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走进公寓前,叶昭下意识打量了一下周围,确认并没有狗仔的存在。藤彩子见此,笑道:“叶君还真是谨慎。”

  “这也没办法,要是给彩子桑添了麻烦多不好。”

  藤彩子住的这座公寓约有二十几层,电梯缓缓升起,最终停在十二楼。藤彩子在前,叶昭跟在后面,直到在一扇旁边挂着“藤村”名牌的门前停下。

  藤彩子从包里拿出钥匙打开房门,先一步走了进去,“请进吧。”

  ……

  嘴上说着“打扰了”,叶昭跟着藤彩子进到了公寓里。

  一片漆黑的玄关前,藤彩子摸索着找到开关,轻轻合了上去,房间里霎时明亮起来。

  藤彩子将换下的高跟鞋整齐摆放在玄关下,又从鞋柜里取出拖鞋放到一边,“我先去换衣服,叶君先坐一会儿吧。”

  “哦、嗯。”叶昭盯着玄关看了看,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协调。但还是默不作声脱下鞋子,鞋尖朝外摆在玄关下。换上拖鞋,穿过玄关,一间典型的高级公寓客厅出现在他面前。

  ……

  “彩子桑,”当藤彩子换好居家服回到客厅之后,叶昭终于忍不住问道:“佐智子小姐该不会不在家吧?”

  “为什么这么觉得?”

  “是玄关那里,没有佐智子小姐的鞋子。”叶昭道,“我记得在秋田的时候,到彩子桑家里,那时的佐智子小姐是直接把鞋子留在玄关的,而彩子桑也不是那种要把鞋子收起来的类型,所以我才想,该不会佐智子小姐没有在家吧?”

  “真厉害呀。”藤彩子语气悠然,“没想到叶君的观察力和记忆力都这么好。”

  “所以?”

  “之前在秋田的时候一直照顾佐智子的阿姨今天到东京来看她,两个人说好今天要一起住在外边,”藤彩子眨了眨眼睛,“也好说点不适合让我听到的悄悄话。”

  这么说的话,岂不是只有藤彩子一个人在家了……叶昭的思绪有点飘的时候,藤彩子已经问道:“叶君要喝茶还是咖啡?”

  “普通的茶就可以了。”叶昭抬起头,让视线和站着的藤彩子平齐。她的眼睛让叶昭联想到密林深处泛着波光的湖面,若有微风拂过,就会泛起阵阵柔情的涟漪。

  ……

  藤彩子捧着两只盛在托盘里的骨瓷茶杯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叶昭正盯着放在架子上的一把三味线有些好奇的打量着。

  “在看什么呢?”藤彩子将茶杯轻轻放到他面前。

  “谢谢彩子桑。”叶昭欠了欠身,接着回答道:“听说这上面覆着的是猫皮。”传统三味线的制作方法,是要用一整张猫皮覆到琴身上,在三味线表面看到的左右对称的黑点,实际上是猫的奇酷比。

  “传统的制法是这样,”藤彩子将三味线从架子上取下来,“不过现在还用那种工艺的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了,市面上销售的大都是人造皮。”

  “不用说,这把一定不是人造皮吧?”

  藤彩子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当然,叶昭也并非对这种制作工艺感到不满,所以他很快岔开了话题,“这是什么流派的三味线?”

  “是津轻三味线。”藤彩子调整了一下坐姿,拿过三味线的拨子捏在手里,如同演示一般的弹奏了一小段曲子,结束后又解释道:“津轻三味线的声音很重,为了不吵到邻居,现在用的驹是比较大的忍驹,所以音质听上去有些差。”

  “真厉害!”叶昭桑轻轻鼓了鼓掌,“没想到彩子桑还有这一手。”

  藤彩子有些害羞,“只是一些皮毛而已,夸奖就太过了。三味线的把位太大,对我有些吃力,所以一直没怎么进阶。”

  “人对自己不了解的东西总是怀有敬畏之心的。”叶昭笑道,“所以现在在我眼中,会弹奏三味线的彩子桑非常了不起。”

  “叶君要不要也试试?”藤彩子邀请道。

  叶昭有些犹豫,“不太合适吧?”传统制作的三味线,是种非常名贵的乐器,价格往往高达上百万日元,所以一般除了演奏者自己,其他人都不能碰的。

  “没关系,我不看重那些。”藤彩子往沙发旁边靠了靠,示意叶昭坐过来。

  在藤彩子的指导下,叶昭坐正身子,有模有样的摆了个演奏的姿势。从她手里接过拨子,拿在手里一捏,叶昭下意识举起来打量了一下,“这是象牙做的?”

  “眼力真不错。”藤彩子称赞道。

  “还真是件奢侈的乐器。”叶昭将那枚拨子正反两面看了看,“这个拨子的握法是?”

  藤彩子往他这边探了探身,“不是很难,我教你一次,你应该就会了。”一边说着,白皙的手指已经攀上了叶昭的右手。这时他第一次发现,藤彩子左手手腕内侧,有一粒小小的,浅红色的痣。

  “真秀气啊。”叶昭忍不住盯着那粒小小的痣看。

  “什么秀气?”

  叶昭抽回右手,食指飞快地蹭过她的手腕,“我是说,彩子桑这里的痣,真秀气。”

  ……

  第一次摸三味线,就不要指望能“速成”了,至多也就是弹个响儿过过瘾而已。把玩着那枚象牙拨子,叶昭问道:“刚才彩子桑弹的那段曲子是什么?”

  “是叫《秋田おばこ》的曲子。”

  “彩子桑能再弹奏一次那个吗?”叶昭请求道,“因为很好听,所以想再听一次。”

  “可以哦。”藤彩子从叶昭手中接过三味线,刚调整好坐姿,叶昭忍不住笑了起来。

  藤彩子将疑问的目光投向他。

  “抱歉,”叶昭带着笑意看着她,“从刚才我就觉得,如果彩子桑穿上和服弹奏这个的话,准得跟旧时的艺人似的。”

  “要不,”藤彩子十分自然的拉近了和叶昭的距离,迎上他的目光,“我换上和服弹给你看看?”

  房间里很静,这个距离,仿佛能听得到她呼吸的声音。想必藤彩子的感觉也是如此。叶昭凝视着藤彩子的双眼,只觉得似乎正有一阵微风,自她那泛着波光的湖面轻轻掠过。

  ……

  “总觉得社长今天没什么精神呢。”田村由贵推门进来,看着单手托腮的叶昭,随口说道。

  打了个毫无形象的哈欠,叶昭懒洋洋地回道:“总之,你倒是一直都很有精神就是了。”

  “那当然,”田村由贵的语气有点得意,“我可是每天晚上十点前准时归家,从来不过y:e生活的标准作息者。”

  “这种事没什么值得特别自豪的吧?”

  受到吐槽的田村由贵皱了皱鼻子,把一份传真交给叶昭,“竹田先生让我送来的,是ntv那边的制作邀请。”

  “不会又是配乐制作吧?”叶昭接过传真。

  《金田一少年事件簿》sp决定要在本年度的夏季档常规化,叶昭为sp制作的配乐大受好评,所以制作方这次也希望能把配乐的工作继续交给他。

  “还真是配乐啊?”叶昭嘟囔道,“老实说,这份工作干起来还挺无聊的。”

  “那社长还要不要接?”

  “唔,看这份邀请的话,ntv是打算接着用sp时提供给他们的那十三条,一事不烦二主,所以才又来找我,让我再补上几条。”叶昭想了想,“反正好人都做了,就做到底吧。”

  ……

  四月二十一日下午,又又又又一次出现在朝日电视台的叶昭,内心深处已经毫无波澜了。除非他搞个大事情把自己整胡萝卜掉或者脑子抽风在直播上开天窗得罪制作组,那么今后再来ms打歌就会跟到自家客厅一样轻松随意。

  关于这一点,当他来到后台拜访塔摩利的时候,也被吐槽了一次。

  “叶君,来的越来越勤了呢。”塔摩利笑眯眯的调侃道。

  姑且也算是在老爷子面前刷了好几个熟脸的叶昭此时也放松了许多,“ms这块风水宝地,当然是来得越勤越好。”

  “就算你这么恭维ms,也没什么好处哦。”

  叶昭笑道,“能来参加ms,就已经是最大的好处了。”

  塔摩利神色愈发和气,“既然这样,今后也要记得常来呀。”

  ……

  晚上八点,节目正式开录。

  开场的走阶梯,叶昭和福山雅治被安排在了最后一个出场,“接下来是叶昭桑和福山雅治桑,在去年的十二月和今年的二月相继创下百万单曲奇迹的两位,将在今天带来他们崭新的合作单曲,敬请期待。”

  主持人有贺五月的声音,几乎被观众席里发出的足以掀翻录影棚的狂热叫声盖住。

  开场前的寒暄里,塔摩利破天荒和两人多聊了几句。“这次两位是以组合的形式来的呢。”

  “是的。”叶昭和福山雅治齐齐点头。

  “两个人和一个人相比,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就是现在吧,如果一个人出场,卡了螺丝的话会很尴尬,两个人的话就有人帮忙岔一下话题。”福山雅治道。

  “哈哈。”塔摩利笑了两声,“那么,让我们开始吧。”

  ……

  在叶昭看来,两个人出场最大的好处不是不用担心卡螺丝,而是坐在看台上当壁花的时候无聊的程度会减轻一些,就算不能放飞自我到旁若无人,但偶尔闲聊几句的机会还是有的。

  出场顺序就排在了最后一个的叶昭和福山雅治,连演出的顺序也被排在了压轴的位置。等过了一轮又一轮的访谈和演出,终于轮到两人坐到塔摩利旁边的位置。

  “这次发行的是8cm和12cm两种规格的单曲?”见两人点头,塔摩利轻飘飘的调侃道:“你们两个还真是爱乱来啊。”

  福山雅治拿起话筒,“唱片公司那边也这么说了,还给我们取名叫‘胡来二人组’。”

  “胡来二人组?你们俩干脆就拿这个当组合名印到cd上算了。”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