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回来,”田村由贵冷不丁问道,“叶昭桑和上村桑等下不会趁我们睡着的时候去做‘夜袭’这样的事吧?”

  上村勇纪露出一个看白痴的表情,“那种不切实际的事怎么可能会发生嘛。”

  “不过,在听了今晚的谈话之后,我觉得需要担心会被‘夜袭’的人应该是我们才对吧。”叶昭眼带笑意的看着仲间由纪惠。

  她的脸霎时红到了脖子根,好像刚从温泉浴池里捞出来的粉皮小老鼠。

  ……

  当然,夜袭那种事绝对是不存在的。

  第二天上午,在旅馆的一楼吃过早饭以后,四个人又去逛了东照宫和二荒山神社。在二荒山神社外,田村由贵突然一脸神秘的把仲间由纪惠拉到旁边嘀咕了一阵,之后拍着表情古怪的仲间由纪惠的肩膀,鼓励道:“加油吧!”

  叶昭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两个人的互动,“田村小姐,你是不是对小惠说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没有~”田村由贵断然否决,“对吧,小惠?”

  “……嗯、嗯。”仲间由纪惠的视线与叶昭相遇,如同受惊一般迅速移开。

  之后叶昭才知道,二荒山神社是有名的求姻缘神社,许多情侣都会到这里来参拜。

  在洗手亭前拿起长柄舀子,洗手漱口后,来到本殿,握住系着巨大铃铛的绳子用力晃了晃,将早已准备好的五日元硬币小心放入捐赠箱内,拍手两次行礼。

  虽然不知道两个世界的神明是否相通,但叶昭还是先祈求了前世的家人身体健康,之后又祈求了这一世的父母和妹妹能够身体健康,最后又祈求了接下来的电影能一切顺利。

  祈祷完毕之后,叶昭看了看身旁合掌祝祷的仲间由纪惠和田村由贵,以及和他一样已经祈祷完毕的上村勇纪,忍不住在心里想道,不知他们都许了什么愿望?

  之后,四人又抽了签,叶昭和上村勇纪都抽到了小吉,叶昭不怎么在意,上村勇纪倒是喜滋滋的,抽到了大凶的田村由贵用力皱了皱鼻子,把签子绑到树上,回来以后,凑到仲间由纪惠身边看了看,惊讶道:“竟然是大吉!”

  “是吗?”叶昭也凑过去看了看,“恭喜你啊,刚才你许的愿望一定都会实现的。”

  听到叶昭的话,仲间由纪惠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微妙起来,目光闪烁的看着他,小声道:“……嗯。”

  在中禅寺附近的餐厅吃了午饭,之后又去了奥日光战场之原,沿着木头栈道散了步,夏天的奥日光战场之原非常美丽,遍地开满了野花。

  下午三点钟,四人乘出租车下山,坐上了返回东京的电车。回到东京时已经差不多是晚上六点,叶昭和上村勇纪先一步出了车站,田村由贵带着仲间由纪惠随后出来,四人就在浅草附近的料理店吃了饭,之后由田村由贵负责把仲间由纪惠送回了她住的公寓。

  ……

  日光之旅结束后,叶昭迅速收起了旅行时的闲适,开始了马不停蹄的忙碌。

  在成功拉拢到堤幸彦,让他成为这部电影的“合作者”之后,拍摄《听说桐岛要退部》这件事看上去似乎变得稍微可靠了那么一点,就算堤幸彦现在还没什么名气,但至少已经是有过独立执导电影的经验,常年和电视台合作的导演了。

  这对叶昭来说也是件非常好的事,堤幸彦的水准是他现在所能接触到的导演里最高的那个层次,在和他合作的这个过程里,除了完成电影的拍摄,他还能得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那就是拍摄电影的经验。

  不管怎么说,他最终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学到足够多的知识,直到能够独立制作电影。

  叶昭从心里还是感谢饭岛三智那时候送的“人情”的,在通过给《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制作配乐以后,叶昭姑且也算是和ntv方面搭上了一点关系。《金田一少年事件簿》的制作人山裕子对叶昭印象颇佳,她和饭岛三智的关系也不错,有了她的帮忙,再加上这时候的堤幸彦又在为ntv效力,因此,几乎没怎么费工夫,《听说桐岛要退部》的剧本就被送往了ntv的制作部。

  背靠报社和大财团,有着充足的资金和宣传途径的电视台,在电影市场的角逐上有着先天的巨大优势,已成为“黄昏产业”的电影界,无数优秀的从业人员转换跑道,其中的相当一部分人都接受了电视台的收编。这也使得电视台拥有了最顶尖的制作人才。

  能得到电视台支援,不仅是满足了在设备和技术人员、以及摄影棚方面的需求,如果只是这些的话,随便哪家电影制作公司都能够提供。将电视台拉拢过来,最大的好处还是丰富的宣传,别的不说,至少本台的综艺节目可以上个遍。

  说到日本的电影,在题材的选择和立意上向来很大胆,这一点在进入九十年代以及新千年以后愈发明显。

  然而新时代的电影人们虽然脑洞足够,却失去了他们的前辈们那样的魄力,因此在进入实际制作的时候,往往内容支撑不起那个深度,再加上日本电影惯有的那种温吞平淡、缺乏冲突的风格,以至于时常做出不伦不类的东西。

  在这一点上,电视剧做的就要好很多,比如九十年代,野岛伸司著名的人性三部曲。

  而这种大胆放到《听说桐岛要退部》上,却做的恰到好处。它没有过多的去探讨那些深刻的东西,在选材和立意上,虽然脱离了传统的校园恋爱或者热血青春,但是也没有去博出位,甚至他的本质,还是在传达一件积极向上的事:就算是徒劳无功的努力,就算没有被选中的才能,也不能否决此刻的努力,虽然青春是空虚的,但还是要为它找到合适的意义。

  这种适当脱离套路,却又很有自知之明的剧本,即使是ntv方面,也很是感兴趣。而他们抛过来的条件,则是现在的叶昭最需要也最欠缺的宣传途径。毕竟,他可以自己投资自己拉班底甚至自己当星探挖演员,但绝对做不到自己制造出宣传渠道。

  在经过一系列的协商后,ntv最终以提供技术人员和场地的租赁、以及对电影的后期宣传提供协力,并承担一部分费用的条件,成为了《听说桐岛要退部》制作委员会的成员。

  作为新地图草创阶段投资制作的第一部电影,叶昭还没有异想天开到打算不借助外界的力量,全部靠自己来进行下去,只要能确保决定大方向的权利还在他自己手里,他并不介意把蛋糕分给别人吃,哪怕对方仅能提供给他微薄的帮助。

  更何况ntv提供的帮助不仅不微薄,反而是现阶段他最需要的。至于ntv方面,虽然期待这部电影的前景,但也没有那种很迫切的心态,毕竟这部电影由叶昭自己出资,就算扑街扑到他的横滨老家,电视台也不会有什么特别大的损失。

  说来也是一种冥冥之中的缘分,在叶昭经历的那个历史轨迹里,投资并制作发行了《听说桐岛要退部》的,也正是ntv电视台。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