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秋田的当天早上,留守东京的田村由贵通过传真把oricon单曲周榜的榜单传了过来,《winter,again》以十二万五千三百张的成绩拿下了当周的季军。

  每年的年末都是乐坛发歌最密集的时候,各种大物扎堆神仙打架,拿不到周冠军也不算是失利,然而在预想当中,这张单曲的首周及格线应该在二十万张以上。

  虽然和没有tie-up有一定关系,但是在有提供为wands的单曲做口碑先导,又打出12cm噱头,动用双mv宣传的情况下,首周销量还是缩水了三分之一还要多,可以想见,在经过了丑闻洗礼后,叶昭的浮动流失的有多厉害。

  哪怕是把榜单送到叶昭手里的上村勇纪,脸色看上去也有些勉强。

  叶昭把榜单随手一放,“不要紧,来日方长。”转身接着收拾起了行李。在汤泽买的特产已经委托运输公司送回了东京的事务所,他的负担并不怎么多。

  上村勇纪欲言又止,叶昭心知肚明,没有理他。浮动流失这点事,他并不放在心上,所谓的浮动,不就是时来时去的吗?

  现在不是后世那种信息爆炸的时代,在电视台搞出的那个不同版本的mv也好,现在的全国巡回也好,或是等等各种宣传方式,都需要一个发酵的时机。

  人与人之间相互都有一条神秘的丝线将他们关联到一起,无数的丝线凝结起来,最终织成一张独一无二的超级大网,靠着这张大网,不管身在何处的人,都能彼此分享资源,相互传递信息,让一件件原本不起眼的小事,发酵成足以撼动潮流的大事。

  而叶昭等待的,就是那个时机。

  接下来,三人又走过了岩手县和宫城县,在宫城县首府,昔年伊达六刀流崩爹二十年政宗的藩地仙台市,叶昭在参加完电台直播的第二天,临出发前还顺道去了趟秋保温泉街泡温泉,把原本枯燥乏味的跑宣传生生玩成了公费旅游。

  12月20日,从山形县启程准备前往奥羽时,新的榜单如期而至,孩子先生的新单曲以超过三十万张的强大销量一举占领周榜冠军,《winter,again》则以十万六千余张的成绩继续保持季军,将其他的后来者们挡在身后。

  在发售的第二周没有出现过大的跌幅是一个良好的信号,而这一信号也为这张单曲的前景增添了一丝希望。

  果不其然,等他们渐渐南下,巡回的气势也迎来了转变。抵达木县的那天是12月23日,整座宇都宫市都被圣诞树与花环所装点,偶尔有身着夸张圣诞装的女孩子走过,若是被路人另眼看待,必定要骄傲的挺起胸膛。

  车站前的新星堂cdshop在店里最醒目的地方摆放着各式圣诞歌曲,令叶昭有些意外的是,店内的音响里播放的并非那几首有名的圣诞名曲,而是他的《winter,again》。

  一行人按照惯例造访当地放送局,这次不必他们拿出试听的单曲,放送局的制作人先将他们迎进来,在答应了推广这首单曲以后,制作人又提议道:“明天下午在市区有一次公开放送,叶昭桑如果能参加的话,我想大家一定会很兴奋吧。如何,要不要考虑一下?”

  “没问题,这是我的荣幸。”叶昭应允道。

  次日下午四点,叶昭和电台的主持人出现在市中心,面对着隔音玻璃外里三层外三层的观众玩了一把直播,当天就是平安夜,整个节目无非围绕一些圣诞节的话题进行,在提前拿到了台本的情况下,倒是不必担心会出现抓瞎的放送事故。

  节目共进行了四十五分钟,宣告结束后,场外围观的观众们却几乎都没有散去,也不知是谁最先起的头,留下的人开始唱那首《winter,again》。最开始只是寥寥几个人在跟唱,但当歌曲进入**,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其中,最终成为一场集体的大合唱。

  “叶昭桑、观众们正在合唱你的歌曲!”放送局的工作人员匆匆走来。

  叶昭抓起衣架上的外套,在上村勇纪的陪伴下出了休息室,来到大楼外面,大合唱刚好进行到最热烈的时候,见到叶昭出现,气氛顿时被推上了热烈的顶点,观众们一边击掌,一边重复唱起了这首歌的**部分。

  那不怎么专业的歌声与和着节奏的掌声,一下下撞击着叶昭的心脏。小声吩咐了上村勇纪,上村勇纪小跑着进去又很快抱着一把吉他出来。

  叶昭面向观众深鞠了一躬,接过吉他,大声道:“谢谢!大家的歌声是我听过的最美妙的歌声,接下来,也请听听我的歌声吧!”

  “噢!”观众们一齐欢呼起来。

  来得最迟的飞鸟苗子刚一落座,包厢内的众人便迫不及待地举起手中的酒杯:“为了这个月的同乡会”

  “干杯!”玻璃杯碰到一起,发出清脆的叮当声。

  促使这个十六人小团体走到一起的,是他们都来自于同一片土地:岩手县。东北地区地广人稀,想要得到更好的发展机会,只能向首都圈靠拢,但在步履匆匆的奋斗路上,向来习惯于群居的人们,还是自发地组织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同乡会。

  酒足饭饱后,一行人出了料理店,杀向位于西池袋的卡拉ok店。打头阵的是最年长的森田敏郎,他以一首《率性辛巴达》拉开了k歌的序幕,话筒经过一个又一个人的手,直到来到飞鸟苗子手里。

  作为这个十六人小团体里最不追逐流行的人,飞鸟苗子在卡拉ok的保留曲目一直都是《北国之春》和《韶光流逝》,其口味不像个23岁的年轻人,倒是和公司里年过四十的中年人差不多,因此在她接过话筒的时候,周围的人想的都是“啊……又要开始了”。

  令人意外的是,这次的飞鸟苗子既没有选择松山千春,也没有点邓丽君,而是找出了叶昭的《winter,again》,十分投入的唱了起来。

  一曲结束,包厢里的人齐齐鼓掌。和飞鸟苗子关系不错的人调侃道:“苗子你什么时候换了口味?怪让人不习惯的。”

  飞鸟苗子笑了笑,“上周的时候,跟老家的姐姐打电话,被她推荐了这首歌,意外的很喜欢,所以就特意学来准备在聚会上露一手的。再说,总是唱演歌,大家也不耐烦了吧?”

  “话说回来,我在盛冈的同学跟我说,叶昭桑不久前到岩手做宣传,还参加了一期电台节目,节目结束以后,放送局接到了好多点歌电话,就连我同学也跟着点播了几次。”同伴大仓加奈也道。

  “没错没错!我听公司里仙台的同事说起,叶昭桑也去了他们那边。同事还一个劲儿跟我推荐这首歌,不过我之前在付费台看到歌曲mv的时候就已经去买了,”说话的是个和善的小胖子,“因为mv里那个女主角真的很漂亮。”

  “mv女主角?我在朝日台看到的只是live片段啊。”另一人插话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小胖子解释道,“这首歌叶昭桑拍了两支mv,另一支是他和一个女孩一起拍的,对了,就是单曲封面上那个女孩。”

  “诶~真的假的?还能这么玩?那我也要买张来看看!”

  就这样,一场同乡会突然跑偏,变成了叶昭的新单曲讨论大会,直到森田敏郎拿起话筒,高声问:“下一个该谁了?”众人这才放下话题,气氛火热的继续唱了下去,但在彼此内心里,一颗种子已经悄然埋下。

  像这座卡拉ok包厢里发生的事,在东京圈、乃至于全国各地不断上演着,就这样,借着人际关系这张大网,叶昭终于迎来了他期待已久的转机。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