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喊了停以后,叶昭立刻松开了仓桥真由,出于礼貌,先是往后退了一小步,才欠身向她致歉:“不好意思,失礼了。”

  仓桥真由抬起右手食指整理了一下头发,也欠身回道:“没关系的,叶昭桑。”

  仓桥真由与叶昭同龄,只有生日比叶昭晚两个月,所以,她也是剧组的主要演员们唯一不会叫他“尼桑”的人。

  而且和其他年纪比较小的,喜欢在拍摄间隙黏着叶昭的年轻演员们也不同,仓桥真由的休息时间基本就在读剧本、揣摩人物中度过。从和她的合作与相处里,能感觉到她是个非常敬业、事业心也很强的女孩子。

  不过,因为她入行的时间有些晚,也并非事务所力捧的新星,在资源方面一直跟不上,总是做些跑龙套的酱油角色。沙奈这个角色,已经算是她接过的第一个重要角色了。

  说到这,沙奈作为电影里菊池宏树的正牌女友,虽然两人之间的相处别扭的很,但是这对不像情侣的情侣,还是贡献出了这部电影里唯一的一出吻戏。

  当沙奈发现管乐部长泽岛亚矢在偷看他们的时候,为了打击对方宣示自己的地位,沙奈要求菊池宏树吻她。然后,虽然一头雾水却还是遵从命令的菊池宏树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当着暗恋他的泽岛亚矢的面,狂啃了沙奈。

  既然是狂啃……没错,刚才他们在拍的是吻戏。

  进了九月以后,随着学校开学,校方对拍摄时间进行了限制,剧组的拍摄也只得跟着进行了调整,只能在假日、以及平日没有社团活动的下午进行拍摄。

  这场戏拍摄的一周前,堤幸彦就已经提前通知叶昭和仓桥真由,让他们两个准备一下之后的吻戏。

  “原则上来说,我不勉强没有拍过吻戏的演员来真的,而且这个场景,即使借位也不会影响到最终的效果。”堤幸彦相当周到的进行了说明,不忘补充道:“当然,如果两位都不介意的话,来真的我也很赞成。”

  至于到底最后来不来真的,就看他们俩要怎么商量了。

  仓桥真由无可与不可,已经二十岁的她,恋爱自然也谈过那么几次,虽然跟男朋友亲和跟半生不熟的男演员亲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不过,看在叶昭也不是那种下不去嘴的演员的份儿上,再加上她本人也不是那种很扭捏的性格,所以很大方的表示,一切听导演安排,如果叶昭准备来真的,她也会全力配合。

  介意的人反倒是叶昭。

  “如果拍借位的话,具体要怎么来呢?”

  吻戏的成本不高,也用不着这个道具那个防护的,最多也就是对戏的演员磕碜点下不去嘴、开拍前俩人闹别扭,某一方偷偷啃一口大蒜、或者双方演员都太害羞进不了戏的情况比较麻烦点。

  叶昭跟仓桥真由当然没闹过别扭,他俩甚至连话都没说过几句。至于长相,她当然长得也不磕碜,不如说她长得很可爱。虽然实际年龄是二十岁,但是和十六、七岁的演员们在一块的时候也完全没有违和感。

  之所以不想来真的,是觉得没必要。

  堤幸彦都已经明确表示了借位也无妨,出于对仓桥真由的尊重,这个所谓的“便宜”他还真没想过去赚。再说了,作为一个感情戏苦手,去亲个几乎不认识的女孩子,万一ng个十次八次的,到底是便宜还是麻烦,这事儿还真不好说。

  既然叶昭问了借位的事,堤幸彦就开始教他,“……拍的时候找好角度,你捧住仓桥的脸,然后像这样,去亲自己的拇指。”一边说着,堤幸彦一边还作势比划了一下。

  别误会,不是捧着叶昭的脸比划,只是捧着空气比划而已。

  关于吻戏借位要亲拇指的说法,叶昭倒是听说过,像是舞台剧的演员们,为了防止真亲会弄花妆,必须要掌握的一项技能就是如何亲自己的大拇指亲的难舍难分。

  ……

  “下午在拍摄的时候,我突然有了一个相当恶趣味的想法。”胳膊肘撑着流理台的柜面,叶昭看着正在切蛋糕的仲间由纪惠,突然说道。

  “什么?”仲间由纪惠好奇的抬起头看他。

  “就是那个啊,”叶昭笑得有点欠扁,“如果由你来演管乐部长那个角色的话,我想效果一定会很逼真的。”

  仲间由纪惠默默抽出沾了奶油的蛋糕刀,“……叶昭哥哥还知道那是‘恶趣味’啊。”

  不锈钢材料的蛋糕刀明晃晃的,让叶昭不禁产生了柴刀之类的奇妙联想,在脑洞继续炸裂之前,他伸出右手,用无名指腹刮下了一点刀面上残留的奶油,送到仲间由纪惠嘴边,“要不要先尝一下?”

  “……”仲间由纪惠瞪了他一眼,破天荒的没理他,只是拿厨房纸擦了擦蛋糕刀,端起两只碟子,绕过叶昭这个“障碍物”,往茶几的方向走去了。

  吃了点瘪的叶昭毫不在意的低下头,看了看手指上沾着的奶油,耸耸肩,放进了自己嘴里。……唔,味道还真不错啊。

  ……

  今天是叶昭第一次拜访仲间由纪惠的公寓。

  晚上七点三十分,在下午刚贡献完“荧幕初吻”以后,戴着咖啡色的棒球帽,拎着上村勇纪帮忙排队了好久才买到的蛋糕,以相当悠闲的姿态慢慢走进了她住的公寓里面。

  房间不足二十平米,空间紧凑,不过五脏俱全,该有的都有,还附带一个小小的阳台。玄关有一点狭窄,也没有准备多余的拖鞋,不过也不要紧,叶昭直接光脚踩上了木地板。

  房间里收拾的干净整洁,也没什么多余的陈设,要说有什么感觉上很少女的东西,大概就是电视机旁那座小小的书架上放着的几本封面可爱的少女读物,还有一只软趴趴的倒在沙发上的玩具熊。

  仲间由纪惠去而复返,问道:“叶昭哥哥要喝点什么?”问出口以后,随即又补充道:“不过,我这边就只有牛奶和橙汁而已。”

  “请给我橙汁就好了。”叶昭笑眯眯的对她说。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