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西成夫还兼任音事协的理事,若非得到他的首肯,唱片大赏确实和叶昭无缘,这句话也是解开了叶昭对无端得奖的疑惑。

  外界提到bruning,首先想到的都是黑势力、极道之类的,但他们之所以在娱乐圈说一不二,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他们掌握着大部分的资源与媒体喉舌,而这些资源的获得,与其说依赖极道,更多依仗的其实是z界。

  如此的黑白两道通吃,实在是当之无愧的业界顶点(毒瘤)。

  “这么说的话,我好像还要感谢河西先生。”

  “不客气。”河西成夫脸皮颇厚的应道,“叶君,人情这东西,就是要不断的你来我往,所谓的不打不相识,不就是这个意思嘛。”

  明明是对他下死手未遂,到最后却成了叶昭欠他的人情。叶昭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老狐狸,却不得不承认,这已经是现在的他能得到的最好的处理方式。

  暴力元规则的世界,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的小聪明小伎俩都是无济于事的。得亏这场风暴来自河西成夫而非bruning,否则的话,以叶昭现在这点能量,连一合都招架不下来。

  实力不够的时候千万别说狠话,这是老祖宗教的真理,叶昭微微一笑,“河西先生说得对,若是能够得到你的关照,我很高兴。”

  河西成夫对他的识相很满意,“对了,听说叶君开了自己的事务所?资金上周转的还好吧?如果有困难,我很乐意帮你。”

  “还好,只是个处理个人事务的小事务所,暂时应付的过来。”叶昭赶紧把河西成夫的念头给挡了回去。

  好在他也不是真的看上了这座麻雀庙,得了这样的回复也就作罢了。

  到此为止,虽然事情以叶昭被收拾得够呛外加莫名其妙欠了河西成夫人情告终,但总归是暂时解除了危机,虽然河西成夫的“养成”论调让叶昭浑身不舒服。

  乍看之下,河西成夫不但愿意放他一马,似乎还打算提供帮助给他,这似乎是件求之不得的好事。

  但实际上,这已经成为了一场猫鼠游戏,身为绝对强者的河西成夫,将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站在高处睥睨他,一旦他厌倦了这场游戏,或是叶昭的所作所为让他失去了兴趣,他就会毫不犹豫一口把叶昭吞掉。

  就像燃系一直以来扩张版图的手段那样,先是提供资金之类的援助估计别人独立,之后再把独立后的小事务所收到旗下。

  虽然憋屈了那么一小下,叶昭也没有觉得沮丧。至少这让他能在这段时间里放开手脚,赢得摆脱这个危险局面的时机和希望。

  ……

  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在结束了一轮工作后,叶昭和上村勇纪乘上了飞往那霸的航班。当然,他们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从北海道开始一个岛水一章,最后再去琉球群岛溜达一圈。

  时间还要倒回到一月十四日,田村由贵把一张明信片送到了叶昭的案头。明信片的封面,是渡嘉志久海滩如画一样的风景。

  翻到背面,是用钢笔写下的镌秀字迹:“叶昭尼桑你好!北海道的雪真的把我惊了一大跳!天狗山的雪景像水墨画一样美丽,第一次体验滑雪的我可是结结实实摔了好几跤,不过倒在雪地上的感觉真是不错!”

  “在砂场温泉,见到了许多天鹅,它们一点都不怕人的呀。在北海道的最后一天,我们登上了函馆山,据说函馆的夜景是价值一百万的夜景,这样说来的话,实在是奢侈的一行!”

  “叶昭尼桑,爸爸妈妈都很感谢你的招待,所以让我邀请你,有时间的话,请务必来冲绳玩吧!我和家人们都会好好招待你的!”

  ……

  仲间由纪惠的家位于添浦市,十二世纪到十四世纪间,这里曾是中山王国的首都,因此在当地存在着许多琉球时代的古早遗迹。

  冲绳的公共交通在rb是最不发达的,整座本岛只有一条单轨电车线路。抵达那霸机场后,叶昭和上村勇纪搭乘出租车,沿着国道330号线向着添浦市而去。那霸与添浦紧紧相邻,尽管在途中遭遇了小小的堵车,三十分钟后,他们还是顺利抵达了添浦。

  一月份正值冲绳短暂的冬天,虽说如此,气温还是很高,紫外线也完全不饶人。

  仲间由纪惠的家,正如当地所有普通的民居那样,并无什么特殊之处,所以在照着地址找到那片街区以后,着实费了一番功夫,才从众多克隆一般的房子里找到了属于她家的那幢二层一户建。

  仲间由纪惠家族庞大,父母一共养育了包括她在内的五个孩子,因此虽然夫妇两人都有在工作,生活方面还是有些紧张,直到最近一两年,仲间由纪惠的大哥和二姐相继开始工作,她家中的住房和经济状况才有所缓解。

  话说回来,家里有三个哥哥的仲间由纪惠,让叶昭莫名其妙想到了一句话:美人拥有众多的兄弟,自打浮士德的时代起,对男子来说就是一件极为不祥的事。

  ……

  这一天正值周六,在和仲间家约好了的前提下,当叶昭前来拜访的时候,除了仲间由纪惠在那霸的大哥和在鹿儿岛的二姐,其他人都等在家中。

  养育出了一个盛世美颜女儿的仲间父母,长相也是相当的不错,就连她的两个兄长,也都可以被归到普通人里的帅哥行列,虽然因为常年遭受超强紫外线洗礼的缘故,两人的肤色都有些粗粝。

  “承蒙叶昭桑的照顾,这次来到添浦,请多待几天,由我们来尽地主之谊吧。”在仲间家的起居室里,仲间由纪惠的父亲说道。

  “我们也很想在冲绳多待一阵子,不过东京那边还有相当多的事要忙,后天一早有节目要录,所以明天晚上就要赶回去,虽然很抱歉,只好辜负您的好意了。”叶昭道。

  仲间一家虽然小有遗憾,但还是表示了理解。在仲间父母的安排下,由仲间由纪惠和她的三哥一起担任导游,上村勇纪驾驶着仲间家的银色日产三厢轿车,四人一道在冲绳走马观花的游览了起来。

  首里城遗迹色彩鲜艳,既有着鲜明的琉球风格,还糅合了中国和rb传统建筑的特点,据说这是冲绳岛最大的木结构建筑之一,不过在见识过中国宫殿的宏大后,这样的建筑完全激不起叶昭的惊叹之情,反倒是上村勇纪,接连重复了好几次“真厉害”。

  在琉球文化村,四人都换上了琉球传统服饰,一直在学习琉球舞的仲间由纪惠,在众人的怂恿下,小小的展示了一下她的舞技,马上就恢复她害羞的本性,躲到了她三哥身后。

  当天晚上,仲间父母以一餐地道美味的冲绳料理招待了叶昭和上村勇纪,仲间由纪惠的父亲从事远洋渔业工作,托他的福,席间还上了一道据说很难得的海蛇汤,虽然在从来没有吃过这等奇怪食材的叶昭看来,这道菜实在诡异得很。在仲间一家期待的眼神里,叶昭咬了一口……

  “不行,我还是投降吧。”叶昭做了个双手举起的动作。

  吃完饭,叶昭和上村勇纪入住在添浦市内的酒店,次日一早,再度和仲间姐弟继续着未完的旅游大业,接连去了残波岬、万座毛,碍着时间的缘故,太远的几座岛都没有去成,仲间由纪惠脸上的遗憾比叶昭还要深,似乎是对没能尽到地主之谊有些过意不去。

  “要不这样,”叶昭想了想,“你想一个这附近的,你最喜欢去的地方,然后带我去玩,行吗?”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