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坂井泉水分别的时候还不到晚上八点,上了车,驾驶席的上村勇纪回过头问:“叶昭桑,接下来去哪?”

  叶昭提议道,“要不再去续一杯?我知道本多剧场那边有家好店,老板的烤五花肉做的相当有滋味。”过完了二十岁生日以后,他终于能光明正大出入俱乐部和居酒屋,在任何场合都可以随心所欲来上几杯。

  上村勇纪眉毛一耷拉,“叶昭桑,我还得开车呢。”

  “也是。”叶昭有点遗憾的点点头,想了想,“事务所离这儿也不远,要不你把车子放到停车场,咱们搭计程车去……北泽太远了,就在六本木这边找家店坐会儿吧。”

  ……

  他们最终去的,是一家名叫翻转艾丽卡的live house。

  从狭窄的入口走进去,乘着电梯缓缓上到四楼,不短不长的走廊里,墙上贴满了摇滚明星的海报和涂鸦,有boowy的《just a hero》,也有安全地带的《安全地带4》。

  门口的小黑板上写着“翻转艾丽卡夜”的字样,一名不苟言笑的男招待守在那里,在支付了四千八百日元,并接受了金属探测器的检查之后,叶昭和上村勇纪各自拿到了一根蓝色的橡胶腕带,作为入场的证明。

  推开厚重的木门,约能容纳两百人左右的场子里已经满满当当,性别年龄迥异的人们站在台下会场里并没有设坐席。

  叶昭和上村勇纪应该是到的最晚的,等他们两个进了门,男招待也跟着走进来,并随手关上了门。

  等待开场前,叶昭打量着房间里的墙壁,和走廊上一样,到处贴满了摇滚明星的海报。靠近舞台位置的墙壁上有几个木制的相框,里面有the blue hearts、the虎舞、栗林诚一郎等歌手的亲笔签名。

  “真是个好地方啊……”叶昭小声道。

  这时,会场的灯光渐渐暗了下来,观众席里发出轻微的骚动,并在舞台灯光缓缓亮起时,变成了一阵踊跃的欢呼。

  ……

  这家名叫“翻转艾丽卡”的店,在这里已经经营了整整十年之久。到了晚上八点三十分,随着店门口的小黑板上面,艾丽卡后面的“朝”变为“夜”,白天的时候还只是一家没什么特别的咖啡餐厅,就会瞬间变身成为热闹的live house。

  离开恰斯卡以后,渡边陆在朋友的介绍下到了这里,作为支援贝斯手活跃着。

  就在刚才,叶昭在决定到六本木喝一杯时,突然想起渡边陆工作的地方就在附近,在打电话确认了渡边陆今天有演出以后,就和上村勇纪一块儿过来看看。

  ……

  开场的是一支名叫starin的五人男子乐队,他们一共表演了四首歌曲,其中两首是自己的原创,另外两首则翻唱了披头士的《run for your life》和unicorn的《大迷惑》,演出结束后,退场前,观众们十分捧场的鼓着掌。

  下一位登场的是名年纪在二十岁出头、个头娇小的女生,渡边陆和另外三名支援乐手在她身后伴奏,虽然看上去有些柔弱,女生的声音却意外的有爆发力,在唱了两首princess princess的歌以后,似乎有些不过瘾,在第三首的时候大胆挑战起了大魔王浜田麻里的《returnmyself》,让台下看的叶昭都不禁为她捏了把汗。

  之后又上来一支男女混合三人组乐队,一支足有九人之多,把小小的舞台站得满满的,甚至还有萨克斯风加入的组合,一名皮衣皮裤,戴着墨镜凹造型的型男歌手。

  担任压轴的是一支在地下音乐圈小有名气的乐队“银河铁道”,担任主唱的是名大胆剃着卡尺短发的女孩子,乐队原创的几首歌曲都相当有味道。

  演出一共进行了约两小时,没有live talk,有的只是真材实料的演出。台下的观众们也都相当投入的跟着欢呼应援,就连叶昭也在不知不觉间融入了气氛。

  ……

  演出结束,观众陆续退场,叶昭和上村勇纪先出了俱乐部,之后又再度折返,通过安全楼梯绕行到俱乐部的背面。渡边陆就等在外面。

  见到他,叶昭正要欠身,被渡边陆一把拉住,用力拍了拍他的胳膊,“真是好久不见了,叶君。”

  三人一道向着后台的休息室走去,渡边陆边走边说道:“上次你寄来的土产,我都收到了。那对黏土不倒翁直子非常喜欢,一个劲儿说要请你吃饭当面道谢。”直子是渡边陆的女朋友,两人从大学时代相恋到现在,如今她在东京的出版公司做白领。

  “吃饭没问题,道谢就算了,怪不好意思的。”叶昭笑着回道,“对了,渡边哥,你和直子小姐也交往了快五年了吧,有没有结婚的打算?”

  渡边陆回头看了叶昭一眼,“今年新年的时候和直子的父母见过面了,虽然提到了结婚的事,不过具体的事还有的商量。”

  “办婚礼的时候可别忘了叫我。”

  “这还用你说,当然了。”渡边陆推开了休息室的门。

  ……

  休息室是个约有十来个平方的大房间,墙壁上挂着共计十来把的吉他和贝斯,演出用的其他乐器也都悉数放在这里,与其说是休息室,倒不如说是个储物间。

  进门的地方放着两条旧沙发,刚才那名皮衣皮裤凹造型的男歌手占据了其中一条,另一条沙发上坐着一名留着中长发,五官清秀的年轻女孩儿,叶昭认出那是刚才和渡边陆一起登台演出过的支援键盘手。

  见到渡边陆进来,女孩儿赶紧起身打招呼:“渡边桑,今天辛苦了。”

  那名男歌手则要随意得多,坐在沙发上挥了挥胳膊,语气懒洋洋的,“哟,陆兄,今天带朋友来后台了?”眼睛下意识看向叶昭和上村勇纪,愣了一下,“叶昭桑?”

  “晚上好,今天的演出很精彩。”叶昭微笑着说。

  男歌手有点不好意思,“哪、哪儿的话。”赶紧从沙发上起来,“叶昭桑请坐吧。”一边跟渡边陆道别,“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下周见,陆兄。”

  “永泽那家伙别看他在舞台上风sa0得很,私底下相当的害羞。”渡边陆解释道,示意叶昭和上村勇纪在永泽让出来的沙发上坐下。

  那女孩儿则知机的往边上让了让,给渡边陆腾了个位子。

  渡边陆坐下以后,跟叶昭介绍道:“这是川本,跟那时候的你一样,是我在上野的公园里捡到的。”

  女孩儿欠了欠身,“叶昭桑好,我是川本和代。”

  “你好。”叶昭回礼道。

  “川本可是正儿八经的科班出身,跟你我这种半路出家的不一样。”

  川本和代谦虚道:“渡边桑说得太离谱了,我只是读了音乐高中,又念了两年短大而已。”

  “短期大学?”

  “仁爱女子短期大学,叶昭桑知道吗?”看叶昭有些迷茫,又解释道:“是在福井县福井市的一间短期大学,里面设了钢琴专科。去年我毕业以后,在当地教了小孩子一阵钢琴,今年决定到东京来看看,没想到遇到渡边桑,被他介绍来了这么棒的地方。”

  “别看她主修的是钢琴,吉他玩的也挺不错,歌唱的也挺有味道的。说实话,让她只在俱乐部当个键盘手有点屈才。”渡边陆对她的评价颇高。

  “要是这样,川本小姐与其当键盘手,为什么不直接面试主唱呢?”叶昭问道。渡边陆从来不夸大其词的称赞一个人,能被他这么高看一眼,这位川本和代显然有两把刷子。

  川本和代的表情有点为难,“这个……我的声音,也许不太适合唱歌。”就连渡边陆,形容她的歌声用的也是“有味道”,不是直接的好或不好。

  这么一来,叶昭反倒被吊起了好奇心,“川本小姐,虽然很失礼,不过能请你为我唱一小段听听看吗?我只是觉得,除非五音不全,否则声音是没有合适与不合适这一说的。”

  ……

  出俱乐部的时候,叶昭和渡边陆走在前面,上村勇纪陪着川本和代稍微落后几步,趁左右无人,叶昭小声道:“渡边哥,我怎么觉得,你是故意把川本小姐介绍给我呢?”

  “被看出来了?”渡边陆笑得有点贼,“你也别怪我多事,本来我是没这个打算的,不过你突然打电话给我说要过来,我就想着推她一把。不为别的,川本的确有那个实力,就算不做歌手,进唱片公司当个幕后都使得。”

  叶昭冷不丁问了一句:“渡边哥,你光想着川本小姐,就没想过自己?她的能力如何我还不知道,可是以你的贝斯技术,进唱片公司也是绰绰有余,我之前说的事你就不再考虑考虑?”

  叶昭说的是邀请他加入being的事,早在去年出了小川美佳那档子事以后,叶昭就在长户大幸那介绍过渡边陆,长户大幸也表示过只要他参加一次面试,技术过关的话就同意吸纳他成为being旗下的乐手。

  渡边陆笑了笑,“这世上好的乐手多得是。”含蓄的揭过了话题。

  叶昭见此,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