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点使人心情愉快。

  吃是获得满足感最快最直接的方式。

  ……总之,带上好吃的蛋糕过来拜访这个决定再正确不过了。看着心满意足吃着蛋糕的仲间由纪惠,叶昭在心里默默想道。

  别误会,他还真不是因为刚拍完吻戏特意跑过来“谢罪”的,只不过是想着进入九月以后,两个人忙工作的忙工作,兼顾学业的还得兼顾学业,想要刚好都有空的约个会,还真不是件太容易的事。

  从前的时候,忙起来一个月见一次也无所谓,但是现在身份变了,相处的方式也得随着发生改变,该主动的地方就得主动起来。

  至于吻戏这样的事,对于演员来说,就像是为了角色去增肥减肥或者剪头发染头发一样,实在平常得很。说到底,演员这份工作,实在是一份无法任性的工作。

  ……

  叶昭不怎么喜欢吃甜食,所以只是陪着她吃了一点,倒是仲间由纪惠,虽然已经吃过了晚饭,还是相当好胃口的把碟子里的蛋糕消灭了个干干净净,之后跪坐在地板上,双手捧着牛奶杯小口喝着,脸上带着被甜点满足过以后的舒适神情。

  叶昭拿过沙发上的玩具熊放在膝上,一边揉着熊脸一边逗她,“秋天很快就要到了哦。”

  “诶?”仲间由纪惠有些迷糊的抬起头看他。她的嘴唇上方沾了点牛奶,样子看上去可爱得很。

  “秋天快要到了,然后呢?”

  叶昭笑眯眯的说:“既然是食欲之秋,在饮食上可要注意节制,千万不要吃成大胖子啊。”一边说着,一边低下头和玩具熊煞有其事的互动着,“你也这么想的吧?小熊桑。”

  仲间由纪惠咕咚咚把牛奶一鼓作气喝完,从叶昭手里拿回玩具熊抱在怀里,“对女孩子说发胖的话题真的太失礼了,……而且,不要对ayumi说奇怪的话啦。”

  “这只熊的名字叫ayumi啊?”叶昭戳了戳玩具熊的耳朵,“这么说的话,她是女孩子了?”

  仲间由纪惠忍不住笑出声来,“这种哄小孩的语气算是怎么回事嘛?”

  叶昭招手示意她坐过来,伸出左手拇指替她擦掉了沾在嘴唇上的牛奶,“因为只有小孩子才会喝牛奶沾的嘴角旁边到处都是。”

  “……”仲间由纪惠脸一红,躲开叶昭的手指,拿手背用力蹭了蹭嘴巴。

  把碟子收进厨房的水池,仲间由纪惠在叶昭身边坐下。

  “不把隐形眼镜换下来吗?”叶昭问道,“到了晚上,差不多也休息一下眼睛吧?”

  “哦!”仲间由纪惠被他一提醒,才想起来,说了一句“稍等”,先到卧室取了隐形眼镜盒跟框架眼镜,又往洗手间去了。卧室与客厅之间,被一道拉门简单隔开,虽然有点好奇少女的房间是怎样的光景,不过叶昭还是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没有动。

  上辈子的叶昭不是仲间由纪惠的粉丝,这辈子的他虽然早早认识了她,但是也从来没往这方面想,直到开始交往以后,某一次,仲间由纪惠不小心弄丢了一只隐形眼镜,叶昭才知道原来她是个超级大近视,还是摘掉眼镜就“六亲不认”的那种……

  “如果是在相亲的话,这样就算是欺诈了吧?”在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叶昭曾经玩笑着如此说道。

  “我以为叶昭哥哥能看出来呢……”仲间由纪惠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如果这是欺诈的话,叶昭哥哥要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照单全收了。”叶昭故意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

  摘掉了隐形眼镜的仲间由纪惠,戴上了一副红色边框的框架眼镜。对日本女孩子来说,在恋人面前能够很自然的素颜、戴眼镜,算得上是相当程度的“坦诚相见”了。

  虽然在漫画里,戴眼镜的帅哥和美女一抓一大把,社会上似乎也有“眼镜控”这样的群体存在,但在实际生活中,戴眼镜的人多半还是不讨人喜欢。很明显的一点,在丑化宅男的时候,时常用的形象就是格子衬衫+呆板的眼镜以及肥胖的身材。

  在日本,地味要受人嘲笑,眼镜是减分项,至于肥胖,简直被视作是原罪。

  “怎么说呢,小时候的我一直有两件事弄不明白。”仲间由纪惠坐在叶昭身边,手里的遥控器漫无目的的换着台。

  “嗯?”

  “第一件是接吻的时候会不会碰到鼻子。”说到这,她转过脸去看叶昭,“不过这件事现在已经弄清楚了。”

  “那第二件呢?”

  “第二件呢,就是如果两个人都戴眼镜的话,接吻的时候会不会碰到眼镜。”

  叶昭轻轻敲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小时候都在想些什么啊。”

  仲间由纪惠揉了揉额头,带着撒娇的笑容抱住了叶昭的胳膊,依偎在他身上。叶昭下意识低下头轻轻嗅了一下,一阵似乎是杏子味道的清淡香气钻进了他的鼻子里。

  ……

  电视屏幕最终定格在ntv台,伴随着由叶昭提供的那段阴森森的配乐,《金田一少年事件簿》缓缓拉开了序幕。

  因为这是土九档,也就意味着,现在的时间已经到了夜里九点。

  “下周就是大结局了吧?”

  “是啊。八月底电视剧杀青的时候,友坂小姐不是还到我们这边来玩了吗?”喜欢友坂理惠的仲间由纪惠,虽然私底下对友坂理惠各种憧憬,但是面对着真人的时候,相当羞涩的躲到了一旁,还是叶昭亲自过去把她拽到了友坂理惠面前。

  仲间由纪惠点点头,发丝蹭过叶昭的下巴,有点痒痒的。“说起来,也有好久没有见到刚君了,美穗酱也是。”

  “因为你跟他们的戏份没什么重合的地方嘛。”叶昭把手臂从她怀里抽出来,绕过她的腰间,将她轻轻环住,手掌抚上少女平坦的小腹。虽然刚开了食欲之秋的玩笑,但是现在的仲间由纪惠,实在纤细的不得了,跟发胖之类的事压根不沾边。

  喜欢的人、又是可爱的女孩子,就这么温顺的待在自己身边,电视里正在演什么就成了不怎么重要的事。只不过,虽然叶昭心不在焉,仲间由纪惠却两眼放光,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剧,连身边的叶昭都被暂时忽略掉了。孩子气的一面,在这里显露无遗。

  没办法,叶昭也只能让自己把注意力放到电视上。不过,虽然眼睛看着的是电视,其他的地方也没闲着,一会儿卷起少女的发丝在手指上绕圈,一会儿又用鼻尖轻轻蹭她的耳朵,每当换得仲间由纪惠一次不堪其扰的抗议的时候,都会有种莫名的“胜利感”。

  ……

  在叶昭的印象里,日本的女孩子是非常开放的,那个程度大概就是如果她肯和你交换电话号码就是有机会的信号,如果你发信息问她可不可以打电话的时候她回复了可以,那就是可以再近一步的信号,如果你们见面吃过饭以后提出续摊,她答应了的话,那么只要之后不是笨蛋和不会读空气的呆瓜,基本上就可以一步到位了。

  比如某部叫《恋空》的电影里,女主角不过刚刚念高中,就在和男主角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在图书馆里这样那样,之后更是完成了一系列的狗血壮举,虽然电影不能代表现实,但某种意义上也能反映现实。……所以,这就是你啃了16岁少女的理由?

  叶昭到底骨子里还留着点传统的观念,16岁的少女,放在日本,已经是可以当年饮用的博若莱新酒,可这杯酒对叶昭来说,还是有点喝不下去。虽然已经和16岁少女谈起了恋爱的他没什么资格说这种话,可一垒二垒跟本垒,到底还是完全不同的事。

  就这样,在事先划好了心理界限的情况下,等到电视剧播放结束,将近夜里十点钟的时候,叶昭就主动提出了告辞。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他说出“要走了”的时候,仲间由纪惠的肩膀好像稍微放松了一点。

  ……

  “那个……路上小心。”仲间由纪惠把他送到玄关。

  在玄关处,叶昭蹲下来系鞋带,不忘叮嘱她,“记得把门关好,安全链也不要忘记挂好,早点休息。”

  他每说一句,仲间由纪惠就跟着点一次头。

  穿好鞋,站起来,叶昭站在玄关下,仲间由纪惠则站在玄关上,约有五公分高的下沉式玄关,稍微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身高差距。

  “接下来,”叶昭看着她,“赶紧想想,有没有忘记什么。”

  “忘记什么?”仲间由纪惠打量着他,恍然大悟,“对了!叶昭哥哥的帽子。”说着,踢踏踢踏跑回客厅,又踢踏踢踏跑回来,手里拿着那顶咖啡格纹的棒球帽。

  “原来真的忘记东西了啊……”叶昭不禁失笑。

  “什么?”

  “不,没什么。”

  仲间由纪惠把帽子交给他,叶昭接过来抓在手里,又问:“再想想,还有没有忘记什么?”

  “应该没有了吧?”仲间由纪惠迟疑了一下。

  叶昭对她张开手臂,“道别之前,不是应该有什么礼节吗?”

  “礼节?”仲间由纪惠跟着重复了一遍,总算后知后觉明白过来,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随即稍微踮起脚尖,勾住了他的脖子。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