性到有点厚脸皮的样子,莫名让叶昭联想到关西人。而这种随性,也只有这种时间流逝缓慢的地方才能孕育出来。

  不过,他倒是很喜欢这种打招呼的方式,至少,要比传统的那种点头哈腰寒暄个不停的礼节多喜欢个十倍。所以,在被这样打了招呼以后,他也笑着回道:“您也很有精神啊!”

  ……

  第二天一早,拍摄地点移动到了白浜的鲜花公园。虽然是第一次来到白浜,但是因为曾经看过坂井泉水寄给他的相片,叶昭一路上,都是带着一点“寻找”的感觉在看周围的景色。经过码头,或是路过某家土产商店时,不时就发出一句带有“原来如此”意味的感叹。

  同行的工作人员忍不住问他:“叶昭桑从前来到过白浜吗?”

  “那倒没有。”叶昭摇摇头,以玩笑的语气说道:“不过,做梦的时候曾经梦到过。”

  和他对话的工作人员诧异不已,“真的假的?”

  “也许是真的哦,”叶昭的语气含混不已,“所以现在看到和梦里一模一样的景色,可是被结结实实吓了一跳。”

  这种摆明了“我是在话说八道”的语气让工作人员叹了口气,嫌弃道:“叶昭桑还真是喜欢糊弄人啊。”

  “这就错了,我可从来都不糊弄人的。”

  工作人员露出一个“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的表情。

  叶昭笑的很无辜,“我从来都不糊弄人,我都是在一本正经的瞎说。”

  “真是的。”工作人员扶住额头,“叶昭桑,您真的是歌手,不是搞笑艺人吗……”大家都是熟人,说话也就不那么客气了。

  “这点还请放心,如果搞笑艺人只有这点水准的话,大概只能踩着啤酒箱在公园里表演给带着小孩子去散步的家长看。”叶昭道。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