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还要回到那天ms的后台。在聊完了被杂志设定成公式对手的事以后,福山雅治主动提出,希望叶昭有空能去他的广播节目做嘉宾。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邀请,很大一部分原因其实来自于外界。

  当“福山雅治第二”的流言渐起的时候,福山雅治的粉丝颇是干了些黑叶昭的事,等到叶靠着《winter,again》翻了身,之前一直被压制的叶昭的粉丝以及“正义路人们”又反过来黑起了福山雅治。

  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当事人的福山雅治和叶昭,都是希望能够赶紧息事宁人的,因此,福山雅治递出了邀请的同时,叶昭也赶紧接住,试图一起缓解这种粉丝间剑拔n-ǔ张的气氛。

  ms结束第二天,福山雅治的经纪人就将广播邀约直接发到了zye,叶昭也按照先前的约定,早早腾出时间如期出演。

  虽然看脸的话两个人都像是“偶像派”,但在吉他技术上,两个人在歌手里都算得上是相当不错的。当然,只是相对于“歌手”,而不是“吉他演奏家”。

  双方都是吉他歌手,再加上重生以后不断恶补的音乐方面的知识给了叶昭和真正的音乐人谈论的底气,种种原因综合下,当广播结束以后,两个相见恨晚的人当即就拍定要合作一张单曲,直把两人的经纪人给吓了一跳。

  ……

  rb的娱乐市场向来是自己玩自己的,这一点,在唱片公司的策略上也很明显。在rb乐坛,即使是同一家唱片公司的歌手,也很少有机会合作出唱片,最常见的合作模式也无非是由其中一方提供词曲给另一方演唱,像是合作出歌的事是很少的,更不要提叶昭和福山雅治不仅唱片公司,连经纪公司都完全不同的这种情况。

  当然,跨公司合作虽然少,也不是没有,远的不说,wands跟中山美穗就是跨公司跨事务所跨派系的活久见式合作,当然,这个合作是各方的公司高层共同促成的,和叶昭福山雅治现在这个私底下达成约定的情况不太一样。

  不过既然有先例在,想要顺利进展下去也就不是件不可能的事。

  叶昭和福山雅治都算是行动派,在决定了要合作单曲之后,便约定各自去和己方的公司大佬进行交涉。

  叶昭这边要简单一点,他的经纪约在自己手里,要说服的仅有长户大幸而已。福山雅治要解决的就要多一点,除了要和经纪公司amuse协商,还要说服他的唱片公司bmg japan。(注:福山雅治此时的唱片约在bmg japan,之后才跳槽环球)。

  amuse这家事务所,可能是小气龟毛注重模式操作的rb娱乐圈里的一股清流。他们的经营理念相当去本土化,不像其他事务所那样把艺人当包身工压榨,而是相当的尊重旗下艺人的意愿,始终保持一种合作关系。

  打个不一定恰当的比方,amuse就像是一座大商场的经营者,他旗下的艺人就像是和他签署了合约的入驻商家,虽然商家要向经营者支付佣金(分成),但本质上艺人们都是“个体户”而不是“公司员工”,所以在允许的范围内,amuse的艺人是相当具有自主性的。

  当福山雅治找到amuse的高层时,那边不仅很痛快的答应了这次合作企划,还主动帮助福山雅治和bmg那边进行协商。在有了amuse的帮腔以后,bmg那边也是爽快应允了。

  至于叶昭这边,此时的being跟bmg关系还尚可,长户大幸也就对于跟amuse和bmg合作没什么特别意见。要说唯一有点不爽的,就是这张单曲的出版方不是being而是bmg,这样的话,being在这张唱片上就没什么便宜可赚。

  不过这也是个必然的结果,福山雅治资历名气皆在叶昭之上,这张单曲只能是“福山雅治x叶昭”,不能是“叶昭x福山雅治”。

  当然,being这边也不是白白把钱送了出去,作为交换,being方面拿到了两个amuse艺人将要出演的电视剧和电影的tie-up。

  在合作确定以后,叶昭和福山雅治以那天ms上塔摩利的玩笑话为灵感,决定制作一张春季单曲。尽管只是确定了这个概念,连具体的曲子都没有拿出来,双方还是迫不及待把合作的消息通过杂志散布了出去。

  消息一出,刚看了小半年《福山叶昭躺枪记》的吃瓜群众、为了偶像撕得昏天黑地的粉丝、浑水摸鱼两头开黑的正义路人、顿时傻眼了:这是波什么操作?

  ……

  在选曲方面,叶昭和福山雅治约定每个人都写一首歌,之后综合唱片公司的意见,选出其中一首当主打,另一首则放进去当c/w。

  实际上,春季歌曲福山雅治名下就有首现成的《樱坂》,这张发行于2000年的单曲,妖孽的大卖了两百多万张,是福山雅治国民度最高的一首歌。

  可是叶昭并不打算用这首歌,刚刚才甩开“福山雅治第二”的帽子,接着拿出一首福山雅治味超级浓厚的歌,这不是没事找事是什么?再说了,福山雅治歌里的樱坂指的是他老家长崎松岛的樱坂,而不是东京大田区的那个樱坂,当着正主的面瞎掰这种事危险系数太高,实在没必要干。

  最后叶昭拿出来的,是另一首樱花曲。这首歌的名字叫做《樱》,而作为原唱者的コブクロ(可苦可乐)恰好也是支双人组合。

  大约是从《樱坂》大卖开始,rb乐坛年年都会有歌手发行樱花曲,如果在搜索框里打上个“樱”字,估计能搜出来上百首相关的歌曲。在这些樱花曲里,可苦可乐的《樱》绝不是卖得最好的,但是旋律和歌词却都算得上佳品,每年的樱花歌曲盘点上,都不会落下。考虑到这张单曲正式发行的时候已经是2006年,以销量论歌曲好坏这种事已经不怎么靠谱了。

  有意思的是,虽然是樱花曲,可苦可乐发行这张单曲的时候,并不是在春天,而是在秋天。

  作为文抄公,叶昭的曲子来得实在容易,福山雅治却是要实打实耗费脑细胞来创作,出于尊重,他并没有急吼吼的去联系福山雅治,而是决定等福山雅治完成以后来联系他。

  ……

  二月十日,经过了长达四个月的诉讼期后,being状告《周刊新潮》的案子终于宣告结束。证据确凿的前提下,《周刊新潮》方早已注定必败无疑,终审的时候,杂志方面甚至都没有派出代表,全程由律师代理完成了最后的宣判。

  四个月是漫长的四个月,但是比起动辄一两年的官司,已经称得上是“神速”了。在这件事的解决上,叶昭采取了一个很“不rb”的解决方案,在判决书下来,直接通过zye联系朝日新闻,以五百万日元的价格买下了娱乐版二分之一个版面,将《周刊新潮》这份道歉书刊登在了上面。

  至于这五百万日元的来源,《周刊新潮》虽然没有真的被判赔偿两个多亿,但也面临着高达五千万日元的赔偿金。而这部分赔偿金,叶昭将和being以签约时的分成协定,拿到其中的一千万日元。买完了报纸版面,还能有五百万日元落到zye的户头。

  当然,这都还是后话。

  当《朝日新闻》的娱乐版如期将《周刊新潮》的道歉书刊登出来以后,这一天的《朝日新闻》销量狂升了三十六万份,就连素来不关注娱乐的人,也特意买来一份,为的是看一看这个破天荒式的做法。

  在这件事上,外界对叶昭的评价是好坏参半的,好的那些不必说,多是称赞他行事干脆利落,坏的那部分想想也知道,无非是指责他得势不饶人,没有度量。

  对于外界的评论,叶昭始终保持着充耳不闻的态度,倒是他的朋友们接连给他打了不少电话,大黑摩季和上杉升是坚决认为叶昭的做法豪爽解气,表示出了一百二十个赞同,而织田哲郎则语带嫌弃的说了一句“真无聊”,明石昌夫就有点不满意,批评他行事太过鲁莽。

  最有意思的还是福山雅治的反应。虽然决定了合作单曲,但是两人并没有互留号码,只是彼此的经纪人交换了联系方式。

  报纸发行的第二天,刚到事务所楼下,上村勇纪接到了一通来自福山雅治经纪人的电话。电话接起后,那边传来的却是福山雅治的声音,“你好,我是福山,方便的话能请叶君接个电话吗?”

  “哦、请稍等。”上村勇纪把电话递给叶昭,“叶昭桑,福山桑的电话。”

  叶昭接过电话,“福山桑你好,我是叶昭。”

  “哈哈哈哈哈……”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狂笑声。叶昭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号码,一头雾水的问上村勇纪,“上村,你确定不是骚扰电话?”

  “骚扰电话这种说法太过分了啊,叶君。”电话里,福山雅治边笑边说道。

  “不,这完全是福山桑的问题吧?”叶昭吐槽道。

  “抱歉抱歉,我只是想更直观的表达一下自己看到报纸以后的心情而已。”话虽如此,语气里全然没有抱歉的意味,“叶君,你这个人真的是太好玩了。”

  叶昭抽了抽嘴角,“如果是赞赏我就收下了。否则的话,请容许我全力拒绝。”

  “赞赏,绝对是赞赏!”福山雅治的语气认真了一点,“叶君,我很喜欢你的处理方式。”

  “谢谢,”叶昭道完谢,话头一转,“不过,福山桑是特意为了这件事打电话吗?”

  “当然……不是了!”福山雅治道,“叶君,你该不会忘了我们约好一人写一首歌的事了吧?我这边可是已经完成了,你不会告诉我还没吧?”

  “当然……”叶昭学着他刚才的语气拖长了音调,“当然是已经完成了!”

  “既然这样,约定个时间来听一下吧?”

  “没问题,时间和地点就由福山桑来定吧。”

  ……

  上楼,来到办公室。

  刚坐下,田村由贵便抱着一只小小的包裹走了进来。

  “社长,有你的包裹。”

  “放桌子上吧。”叶昭点点头,扫了一眼田村由贵,“剪头发了?”之前的田村由贵留着及肩的长发,现在却一下子变成了假小子似的利落短发。

  田村由贵下意识摸了摸发端,“是照着内田小姐的发型剪的,社长觉得如何?”

  “内田有纪吗?”

  “没错!从来没见过像内田小姐那样适合短发的人,忍不住照着她学了。”

  “挺好的,不过她那种英气勃勃的感觉你可学不来。”

  “这个当然了,内田小姐是独一无二的嘛。”田村由贵笑道,欠了欠身,出了办公室。

  “内田有纪啊……”

  说到内田有纪,叶昭对她有两个半印象。第一个是她在1992年拍了部狗血百合剧《是谁偷走我的心》,在剧里面掰弯了原本暗恋木村拓哉的女主角一色纱英,达成了“跟木村拓哉抢女人成功”的史诗级成就。

  第二个是她在2012年,参与了米仓凉子主演的连续剧《doctor~x~外科医大门未知子》,在这部戏里,她饰演的麻醉师和米仓凉子饰演的大门未知子“眉目传情”,把一部医疗剧生生传出了一股子姬味儿,每当她出场,总要伴随着无数“怀孕之眼”的弹幕。

  另外那半个,就是这位姬圈扛把子,跟叶昭现在的合作对象福山雅治有过很长的一段恋情,据说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至于为什么叶昭对这种八卦也略知一二,还得归功于后来他们感情亮红灯时某果日报之类小报的报道。

  这会儿是1995年,福山雅治跟内田有纪还火热得很吧……暗戳戳的在心里八卦完,叶昭把视线落到了桌上那份包裹上面。

  寄件人的地址栏上,印着的是sensui的字样。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