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场试演大约持续了不足五分钟,虽然基本上没有演戏的经验,台词对话也稚嫩的很,但旁观的三人还是给了叶昭一个相当不错的评价。

  深泽正树更是毫不吝啬的称赞道:“虽然很青涩,但是非常有灵气。我想,如果稍微训练一下的话,一定会带给大家惊喜的。”

  异人馆村s-a人事件的凶手小田切进的演员人选已经敲定,不过在给叶昭的演技很好的评价之后,制作人山裕子表示,会尊重叶昭的意愿,尽量安排一个凶手的角色给他。

  虽然信誓旦旦让他当凶手这种话说起来有点怪怪的,但也不妨碍叶昭为自己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感到高兴。

  山裕子宣布碰头会结束以后,制作方的人仍旧先一步离开了会议室。趁此机会,叶昭向堂本刚道谢:“堂本桑,刚才的试演多谢你帮忙了。”

  堂本刚有些不好意思,“举手之劳而已,叶昭桑的表现也相当好,尤其是眼神的变化,老实说都有点吓到我了。”

  “如果没意外的话,之后还要再和堂本桑共演,到时要请堂本桑多多指教了。”叶昭欠了欠身。

  “我这边才是,请多指教。”

  接下来还有行程的堂本刚很快和众人道别先一步离去,友坂理惠也终于有机会和叶昭搭话,“上次叶昭桑答应我要去剧组探班,结果直到杀青都没有出现呢。”

  “虽然很抱歉,不过我那时是真的完全抽不出空,而且配乐的工作跟现场也没什么关系,贸然过去反而对片场的工作人员很失礼。”叶昭解释道。

  “不过这一次,叶昭桑既然也要出演,就能在片场见到了吧?”

  “现在看来是这样的,到时也要请友坂桑多多关照了。作为演技新人,一定会给你添不少麻烦的。”

  友坂理惠豪爽的回道,“没关系!如果是叶昭桑的话,就算多ng几次,我也不会生气的。”

  “这个……会生气的是导演和士大夫桑吧?”叶昭一头冷汗,“对了,上次答应友坂桑要送cd给你,因为没有去片场就没有送成,所以这次给你带了新单曲。”

  “真的?谢谢叶昭桑!”友坂理惠眉开眼笑。

  “不过呢,我也有件事想要拜托友坂桑。”

  “嗯?”

  “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是友坂桑的粉丝,所以也想请友坂桑替我签个名。”

  友坂理惠一脸不可思议,“叶昭桑的朋友是我的粉丝?!”

  “是的,相当推崇友坂桑。还对我说如果是友坂桑的话,情人节的时候一定会带着纸袋到学校去,把收到的巧克力装到里面。”

  “哈哈哈哈!”友坂理惠大笑道,“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这么受欢迎!”

  从会议室出来,上村勇纪和友坂理惠的经纪人都已等在走廊上。叶昭从上村勇纪那要过背包,取出不同规格的两张单曲,上面已经提前签好了名字,除了叶昭,还有福山雅治的签名。这是昨天在ms后台时拜托福山雅治签好的。

  友坂理惠双手接过单曲,“竟然还有福山桑的签名?这个真是,不知道该看哪儿才好了,一定得好好收藏才行啊。”将单曲交给经纪人,友坂理惠取过签名本,签好自己的名字后,又问道:“叶昭桑的朋友叫什么名字?”

  “叫‘小惠’,和友坂桑的‘惠’是同一个字。”

  “小惠?”友坂理惠重复了一遍,揶揄道:“女孩子的名字哦,该不会是叶昭桑的女朋友吧?”

  “很遗憾,并不是。”

  友坂理惠将“to小惠”的字样写到签名本上,甚至还相当有兴味的在后面涂了个心形。把签名本交给叶昭后,不忘打趣道:“如果我的签名能让两位的关系更近一步的话,我会非常高兴的。”

  叶昭抽了抽嘴角,“怎么突然这么想把签名还给你呢……”

  不过,友坂理惠已经冲他用力挥手道别,和经纪人匆忙向着下一个通告地赶去,1995年正是她艺能生涯里最为忙的几个年头之一。

  ……

  次周一的下午,在通过电话进行了预约之后,叶昭来到索尼唱片大楼,为的是面见制作一部的总监冈崎忠夫。

  会客室里,冈崎忠夫并未直接切入主题,而是拿出了一盘磁带放到面前的茶几上。叶昭扫了一眼,磁带上写着《one more time,one more chance》,正是他当初寄给索尼的那盘磁带无疑。

  “这是什么意思?”叶昭挑了挑眉。

  “今年三月份的时候,公司里对去年被淘汰的歌曲小样进行二次筛选,工作人员偶然发现了这个。如果没错的话,这张小样是出自叶昭桑之手吧?”冈崎忠夫道。

  叶昭点点头,“是的,差不多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亲手寄出去的。”

  “曲子我们拿来听了,确实很不错,保持着叶昭桑一贯的水准。当初没能发现叶昭桑这块璞玉,现在看来是我们的损失。”冈崎忠夫斟酌着语言,“所以我有些好奇,为什么这次叶昭桑还是选择了我们?”

  “这个需要理由吗?”叶昭拿食指蹭了蹭脸颊,想了想,“非得说一个的话,就是看中了贵社对歌手风格的包容力和强大的实力,毕竟,没人会和前途过不去。”

  叶昭直白的言语让冈崎忠夫不禁微笑起来,“要说对歌手风格的包容力,那就令人惭愧了,毕竟,这份包容力未能包容到叶昭桑。”

  “关于这个,”叶昭道,“音乐本身虽然是不带偏见的,好曲子就是好曲子,就连小孩子都能分辨出一首歌是不是悦耳,但是听音乐的人是带有主观的,既然有人喜欢,就会有人讨厌,所以并没有什么特别遗憾的地方。”

  “不瞒叶昭桑,去年小室桑带起了电子乐狂潮,即便是我,也认为这股旋风还能持续许久。我社没有要在这方面和小室桑一较高下的意思,说到底,跟风这种事不过是拾人牙慧。”

  冈崎忠夫顿了顿,接着道,“比起跟在时代浪潮后面捡别人的漏,我社更希望能够成为新道路的开辟者,所以整个去年,我社把重点放在了一些比较新潮的音乐风格上,签下了数支视觉系乐队、也吸纳了r&b、hiphop等方面的人才。”

  “而之所以会在今年对去年的小样进行二次筛选,也是考虑到由于负责听取小样的音乐家多半关注的都是新音乐,难免会出现因为这种主观被打下来的有才能的人,为了不出现明珠蒙尘的情形,才又进行了这一次筛选。”

  冈崎忠夫的话听上去冠冕堂皇,但在叶昭听来,却觉得有些刺耳。掌握着生杀大权的唱片公司,既能毫不犹豫否决掉待选者,又理所当然的觉得给他们一份时隔许久的机会是件无比仁慈的事。

  可即使这种态度让叶昭有点不舒服,他也不得不承认,现实就是如此,对于毫无根基的待选者来说,哪怕是迟到的机会,也非常的难得。如果他没有那一系列的机遇,只是个普通的、偶尔灵光一现的音乐人,那么即使这份小样的回复迟到了一年之久,只要他还没有签约公司,那么也还是会立刻前来,只为抓住生命中可能仅此一次的机会。

  说到底,作为重生者,他要比这世界上其他的人幸运太多。

  ……

  想到这,叶昭不再纠结那些旧事,而是把话题引到了川本和代身上,“冈崎先生,让我们谈谈川本小姐的事吧。”

  “好的。”冈崎忠夫点点头,“川本小姐的演出视频我和几位同僚一起看过了,大家都很惊讶竟然有这么有特色的女孩子,尤其是我,更加相信她有走红的潜质。”

  “我对川本小姐也很有信心,所以不管是在对她唱片公司的选择还是曲子的制作上,都投入了相当的心力。”

  “叶昭桑的意思,是要亲自给川本小姐担任制作人?”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