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的窗帘被严严实实拉了起来。

  若是把窗帘打开的话,从这里眺望出去,就能够看得到远处的大海。

  昨天夜里,叶昭来到这里的时候,就曾透过这扇窗子,望见了漆黑辽阔的海面。

  从昏沉的睡梦里解脱出来,睁开惺忪的睡眼,朦胧之中,叶昭看到坐在窗边沙发上的藤彩子。房间里昏暗的光线,为她的侧脸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影。

  叶昭在昨天晚上八点,匆匆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以后,独自在东京站乘上电车,在藤彩子的指点下,顺利找到了这里。

  这座靠近横浜市的公寓,是藤彩子在两年前购入的私产。自秋田上京,经历了爆红以后,她在朋友的建议下做了几桩投资的生意,赖于眼光和运气都不错,至今也算是小有身家。这些都是在相处过一段时间以后叶昭才知道的。

  老牌的歌手和演员们,早早便已知晓人气不可恃的道理,略有资本后便纷纷开始投资副业,而对于演歌歌手来说,他们能量巨大的小圈子,也为他们带来许多旁人接触不到的生财之道。

  摸索着找到放在床头的手表确认了一下时间,现在刚刚四点三十分。

  觉察到叶昭醒来,藤彩子稍微偏了一下头,看向他。视线相遇之时,叶昭揉了揉眼睛,骨碌一下滚到床的另一边,趴在床沿上和她打招呼:“彩子桑醒的真早。”

  “上了年纪的人睡眠是会变少的。”

  “这种话现在说还早得很呢。”叶昭看着她未施粉黛,经过一夜睡眠后的脸庞。即使是一天当中最糟糕的、经历一夜睡眠后素面朝天的脸,也仍未减色。她是真正的美人。

  “叶君还可以再睡一会儿。”藤彩子轻声道。

  叶昭伸手把床头灯拧亮了一点,下了床,披上睡衣,走到窗前,掀开窗帘的一角向外看去,青灰色的天空泛着微光,清晨已经来临。

  床头柜上还放着昨天夜里喝剩的红葡萄酒,叶昭往高脚杯里注入了一点儿,喝了一小口,回身递给藤彩子,“彩子桑要不要来一点?”

  藤彩子虽然接过了酒杯,却责备道:“刚睡醒就喝酒,对身体可不好。”

  “彩子桑说得对。”叶昭在她脚边跪坐下来,脸颊贴上她的膝盖,“不过,偶尔为之也没什么关系的。”

  和藤彩子相处时的一切都没什么可谈的,平日里偶尔见面,无非是吃个饭或是结伴看场演出。藤彩子无疑是位美人,但如果仅仅只是因为她是位美人,叶昭多半会浅尝辄止,绝不会一再同她见面。

  虽然很奇怪,但是叶昭的心里,对藤彩子存有一种莫名的依恋,每当依偎着她,都觉得有一种奇妙的安心感正缓缓渗入皮肤。

  而藤彩子对待他的态度也耐人寻味,极度的炽热之后,目光里时常流露些许空虚。他们彼此都清楚的知道,世间的恋爱若是这样的恋爱,那么决不能被称之为恋爱。甚至,常人若知晓他们两人的关系,多半会联想到一些不光彩的事。

  所以他们从未以恋人相称,也从来没有想过拿恋人的标准去要求对方。

  藤彩子的手轻轻落在他的头上,指尖如同安抚一般摩挲着他的头发,语气有点无奈,“真拿你没办法。”然后,她将酒杯送到唇边,缓缓喝掉了杯子里剩下的酒。

  ……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的九点钟,窗帘已经被藤彩子拉开,外头日上三竿,昨天夜里漆黑辽阔的海面,也跟着泛起了别样的生机。

  捡起散落在地上的睡衣换上,叶昭走出卧室,循着从厨房里传出的声响找了过去。藤彩子穿着舒适的居家服,系着和她的形象很相符的格子围裙,熟练地使用菜刀切着胡萝卜。

  “早上好。”叶昭从背后接近她,把下巴轻轻抵到她肩上。

  “我以为叶君还要再睡一会儿呢。”藤彩子头也不回,“请先去洗漱吧,早餐很快就可以了。”

  “不过,这个已经可以算是早午餐了吧?”

  “这还不都怪你……”藤彩子腾不出手,只拿额头轻轻碰了一下他,嗔怪道。

  叶昭笑着吻了吻她的嘴角,打量着整洁的厨房,岔开了话题,“昨晚我就想说了,彩子桑的厨房还真是厉害啊,仅仅是酱油就有种类不同的七八种,我只是这么看看就有点头疼了。”

  “因为煮不同的菜,就要有与之相配的酱油嘛。”

  “我只是能分清味噌酱油和甘露酱油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了,日常生活中,厨房里也只有最大众化的那种普通酱油。”

  “话说回来,叶君的料理水平如何?”

  “相当普通。怎么说呢,就是那种让人连期待都生不出来的普通,虽说如此,意外的没有煮出过黑暗料理就是了。”

  “到底是厨师的后代嘛,体内还是残存着料理之魂的。”

  “这个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叶昭否认道,他们家可是从他老爹开始就不当厨子了。而且,料理之魂这个说法未免太中二了点吧。

  ……

  早餐、或者说是早午餐,藤彩子准备了海带豆腐味噌汤,香煎三文鱼,米饭是昨天晚上剩下的,配上腌的很入味的萝卜片和梅子,算是相当家庭化的和式早餐。

  拈起一颗作为餐后水果的小番茄放进嘴里,藤彩子问道:“这么说的话,明天就要去琦玉了?”

  叶昭点点头,把嘴里的米饭咽下去,“是的。虽然演员的集训是从下午两点到五点,不过因为是第一天,所以要准备的东西有点多,制作组的人大概早上七点就要先过去协调。”

  “真辛苦啊。”

  “还好吧,虽然准备的阶段有点麻烦,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很顺利的。不过,佐智子暑假的第一次旅行竟然不是和彩子桑一起,真令人意外。”

  藤村佐智子在暑假开始后,和日出女子学园的同伴一起去了四国旅行,似乎要一周左右才能回来。

  提到这件事,藤彩子眉宇间有些无奈,“那孩子对我说,‘就像在学校吃营养午餐的时候要把布丁留到最后吃一样,好的东西就是要留到最后’,所以约好了等到开学前再去旅行。”

  “虽然我很想说两位现在的关系还真是要好,不过,这个比喻还真是寂寞啊。”

  “寂寞?”

  “不管再怎么精打细算,布丁总是有限的嘛……但是就是因为布丁是有限的,所以才是特别的。每当这么想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寂寞。”

  藤彩子想了想,“我大概能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不过,明白这种事真的是很无趣。”叶昭露出一个笑容,“对了,剧组那边有不少和佐智子同龄的女孩子,暑假里她要是无聊的话,欢迎她过去玩。”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