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君,曲子我已经收到了,这么好的歌亏你舍得拿出来呢!”电话里的饭岛三智激动之余,连对叶昭的称呼也从‘叶昭桑’变成了更加亲近的‘叶君’。

  “饭岛桑太客气了,如果不是小有自信的曲子,我也不敢拿给smap桑唱。”叶昭客套道,“既然是答应过饭岛桑的事,当然要尽全力做好。”

  饭岛三智愉悦地笑道,“公司这边已经决定把这首歌当作下一张单曲的主打歌了,不管是高层们还是我和smap的各位,都相信这首歌具有大卖的潜质。叶君,这么贵重的歌曲你肯拿给我们而不是自己唱,这份情我记下了。”

  说到最后一句,饭岛三智的语气非常郑重。虽然不知道在她这里,这个“人情”到底有怎样的重量,但能够换得这样一句承诺,总归不是什么坏事。能和未来的国民天团打好关系,对他将来的路只能是有益无害。在他这里,从来不缺好歌,如果能用曲子换来其他的东西,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

  挂掉电话,车子也刚好停在being总部楼下。今天他是为了新专辑的事,专程来到being见长户大幸的。

  “专辑准备的如何了?”社长办公室里,长户大幸边和叶昭说话,边伸手去拿茶杯。一段时间不见,原本为他们送咖啡的那名短发女职员已经换成了一名看上去很干练的青年。

  “新曲做了六首,再加上准备收录的《虹》和《winter,again》,马上就可以了。”叶昭指了指放在桌上的纸袋,“六首新曲的小样今天也带来了,社长可以先试听一下。”

  长户大幸没有立刻碰那只纸袋,“之后我会慢慢听的。说实话,叶君的音乐品味,我还是很信任的。”

  “社长过奖了。”

  在新专辑的单曲收录部分,叶昭和长户大幸意见一致,考虑到专辑正式发售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到了冬天,把春天的《樱》和夏天的《夏色》放进去多少有点不合时宜,所以将这两首畅销曲剔除了出去。

  说来说去,专辑这个东西,并不是说把所有的畅销单曲放到一起就能大卖的,或者说,如果那么干了,销量反而更容易暴死,毕竟现在要发行的是正规专辑,不是总结性质的精选辑,收录的单曲太多,反而会给消费者一种敷衍的感觉。

  “上张单曲还是四月的时候和福山君的合作曲吧?”长户大幸以回忆的语气慢慢说道,这次的专辑基本上就要定档在十月中旬到十月底之间,如果从四月到十月完全没有动作的话,这个空窗期太长了。正处在上升期的歌手,保持两到三个月一张单曲,每年一张专辑的曝光度才是合理的。所以,在新专辑发行前的空档里,我们还是从新曲里选一首歌当主打,在八月底左右的时候,再发一张单曲吧。”

  十月份要发专辑,还要在八月底的时候发一张单曲,这种行为是不是很像在骗钱?没错,这就是在骗钱,说白了,单曲就是为了骗钱而存在的。但是不管是唱片公司、歌手还是消费者,都默认了这种手段。

  在这个唱片的黄金年代,当红歌手几乎发一张赚一张,密集的单曲发片,不仅来钱更快更多,还能持续保持曝光度为之后的专辑造势,以免因为沉寂太久被层出不穷的新人拍到沙滩上毕竟,九十年代几乎每年都有几百组歌手出道,歌坛更新换代的速度更是前所未有。而rb人又不像国人那么有人情味,哪怕再过气、或者干出了什么出格事儿的艺人,只要有那么一两首耳熟能详的代表作,就能靠着刷情怀度日,哪怕是酒井法子之流,到中国来开晚餐秀,国人都能念在当年星之金币和碧绿小兔子的情分为她捧场。

  在rb,过气就是原罪。一旦被后来者取代,那么立刻就会沦为万人踩的局面。

  至于消费者那边,能够作为单曲主打的歌曲一定是专辑里的精品,如果他们不想买整张专辑的话,直接只买自己喜欢的那首歌反而更方便实惠,因此,发单曲也就成了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虽然随着时代的发展,这种“方便和实惠”难以再得到认可,尤其是网络配信的出现,让单曲反而成为了只有死忠粉丝才会争相购买的东西,可说到底,单曲市场之所以这么蓬勃,还不是因为有这个需求。

  因此,在上升期保持两个月一张单曲的发片量,这一点,不论是自产自足的创作型歌手、依靠外部作曲家的普通歌手、或者是用人气来卖歌的偶像,都无法避免的。

  心知肚明这件事,叶昭也就对长户大幸的决定毫不意外的点头答应了。

  聊完了新单曲和专辑的事,长户大幸突然问道:“叶君有没有开演唱会的打算?”

  “开演唱会?”

  “要不了多久就要出道一整年了,叶君就没想过进行公开演出?”长户大幸故作幽默,“反正你也不是走不曝光路线的歌手。”

  叶昭假装没听出长户大幸那点小小的不满,“社长已经有安排了吗?”

  “一般来说,巡演的行程都是和专辑的碟报差不多时间发表的,如果你也有这个意愿的话,公司这边立刻就会进行安排的。”

  实际上,绝大多数的场馆,在举行演唱会前至少一年,就要提前提出申请,并不是今天想到要在一个月后开演唱会,明天去把钱交上就行了。

  只不过像是being这样的大唱片公司,在常合作的那几处演唱会场馆里,每年都会提前申请好几个名额以备不时之需,不可能真的让旗下的歌手等上一年。(注一)

  虽然叶昭在宣传期的时候搞过几次露天演出,但那最多也就是面对几百个观众,用的也是最简陋的设备,像是带上乐队,在演唱会场馆面对数千甚至上万人唱歌这种事,他还真的没考虑过。不过虽然没考虑过,但叶昭的内心并不排斥公开演出,并且非常想当个能享受舞台的现场型歌手。

  话虽如此,他还是先确认了一下,“演唱会的场次上,社长打算如何安排呢?”如果是那种从札幌文化会馆一路南下唱到福冈市民会馆的全国巡演的话,他还是会毫不犹豫拒绝掉,因为这种巡回演出实在是太耗费时间了,一旦搞起来至少得有大半年什么也做不成。

  长户大幸回道:“这边的规划是打算给你开五场,其中有三场开在东京,大阪那边有两场。场地规模都不大,东京这边定的是中野sunplaza两场,日比谷野音一场;大阪那边的两场定在了osaka festival hall,都是两千人左右不到三千人的小场,对你这种刚出道没多久,正是需要通过现场演出巩固人气的歌手最适合不过了。”

  中野sunplaza位于东京中野区,最大可以容纳2222人,日比谷野音位于千代田区日比谷公园,最大可容纳人数是3114人(其中包括450个站席),虽然都是小场子,但这两处场馆的**却一点儿都不低,甚至可以说是“圣地”。

  对于歌手来说,从中野sunplaza开始,再到日比谷野音、大阪城hall、最后登上武道馆,直到巅峰时期在巨蛋演出,是一条梦想的进阶之路。

  虽然后世说起武道馆,留给人的已经是akb拿这个地方开猜拳大会,不管是三流八流、国内还是韩系的小偶像,只要钱到位了就能上的廉价印象,但这种事就像是杰尼斯偶像把musis和巨蛋廉价。

  大场地意味着会牺牲音效和观看体验,试想坐在可以容纳45600人的东京巨蛋三层山顶,一眼望过去,舞台上的人看上去像是一颗颗蹦蹦跳跳的豌豆,耳朵里听到的基本是回声和噪音,这种体验如果是在注重现场氛围的歌手或者偶像的演唱会上还好说,如果是纯粹唱歌的话,那可就不是一两点的糟糕了。

  因此许多重视演出效果的歌手都不怎么喜欢开大场馆,所以,武道馆也就成了他们在稍大一点的场地上最佳的选择。武道馆不仅能满足他们对舞台效果的追求,还有一种颇为神圣的意义:六十年代披头士访日的时候,举行演出的地点就是在武道馆。而作为第一支在武道馆登场的女子乐队princess princess,这件事也是被写进记录里的。

  “既然这样,具体的行程就请社长来安排吧。”确定了演出场次以后,叶昭应允道。

  长户大幸满意的点了点头,“接下来的新单曲和专辑请加油吧。”

  ……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