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把银光闪闪的剪纸刀,小心地沿着封口剪开。打开包裹,里面放着的是一只厚厚的牛皮纸信封。

  撑开信封,把里面的东西往外倒出来,落到手里的是一沓风景照片、一条小小的玻璃制品项链、以及一张字迹清秀的信纸。

  “叶君你好,谢谢你上次送来的土产,那是我收到的最特别的‘土产’了。今年的新年,我和家人一道去了欧洲旅行,在那里,见识了风情各异的景色,体验了许多新奇的事物,也品尝了相当美味的咖啡。旅行真是件奇妙的事。”

  “上次你送的土产我很喜欢,所以作为回礼,也请收下我的小小心意吧。又及,新单曲顺利达成百万,真是可喜可贺。”

  落款是坂井泉水。

  前往北方宣传外加旅行的时候,叶昭沿途购入了不少当地土产,回到东京以后,交给田村由贵打包送给了他在东京关系不错的朋友还有beer会的成员。

  但是送给坂井泉水的,却是一份有些特殊的“土产”,不是在当地的土产商店买的纪念品,而是足有几十张的风景照片。

  决定去汤泽的时候,叶昭在秋田市内的百货商店购入了一台照相机,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上了那种摁下快门,将风景永久保存的感觉。每到一处,只要有空出去逛逛,他必定要带上相机大拍特拍。

  等回到东京,把照片洗出来之后,出于突发奇想,他没有送寻常的土产品给她,而是挑选了三十余张自己比较满意的风景照,寄到了坂井泉水的个人事务所,把自己看过的景色“送”给了她。

  于是,坂井泉水也别致的送了她的旅行照片回礼给了他。

  大体翻了翻那些照片,和叶昭这种只会摁快门的门外汉不同,整天满世界跑的坂井泉水拍照的技术相当不错,不论是光线还是构图选景,颇有些可圈可点的妙处。

  把照片放回信封,叶昭准备等会儿让上村勇纪替他买个相册装起来。虽然名义上是经纪人,但是通告的事一直由竹田俊负责,上村勇纪做的一直都是助理的工作。

  安置好了照片,叶昭捏起了那条小小的项链,放到手心打量着。平心而论,这条项链的制作工艺很不怎么样,虽然不至于说是丑陋,但也相当的别扭,应该是门外汉的作品。

  说到门外汉,叶昭心里闪过一个念头……不会吧?

  想了想,叶昭拿出手机,找到了坂井泉水的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拨了过去。

  实际上,这是叶昭第一次给坂井泉水打电话。虽然那时成功要到了她的号码,但是两人的关系最多只能算是交集比较多的公司前后辈,连朋友都算不上,叶昭也懒得没事儿打电话招人嫌弃,坂井泉水那边更是不可能主动联系他,再加上他为了新单曲忙得脚不点地,以至于虽然他厚着脸皮要到了号码,却连个用武之地都没有。

  不过这一次要例外一点,至少谢谢她的礼物吧?毕竟那很可能是她自己的作品。

  电话那边等了一会儿,才被接了起来。

  “叶君,你好。”

  “你好,泉水姐,包裹我已经收到了,谢谢你的礼物。”

  “不客气。那个……”电话那头犹豫了一下,似乎有什么想说又说不出来的话。

  觉察到这点,叶昭问道:“泉水姐是不是有什么事?”

  坂井泉水沉默了一会儿,才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那个叶君,你有没有在包裹里发现一条项链?”

  “是有一条玻璃项链。”叶昭看着手里的项链,“我正是为了这个才给你打电话呢,泉水姐,这是不是你自己做的?”

  坂井泉水歉意更深,“是的,不过叶君,虽然这么说对你很不好意思,但是那条项链并不是要送给你的……”说到后面,坂井泉水几乎弱到要听不清了。

  “诶?!”诶诶诶

  现实竟然这么残酷吗?

  “不过请你别误会,”坂井泉水赶紧解释道,“那条项链是我去义大利的时候,在当地的工坊跟师傅学着做的。一共烧制了四条,只有这一条还算过得去,所以本来是想留作纪念的,那个……”

  “原来是这样,”叶昭松了口气,“既然如此,我抽个时间给泉水姐送回去吧。”

  “真的谢谢你,叶君。还有,真的不好意思。”

  “不要紧。有那些风景照片就够奢侈的了,项链既然是泉水姐的纪念品,我当然不能夺人所爱。不过这几天我要忙着准备新曲,可能要晚一点才行,没关系吧?”

  “当然没关系,到时给我打电话就好,我会留出时间来给你的。”

  挂了电话,叶昭再次打量起这条项链。摇了摇头,接着拉开抽屉,把项链小心地收了进去。

  ……

  和福山雅治约定在当天晚上八点,位于涩谷区的录音棚见面。

  一进门,倒让叶昭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

  “内田小姐?”

  看着一脸惊讶的叶昭,福山雅治扬了扬嘴角,轻轻揽过内田有纪的肩,“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内田有纪。”

  此时,福山雅治和内田有纪正在交往的事几乎已是公开的事,所以他也毫不避讳地带着女朋友来了录音室。

  内田有纪有些害羞的从福山雅治怀里挣脱开,欠了欠身,道:“你好,我是内田有纪。”

  嗝~今晚明明吃的也不多,为什么突然有种很撑的感觉?

  ……

  福山雅治和内田有纪是在涩谷的烤肉店吃完饭之后直接一起过来的,听说两个人都要拿出一首新曲来做“对决”,内田有纪也是很感兴趣。

  福山雅治和内田有纪占据了一条长沙发,叶昭则拉过一把转椅坐下,两人各拿起一把木吉他,一副要斗歌的架势。

  “福山桑是前辈,先请吧。”叶昭右手捂着音孔,主动道。

  福山雅治也不客气,取下别在琴颈上的拨片,调试好音准,轻轻扫了下弦,潇洒的弹起了吉他。

  福山雅治拿出的这首歌,名字叫做《美しき花》。

  论唱功的话,福山雅治绝不是那种令人惊艳型的,但是他的嗓音却弥补了唱功的瑕疵。作为创作歌手,福山雅治也一直清楚自己的短板,很少去写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曲子。

  这首《美しき花》亦不例外,延续着一贯的福山式风格。细细品味一番,在和弦的匹配上相当的精妙,足以见出他扎实的音乐功底。

  一曲结束后,叶昭轻轻鼓了鼓掌,“真是流畅的曲子,不愧是福山桑。”

  福山雅治向来对自己的音乐有自信,听到叶昭的赞赏,也没有谦虚,而是自信的扬了扬嘴角,坦然接受了。坐在他身边的内田有纪一脸陶醉,那双被后来人称为“怀孕之眼”的大眼睛里仿佛装满了星星。

  一股吃饱了撑得慌的感觉再度涌了上来。

  福山雅治把吉他放到一边的琴架上,“接下来该你了,叶君。”

  “好嘞!”叶昭拿掌心蹭了蹭琴弦,“福山桑,内田桑,请听这首《樱》。”

  ……

  直到叶昭的手捂住音孔,福山雅治和内田有纪才双双鼓掌,“真是首好歌!”

  若要说起来,在春季歌曲的选择和创作上,福山雅治和叶昭算是想到了一块儿,两人都没有直接拿出一首标题是“春天怎样怎样”的歌,而是借用了花的形象,隐晦的表达出他们决定的主题。

  “哎呀,这下可难办了。”福山雅治感叹道,“虽然不想认输,不过叶君的曲子完全不输给我的,真难办啊。”

  “不一定,我觉得福山桑的曲子做主打的话给人的印象会更强烈一些。”叶昭实话实说,论抓耳度,还是这首《美しき花》更适合做主打。

  “唱片公司那边,应该也会觉得福山桑的曲子更合适的,我的这首做c/w也无妨。”叶昭主动表示。

  福山雅治有些犹豫,“你拿出了这么好的曲子,做c/w的话太屈才了。”

  作为唱片界的门外汉,内田有纪考虑的要简单得多,虽然男友的权益要全力维护,但是在心里,她对这首《樱》的评价也相当高。

  屋里只有他们三个人,内田有纪也就想到什么说什么了,“既然这样,你们做张双a面单曲不就好了。”

  普通的单曲,一般都是一首主打(a面曲)配上一到两首c/w曲(b面曲),在宣传的时候,原则上只会宣传这首主打曲,拍摄mv和收录专辑的基本也只有这首主打。

  而所谓的双a单曲,指的就是一张单曲里的两首歌全都是主打的情况。双a单曲最早能追溯到七十年代,所以并不是件稀罕事,只是稍微有点麻烦而已。

  同时收录两首主打歌,并不仅仅是标题的改变,在tie-up、mv拍摄、打歌宣传的选择、甚至封面都要进行更改。毕竟,既然两首都是主打曲,总不能只给其中一首全套待遇。

  这张单曲的主导在amuse和bmg手里,叶昭这边是不太合适开口提这个问题的,内田有纪这么无所顾忌,把这件事捅开了反而更好。

  福山雅治受她提醒,眼睛一亮,“对啊,叶君,就这么办吧!”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