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饭以后,藤村佐智子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提议去看电影。

  “这个时候有什么正在热映的电影吗?”

  “是名叫《肖申克的救赎》的外国电影。”这部将留名影史的佳作,在今年的六月三日正式在rb上映。

  “你的观影品味不错嘛。”

  “我就当夸奖收下了。之前电影上映宣传时,收到了宣传的小册子,看了一下挺感兴趣的,一直想要去看看,不过周围的几个朋友对这部电影好像没什么兴趣,原本我是打算今晚自己去看的。不过难得叶昭桑在,就一起吧?”说到这,藤村佐智子难得露出点孩子气的神态,“虽然从外表看不出来,但是我是那种讨厌一个人看电影的类型。”

  叶昭想了想,“反正我接下来也没什么事,那就走吧。”

  ……

  晚上**点钟的电影院一贯人满为患,尤其第二天还是周末。不过既然答应了藤村佐智子,叶昭也只好全副帽子口罩,直到影片开始前,影院里暗下来以后,才小心翼翼的混进了黑暗中的电影院,在先一步进来的藤村佐智子旁边坐下。

  “好像给你添麻烦了。”藤村佐智子第一次向他道歉。

  “不要紧,刚好我也很想看这部电影。”叶昭也压低了声音。

  《肖申克的救赎》有多经典自不必说,即便是叶昭已经看过这部电影,也不妨碍他津津有味的重新欣赏一遍,更何况,在大荧幕上看电影和在电视荧屏上看电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观影体验。

  电影结束前,赶在影院里的灯亮起之前,叶昭和藤村佐智子以及一道陪同前来的上村勇纪,三人再度小心翼翼从影院里撤了出来。

  直到回到车里,藤村佐智子才长舒了口气,对叶昭说:“真是部好电影啊。”

  “是的。”叶昭摘下口罩。

  “不仅电影有趣,这次观影的体验也很有趣。”藤村佐智子笑了起来,“感觉像在玩什么谍战游戏似的。”

  “谍战游戏?我喜欢这个说法。”叶昭道,“刚才我想到的比喻是,就像在做贼一样。”

  “这个比喻未免太逊了!”

  藤村佐智子笑了一阵,突然郑重其事的说:“叶昭桑,今天真的很谢谢。”

  “我也没做什么。饭是一起吃的,电影也是一起看的,如果要道谢的话,我也应该和你说谢谢。”

  “这种说法真的太狡猾了,叶昭桑。”

  叶昭笑了笑,岔开了话题,“佐智子,已经快晚上十点了,送你回家吧?”

  藤村佐智子点点头,“这个时间,妈妈大概也要回来了。”

  ……

  在藤村佐智子的指挥下,上村勇纪很快把车停在了藤彩子住的大楼楼下。

  临下车前,藤村佐智子突然问了一句:“叶昭桑是对所有女孩子都这么包容吗?”

  “什么意思?”

  “你看啊,我先是未经允许上了你的车,又要你和我一起去看电影,换做其他人被这么无理取闹一番的话,八成在最开始就先把我赶下去了吧?”

  “原来你知道你是在无理取闹啊?”

  “拜托请认真回答我。”

  叶昭打了个哈欠,“能有什么可回答的。我姑且和彩子桑也算是朋友,你又是彩子桑的女儿,帮有事抽不开身的朋友照顾她的女儿,是很正常的事。再说,你我在秋田的时候,怎么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这种说话的语气听上去就像欧吉桑似的。”虽说如此,藤村佐智子还是默认了这个说法。解开安全带,临下车前,向叶昭道别:“叶昭桑,总之,今天多谢你的招待了。再见。”

  ……

  大约十几分钟后,正被上村勇纪送回公寓的路上,叶昭接到了来自藤彩子的电话。

  “叶君,谢谢你照顾佐智子。”

  “不客气。对了,今天的公演很精彩,这还是我第一次看演歌公演。”

  藤彩子笑了一下,“可是北岛桑在庆功会上说,在后台遇到你,你对他说‘很喜欢演歌’。”

  “喜欢归喜欢,跟有没有亲自到场过不冲突的。不过,北岛桑竟然在庆功会上说了这个吗?”

  “嗯。北岛桑喝了几杯酒之后突然问我,‘你竟然和摇滚界的新人有交情吗?’,然后相当得意的把遇到你的事告诉了在场的大家。”

  “这个还真是令人不好意思。”

  “怎么会,北岛桑好像对你印象相当不错的样子。”

  叶昭岔开了话题,“彩子桑是刚回来吗?”

  “要比佐智子还要早回来个十几分钟。”

  “这么早?我还以为会到很晚呢。”

  “总得回来照顾佐智子嘛。”藤彩子的语气很温柔,“如果是从前的话,现在八成会跟大家一起再到新宿或者其他地方的酒馆里再续一摊。”这相依为命的母女二人,虽然各自都向往着另外的生活,却又在这些事情上不约而同的考虑着彼此的感受。

  ……

  感觉到稍微有点出汗,伸手去拿手帕的时候,叶昭的手指突然触到了一个有些发凉的东西。慢慢拿出来,原来是白天的时候,他恶作剧从藤彩子鬓边夺走的那枚发卡。

  把小小的发卡摊在掌心,叶昭想象着回到家中的藤村佐智子会如何向母亲说起今天的一切,话语之中,也许还会夹杂着几句对他们两人为什么成为朋友的探听。

  “叶昭桑,”上村勇纪打断了他的思绪,“已经到了。”

  叶昭侧过脸,车窗外是他居住的公寓入口。他收回视线,默默攥住了那枚发卡。

  ……

  录音间里,稍事休息后,上野知宏问:“叶君,可以继续了吗?”

  上野知宏就是上次在卡拉ok包厢里的那个泡面男,当时在卡拉ok的时候,叶昭曾和在场的几人交换过联系方式。上野知宏是隶属索尼唱片的签约乐手,反正叶昭正在给索尼的歌手当制作人,这一次有事请他帮忙,也直接把见面的地点约在了索尼大楼里的录音室。

  叶昭点点头,拿起乐谱,“前奏部分的三味线,节奏能不能再激烈一点?”

  “还要再激烈?”

  “是的,最好能奏出一种决绝的感觉。上野桑不妨认为,这是一支意在殉情的绝恋之歌。”

  “诶~?”上野知宏有点意外,“叶君小小年纪,怎么会想到编这样的曲子?”坏笑了一下,往前凑了凑,“你该不会是卷进什么不伦之恋里去了吧?”

  “照上野桑的说法,如果我要写儿歌的话,就是我有了私生子?”叶昭有点无语,“总之,请把多余的八卦之心收起来,再来一遍吧。”

  “遵命、遵命~”上野知宏笑着应允道。

  ……

  从录音间出来,叶昭向录音师问道:“沼田桑,这边有专门唱小样的歌手吧?”

  “这个当然。叶昭桑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我听曲子的风格应该是演歌,是不是要找个专门录演歌小样的歌手?”

  “那倒不必。只要是普通的歌手就可以了,反正现在也没有歌词,只要帮忙哼一下就好。”

  “ok。”沼田从椅子上起身,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内线,“这里是k-21,请帮我找一位唱小样的歌手过来。”

  挂断电话,沼田问道:“叶昭桑是要给演歌歌手供曲吗?”

  “没有,只是突然间想到了这样一首曲子,所以打算做出来。”

  “原来如此。”沼田点点头,“不过曲子相当好哦,就算拿给当红的演歌歌手唱,这个质量也绝对足够了。”

  叶昭笑而不语。

  约有十几分钟过后,录音室的门被敲响,进来一个二十来岁,留着烫染过的长发,鹅蛋脸,长相甜美的女孩子。

  “沼田桑!”女孩活力十足的打起了招呼。

  目光落到叶昭身上,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惊讶,“叶昭桑?”

  沼田代为解释道,“叶昭桑现在和我们有合作关系,刚才请你过来唱小样的人也是他。”

  “你好。”叶昭欠了欠身,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一下女孩的脸。

  “叶昭桑好!”女孩连忙回礼。

  “那么,我们开始吧。我先确认一下,五线谱会看吧?”唱小样的歌手会看谱是最基本的。当然,这种问题就像是来到餐厅的时候,服务生总要问一句“几位”一样,没什么特殊意义。

  “是、没问题的!”女孩迅速回道。

  叶昭把谱子递过去,“请你先熟悉一下吧。因为没有歌词,你只要用‘banbanban’之类的拟声词唱下来就好。”

  “了解!这个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女孩接过谱子,坐到旁边认真读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自信满满地道:“已经可以了。”

  女孩起身到了对面的录音间,沼田打了个开始的手势以后,她便非常专注的开始了录制。

  上野知宏在旁边小声道:“叶君,这孩子相当正点不是吗?”

  “的确。”叶昭随口附和。

  “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只是当个小样歌手未免太可惜了。”上野知宏有些遗憾的摇摇头,“不过现在的市场,只是可爱已经行不通了。”

  叶昭没有接话,而是默默看着对面录音间里的女孩。直到小样录制结束,女孩从录音间出来。“今天辛苦你了。”

  “这个是我的工作嘛。”

  “对了,”叶昭突然对她说道:“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请叶昭桑问吧。”

  “你喜欢熊猫吗?”

  “诶?!”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