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是走这边吗?”

  “你该不会是在监视我吧?”

  “桐岛他没来。”

  ……

  “怎么都联系不上他。”

  “你都知道的吧?”

  “你有听他说起过吧?”

  “你们不是亲友吗?”

  饭田梨纱咄咄逼人的三连问,让菊池宏树顿时哑口无言。作为明面上桐岛最好的朋友,就连桐岛的女朋友都默认这两人的关系亲密到超过了她这个正牌女友。

  可是,面对这三个质问,菊池宏树发现自己除了回答不知道之外没有第二个选项。也许在这一刻,他自己的内心里,也在不断质问自己,质问踪影全无的桐岛:我们不是亲友吗?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做出了这么重要的决定,为什么不告诉我?

  最后,菊池宏树能说出口的,也只有“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这句苍白、听上去毫无信服力,却是最真实的事实的话。

  “开什么玩笑啊,桐岛。”饭田梨纱发出一声无力的责怪,双手捂住脸颊。之后,菊池宏树听到克制的啜泣声自她手指的缝隙里传了出来。

  他下意识想要看向她,思忖是不是该说些什么。短暂的无措之后,心中却有另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在说:这哭泣的样子,可真像是在演戏啊。多半是不相信他的话,才故意出的苦肉计吧?想到这,他收回视线,默默看向窗外。

  ……

  “好,ok!”

  随着执行导演的这句话音落下,公交车司机缓缓靠边停车,严阵以待的拍摄人员们也放松下来,此起彼伏的“辛苦了~”在车厢小小的空间里响起。

  这辆公交车里坐着的全部都是剧组的工作人员,包括叶昭饰演的菊池宏树在车站等车时的那一幕,入镜的群演其实也都是他们。

  不过,他从补习班里走出来的那一幕里,一起走出补习班的学生倒是都是真的,是在征求了补习班的拍摄许可,又直接从正在上课的学生们之间物色了同意出镜的群演。

  好在他从补习班里走出的那个场景是远镜头,学生们出现的仅仅是一个粗糙的从补习班里走出的画面,连脸都看不清,这让一些不怎么想要出现在镜头里的学生也打消了顾虑,几乎完全没有费工夫,就征得了他们的同意。

  叶昭和仲间由纪惠也双双起身,面向拍摄人员们鞠躬行礼,“辛苦各位了。”礼貌的问候之后,两个人十分有默契的把脸转向彼此,以眼神和笑容传达顺利拍摄完成的喜悦。

  “两位的表现相当好哦。”

  “谢谢。能够顺利完成真是太好了。”叶昭和执行导演寒暄着。仲间由纪惠则默不作声的坐在叶昭旁边,维持着刚才拍戏时的距离,神情乖巧的充当着倾听者的角色。

  “这边马上要发动了,还请各位坐稳。”司机的话从前方传来。

  ……

  收工的时候已经将近夜里十一点了。过来接仲间由纪惠的是她的经纪人高宫先生,在和剧组的人打过招呼以后,仲间由纪惠坐上银色丰田的后座,车子很快驶出了这条街道。

  叶昭伸了个懒腰,“赶紧收拾东西,然后回去吧,堤桑。”作为剧组的一块砖,叶昭很自觉的留了下来,站完最后一班岗。

  “话说回来,”看着补习班那块“新荣塾”的蓝色招牌,叶昭感叹道:“学生们还真是辛苦啊。”

  堤幸彦自顾自地点燃香烟吸了一口,吐出几个烟圈,用指间夹着香烟的右手指了指补习班,“这家补习班很有名气,来这里的,都是以一流大学为目标努力着的孩子。不能小看啊。”

  “是啊……未来说到底都是他们的。”叶昭故意以电视剧台词一样的语气说道,脑中却很自然的回忆起了关于他从补习班退学的事。

  其实,前身的叶昭绝对不是个学渣,读的是平均偏差值65的高中,大学的第一志愿是早稻田大学,第二志愿是横浜国立大学,保底学校则是近畿大学,并且已经通过了保底学校近畿大学的入学考试。

  只不过他还是有着少年人的一点心高气傲,在经历了理想大学的落榜之后,存着一点想要再拼一年的打算提出了上京补习,家里对此也表示支持,并且为他支付了相当昂贵的补习费用。

  虽然说到普通的日本高中生,似乎就是课程悠闲,社团活动丰富,没事儿就谈谈恋爱,当当不良,撒点青春热血,或者拯救个世界之类的,但那有一个前提就是,这些人不打算考个好大学。

  日本的高中课程比起国内来说,可以说轻松的不是一点两点,像是什么被卷子山埋掉这样的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即使是偏差值很高的高中,也不代表他们的教学质量一定就有多么高,只能说明整所学校的学习氛围非常好,学生的质量也非常高。

  日本的高中生真正学习的地方,其实是那一家家开在学校之外的私塾补习班。如果不想毕业以后去上短期大学、体育大学、或者专门学校的话,除非学生本人是那种融会贯通把读书读的跟玩儿似的天才,否则必不可少的一个步骤就是去念补习班。

  由补习班的老师对他们进行单独的个别摸底测试,定下努力的目标以后,从此他们每天放了学第一件事就是去补习班上课写试卷,晚上回了家还得点灯熬夜复习,即使是经过这样的努力,那些偏差值高的名校也很难进得去。

  所以说,日本的学生想要上个好点的大学,也真的是得经过一番残酷的拼杀才行。而且说到这种补习班,除了个别针对的辅导之外,最大的特点就是学费真的太贵了,经济状况不太好的家庭,很难负担得起。

  “听你这语气,”堤幸彦调侃他,“好像有点不甘心的样子。”

  “那是当然了,因为我就没有念大学嘛。”叶昭干脆利落的承认了。虽然前世的他从卷子山里爬出来,又踩着高考的独木桥从千军万马里杀出来,最后进了本省某所还算不错的大学,但是这辈子却是实打实的仅仅只有高中毕业而已。

  想到这,叶昭不由脱口而道:“可以的话,这时候能再去念个大学就好了。”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