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过后,坂井泉水回到录音室继续自己的录音,叶昭也来到控制台前,戴上耳机,一遍遍听起了自己刚才的录音。

  “副歌部分的感情好像有点不到位,之后还是再重录一下吧。”

  从《夏色》到现在的《歌手的情歌》,正式成为职业歌手以后的叶昭,最显著的一个变化就是录制歌曲所需要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最开始只是追求不出现瑕疵的他,现在已经开始自己挑自己的毛病,哪怕只是一点情绪上的不到位,都要推翻重来。

  当然,这个变化绝对是个好变化。不论何时,对自己的职业心存敬畏,是一种最基本的道德。

  凌晨四点,结束了最后一轮录音,叶昭来到坂井泉水的录音室,助理今井小姐正等在外面,见到叶昭,赶紧打招呼:“叶昭桑。”

  “坂井小姐还在录音吗?”叶昭不自觉的压低了声音。

  “是的,大概还要一个小时左右。”

  “我这边的录音已经结束,马上就要回去了,还请今井小姐帮忙转达一下。”

  “收到。”今井小姐调皮的做了个敬礼的动作,对叶昭请她帮忙打招呼的事已经完全习惯了。从两人有了相互串门的习惯以后,叶昭每次提前离开时,都会特意过来知会一声,以免让坂井泉水跑空。

  “对了,”叶昭把手里的罐装咖啡递过去,“这个是请今井小姐的,辛苦了。”

  ……

  两天后,堤幸彦打电话过来,和叶昭约在银座的小酒吧见面。

  夜里九点,结束了一轮录音之后,叶昭搭乘出租车来到了和堤幸彦约定的地方。小酒吧里面仅有一排长长的、约能容纳十来个人的吧台,漆黑的台面和座椅看上去已经颇有些年头。堤幸彦要了加冰威士忌,叶昭点了白兰地,喝着酒,两人先闲聊了几句天气之类的日常,随即慢慢转入了正题。

  “叶君,剧本我带回去之后,连夜看过了。之后又反复看了两次,真的非常有意思。”堤幸彦道,“这个与其说是青春片,不如说是映射了社会。而且有一点我觉得很不可思议的是,虽然是多线并行的群像剧,但是却完全没有那种杂乱的感觉,甚至……”堤幸彦想了想,“甚至就像眼前有正在流动的画面一样,真不敢相信这个是出自没有经验的新人之手。”

  叶昭含蓄的笑了笑,没有接话。

  “不过,这么有趣的剧本,只是把它写出来什么都不做的话,就连我也觉得很可惜。”堤幸彦这时提议道,“叶君有兴趣的话,要不要把剧本送到ntv这边来?现在电视台都在抢占电影市场,ntv这边每年也投资不少电影,刚好叶君最近跟ntv这边合作的比较频繁,这个本子又这么棒,应该会受到青睐的。”

  “堤桑,其实,我打算自己来投资拍这部电影。”

  堤幸彦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惊讶,“叶君,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虽然就现在看来,这部电影的确不会是什么大制作,这个题材,拍好了的话,也许会拿下什么奖项,但是在票房方面要承担的风险真的太大了。尤其对你这样的跨界新人来说,一旦投资失败,不仅是赔掉资金那么简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你都会承受相当的质疑。所以,我建议你最好再考虑一下。”

  “一个歌手突然想要跨界拍电影,本来就是件匪夷所思的事,如果要拉赞助,大概会比其他人困难十倍。”也许在其他国家,这样的“多面手”会受人瞩目,但对骨子里刻板保守的日本人来说,给外行人投资,是件完全不符合他们稳妥标准的赔本生意。

  “而且,就算我把这个剧本送到ntv以后,那边同意为我投资,我要承受的风险的确降低了,但是在这部电影里留给我的还有什么?拍电影对我来说还是件很神秘的事,我想要解开那层神秘的面纱,靠近它最核心的部位。所以我要在最大限度的自由里去做一部心中的电影,而不仅仅是提供一个光秃秃的剧本而已。”

  “叶君,你还真是……”堤幸彦斟酌了一下,苦笑道:“还真是像你自己说的,身体里充满了不安感。”

  “有句话说得好,‘与其买下猪一样的安心,不如背负狼一样的不安’,不安会带来活力,活力又会带来无限的可能性,不是吗?”叶昭毫不在意的玩笑道。

  叶昭的话落到别人耳朵里,多半会以贬义的态度把他归为喜欢投机的冒险者,可妙就妙在,堤幸彦也是个不太安分的导演,否则的话,他也不会这么认真的跟叶昭探讨这个剧本的可行性。

  想了想,堤幸彦犹如确认一般问道:“叶君真的打算要自己投资电影?”

  “是的。”叶昭立刻回道。

  “如果是这样,”堤幸彦的神情严肃起来,“那么在电影的导演人选上,能不能由我来执导呢?”在读过这个剧本后,堤幸彦深受吸引,此时此刻,也顾不上两人之间前后辈的格差,相当坦率的直接拜托道。

  面对堤幸彦的请求,叶昭并没有回答“可以”或者“不行”,甚至连“考虑一下”的话都没有说,而是问了一句:“堤桑甘心只当个执行者吗?”

  “什么意思?”堤幸彦有些不解。

  “这部电影从头到尾,从拍摄到后期剪辑,我都已经有了完整的构思,甚至可以说,现在这个剧本整个流动的画面都存在于我的脑海里,我想要全程把控这部电影的一切,这也是我情愿自己投资的原因之一。所以,我需要的是一个能帮助我,和我一起把我脑中的画面制作出来的导演。”

  叶昭喝了口白兰地,“堤桑作为导演,也是有着身为导演的骄傲的,如果不把这件事说清楚,对堤桑来说太失礼了。所以,堤桑甘心放弃自己的风格,只当个我意志的执行者吗?”

  “这……”堤幸彦迟疑起来。

  “所以,还是请堤桑好好考虑一下吧。”叶昭建议道。

  接下来,两人又一起续了两杯,叶昭看了看腕表,已经过了夜里十一点,“时间差不多了,堤桑……”

  走出小酒吧,堤桑突然提议,“叶君能把你脑中那个流动的画面讲给我听听吗?如果这个构思在我听来觉得可行的话,我愿意当这个执行者。”

  堤幸彦是个大器晚成的导演,直到拍摄了《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剧场版这部出世之作后,才算是打出了自己的名气。但在那之前,他所能接触的,要么是这种小成本的漫改剧,要么是拿着少得可怜的资金,在制作委员会的指手画脚下拍出来的烂片。

  现在,既然遇到了一个中意的剧本,叶昭又想要自己投资完全不必担心资金,堤幸彦也很想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这也是时机刚好在他还默默无名的时候,再过几年,要是听到这么霸道的条件,恐怕再好的本子也要免谈了。

  “既然这样,堤桑,我们找个地方再续一摊吧?”

  “唔,喝酒就不必了,找个安静的地方,我们好好讨论一下吧。”

  ……

  在赤坂的卡拉ok包厢里,叶昭把脑中关于《听说桐岛要退部》的画面以口述的方式告知了堤幸彦,口述已经存在的画面要比想象轻松许多,所以表达起来也更加清晰。堤幸彦认真听完了叶昭的构思,点点头,“很有意思。照这么拍的话,我想应该会成为一部口碑不错的电影,不过这个题材不是那种老少咸宜的题材,所以在票房方面也很难说会有多亮眼,能够持平普通的纯爱和校园片就算是不错了。”

  “堤桑觉得,这部电影大约要投资多少呢?”

  堤幸彦想了想,“怎么也要花费个一亿日元吧?虽然没什么大场面,这方面的花费不会很多,但是在灯光师、摄像师之类的技术人员和演员的片酬方面,也是笔不小的开支,既然是以校园为背景的题材,大量的群演和学校的实景场地也是不可缺少的。”

  “一亿日元啊……就算按照最简单粗暴的三倍制作成本计算,也得要三亿日元以上的票房才能回本吧。”还没有接触这方面的叶昭,只能在心里这么大致算了一下。

  “怎么,感觉到压力了吗?”

  “压力当然每时每刻都存在。”

  “现在反悔也还是来得及的,反正一切都还只是纸上谈兵。”

  “怎么可能反悔嘛。如果反悔了,那现在的努力都成什么了?”叶昭笑了一下,“而且,人生本来就是正负各百分之五十嘛。”说完,将话题重新带回了电影上面,“技术人员方面不用说,一定要启用经验丰富的老手,至于演员方面,我打算全部启用新人。”

  “全部启用新人?”

  叶昭点点头,“也不一定要履历完全空白,只要其中的一两个角色有点名气就好了,我准备把试镜会的目标放到各事务所的新人里去。所以在片酬方面,应该不会有很大的压力。”

  “其实,关于前田君的演员人选,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人。”堤幸彦道,“叶君不觉得刚君可以胜任这个角色吗?他的演技不用说,虽然是偶像,但是完全不会让人产生偏见,在年龄方面,和前田君也差不多能够吻合。”

  “就算不提以刚君现在的人气和格差,杰尼斯方面肯不肯让这么有名的艺人来参与小成本电影的演出,”叶昭露出一个微妙的笑容,“堤桑,一个现实中万众瞩目闪闪发亮的偶像,去演一个受人嘲笑的废柴,不管怎么想,都觉得有点讽刺。我只要看到刚君的脸,就会觉得,‘啊,这样的家伙怎么可能会不受人欢迎呢’。”

  “话是这么说,你总不能启用个形容猥琐的人当主角吧?”堤幸彦质疑道。

  “那倒也不必。只要气质上稍微朴实一点,演技扎实的新人就好了。”叶昭道,“至于学校的实景场地,也不一定选在东京都周边,就算是关东圈边缘,稍微偏僻一点的地方也可以,要是能得到来自学校社团的帮助的话就再好不过了。而且,既然是以社团为背景的故事,演员的人选上如果有这方面才能的话,也可以优先考虑。”

  “对了,虽然叶君打算出全资,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和ntv这边进行一下商谈。”堤幸彦建议道,“电视台进军电影业的时候有一个天然的优势,他们拥有完善的摄影棚和大量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所以能得到ntv方面的帮助的话,一定会有好处的。虽然这些东西,委托电影制作公司,租赁他们的设备和技术人员也没问题,不过既然叶君和ntv有过合作关系,在具体细节的商谈方面,会有好处的。”

  “这倒是,反正总归要寻求这方面的协助,还不如拜托更熟悉的ntv。”叶昭指了指自己,又看了看堤幸彦,“不仅是我,堤桑和ntv也非常熟悉。”

  “而且,如果能得到ntv协助的话,电影制作完成后,上映前后的一系列宣传也会很有保障,说不定连那几个王牌综艺都能上一遍。”堤幸彦说到这,忍不住笑道:“现在说着这些话的自己,就像个不切实际的少年一样。”

  “这样不是很好嘛,人就算稍微上了年纪,也总得有颗爱做梦的心。而且,虽然这部电影有点‘反青春片’的味道,但它的主旨绝对不是为了说明一个徒劳无功的反抗,所以,稍微带着一点不切实际的少年心来进行制作,也是件很不错的事。”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