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流熙攘的街头,藤村佐智子把手放到嘴边哈了一口气,用力搓了几下。虽然出生在雪国,她却完全忍耐不了寒冷。

  “请、请喝一杯暖和一下吧!”一名和她一样穿着校服,长着一对憨厚酒窝的男生递过来一杯热可可,看他气喘吁吁的样子,应该是刚剧烈活动过。

  “虽然很谢谢,不过,我们不认识吧?”藤村佐智子没有伸手,留着染成酒红色的夸张短发,耳朵上挂满闪闪发亮耳钉的她,怎么看都是个不良少女,和这名看上去非常正派忠厚的男生毫无关联之处。

  “可是我认识你,藤村小姐,我和你都是立泉中学的学生,你在2年c组,我在3年a组,我每天从教室的窗子向外望出去的时候,都能看到你偷偷翻栏杆逃课。”

  “哦。所以呢?跟我这种不良少女有什么可谈的?”藤村佐智子扬起眉。

  “不,我没有说你是不良少女的意思。”男生窘迫的辩解道,“我只是觉得,就算是那样的藤村小姐也非常可爱。那个……”

  “饶了我吧。”藤村佐智子翻了个白眼,“你就算喜欢什么人,也该喜欢个温柔可爱的女孩子,不该在我这种讨人厌的不良少女身上浪费时间。”一阵冷风吹来,让藤村佐智子下意识打了个寒颤。男生见状,再度送上那杯热可可,“喝了它会暖和些的。”

  “都已经说了不用了,我说几遍你才……”藤村佐智子烦躁的一甩手,男生猝不及防,将手里的热可可甩了出去。

  ……

  浅灰色的翻领羊毛大衣,肩膀的位置上洇出一大团深色的污渍,叶昭扬起眉毛,看向站在他面前,还有些没能回过神来的这两名少年少女。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那名男生,他九十度鞠躬,嘴里不住道歉,“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竹田俊和上村勇纪同时取出手帕,试图替叶昭擦拭,叶昭摆了摆手,阻止了二人。藤村佐智子转了转眼珠,忽地责备那名男生道:“打翻杯子的人是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谁用得着你来出头!”看向叶昭,“弄脏了你的衣服真是抱歉,那个,我会赔偿的。多少钱?”身高不足一米六的藤村佐智子,为了能和叶昭的视线平齐,用力扬起了头。

  “可是、藤村小姐……”男生有些着急。

  叶昭有些无语的打断道:“你们两个,闯了祸又不是什么好事,用得着抢着认吗?”

  “事情的起因在我,我总不能因为有人顶罪就逃避责任吧。”藤村佐智子说完,又有些心虚的补充了一句,“虽然我也很怕万一会被大哥你揪住不放什么的……”

  “你也知道害怕?”叶昭有点乐。

  “当然了!不良归不良,我又不是不会看眼色的笨蛋。”藤村佐智子嘀咕道。仔细看看,她生得倒是漂亮,不论是微微上挑的眼角还是小巧的鼻尖,都给人一种十分精致的感觉。秋田是公认的美人之乡,佐佐木希和坛蜜都是出身于此。

  ……

  佐智子,你是不是又闯祸了?!”伴着粗声粗气的呵斥,唱片行的店长大步向着这边走来。不由分说摁住藤村佐智子的颈部,向叶昭等人致歉:“实在对不起,这孩子就是这么惹人嫌,给你们添麻烦了。”

  “次郎叔叔!”藤村佐智子挣扎着。

  “店长,你们认识?”

  店长惭愧的点点头,“这孩子是我过世堂兄的女儿,从小没有父亲管教,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叶昭桑,要是她做了什么不好的事,还请你多多包涵。”

  “那她的母亲呢?”

  “她母亲……”店长嫌恶的扬了扬眉,藤村佐智子忽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用力撞向店长,挣脱了他的束缚。

  “所以我才最讨厌这种乡下小地方,随便走到哪里就能遇到个喜欢搬弄是非的亲戚!”藤村佐智子嚷了一声,皱了皱眉,取出钱包:“这位大哥,我只有一万六千七百元现金,要是不够我回去给你拿。”

  “你这孩子……!”店长气结。

  气氛僵持之下,一辆原本停在不远不近处的红色马自达轿车缓缓驶到路边,驾驶席上的女人摇下车窗,稍微探出头来,柔声唤了一句:“佐智子。”女人的声音温婉动人,仿佛带有某种魔力,下意识地,众人将目光投向了她。

  竹田俊见多识广,一眼认出了这女人的身份,赶紧鞠躬道:“藤彩子前辈!”

  藤彩子是谁?若是你多看过几场红白歌会,定能在其中发现她身着艳丽和服的妖娆身姿,被称作“演歌五美人之一”的她,曾先后两次拿下rb有线大赏,是整个90年代最成功的演歌歌手之一。

  说到演歌这种rb独特的歌曲风格,看上去似乎是种传统的日式民谣,演歌歌手在表演的时候也穿着和服,但实际上,这应该是日式流行音乐的另一分属。

  随着时代发展,演歌因为市场的限制,销量变得越来越差,但你不能因为演歌歌手销量不好就小瞧他们就像传统戏曲没落的如今,梨园界的角儿仍旧地位超然一样,演歌歌手在乐界颇具分量。美空云雀、北岛三郎、小林幸子、森进一,这些人都是演歌界的翘楚,就连邓丽君,在rb发展的时候也唱了相当多的演歌。

  而演歌歌手之所以地位超然,除了他们特殊的表演风格之外,还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往往和rb的极道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远到初代演歌三天后之一的美空云雀,她的整个艺界生涯都和出吕组密切相连,而她和出吕组三代目田冈一雄的暧昧关系,更是使她一度陷入“云雀丑闻”的漩涡。

  近到1987年,杰尼斯的近藤真彦和演歌歌手五木宏同时入围唱片大赏,为了能顺利得奖,近藤真彦方面进行了一些不可告人的暗箱操作,五木宏一方也不甘示弱,在当年的圣诞节,极道派人偷走了近藤真彦已逝母亲的骨灰盒,并扬言“不退出唱片大赏就别想要回来”。

  但这件事最牛掰的地方却是近藤真彦在得到了这样的威胁后仍然出席了唱片大赏并且如愿得奖,代价是他母亲的骨灰盒从此消失了。而唱片大赏也因为这次不公正颁奖失去了公信力,第二年的收视率暴降近百分之十。

  出道于1988年的藤彩子,不论是江湖地位还是资历,都是正儿八经的大前辈,竹田俊道破了她的身份,叶昭和上村勇纪也赶紧老老实实鞠躬问好。

  藤彩子含蓄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眼睛一一扫过了站在这里的每个人的脸,最终目光停在了藤村佐智子身上。

  藤村佐智子后背一颤,缓缓低下了头,“……妈妈。”

  ……

  平稳行驶的马自达轿车里,坐在后排的叶昭忍不住偷眼去看藤彩子的侧脸。刚刚三十三岁的她,不论是柔和妩媚的脸庞,略带愁绪的眉眼,还是白皙优雅的脖颈,都有种极致的美感,正值女人一生中最光彩夺目时刻的她,让叶昭联想到熟透的葡萄或是水蜜桃尖那抹诱人的红。

  1981年,二十岁的藤彩子生下女儿,不久便与丈夫离婚,其后她的前夫z-i\'sa身亡,因为这件事,才会使得唱片店的店长、她前夫的堂弟对藤彩子和佐智子母女那样不满。在1991年,她所属唱片公司的经纪人也在她家中z-i\'sa,先后有两个男人为她z-i\'sa,藤彩子也被媒体称作是“魔女”。

  “魔女”透过车内的反光镜发现了叶昭探究的目光,并带着一丝玩笑的语气问道:“叶昭桑,我有什么地方很奇怪吗?”

  “不、没有。”叶昭急忙否认。说出来可能有些丢人,事实就是,藤彩子不同于他前世今生遇到的任何一位女性,在她面前,他感觉自己像是一只正被猫咪玩弄于股掌的毛线球。

  藤彩子微笑了一下,“别紧张,说来理亏的一方还是我们,毕竟闯祸的是佐智子。”

  坐在副驾驶席的藤村佐智子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没错,叶昭三人被藤彩子以“赔罪”的理由请上了她的座驾,此刻一行人正往她在秋田市内的私宅移动。

  车子行驶了大约十分钟,进入了一片静谧的住宅区。藤彩子的私宅是一座小巧精致,却明显上了年头的传统日式房屋,出生在仙北市的她,不知为何会在这里拥有这么一座老房子,但从藤村佐智子父亲的亲戚在秋田市这点来看,这栋房子八成与她前夫有关。打开纸拉门,几人在玄关处脱掉鞋子,藤彩子从鞋柜里拿出y-i次忄拖鞋分给众人。

  叶昭三人被带进了靠近门边的会客室,虽然房间的整体装修是和式风格,但内里的家具却是西式的,地上铺着的也不是榻榻米而是一层厚重的地毯。几人分坐在沙发上,藤彩子问:“几位要喝点什么呢?”

  “普通的茶就好。”叶昭道,竹田俊和上村勇纪也点头附和。藤彩子看了一眼藤村佐智子,哪怕在人前是个小太妹,面对她的母亲,藤村佐智子还是乖乖去了厨房泡茶。

  藤彩子起身出了房间,听声音似乎去了二楼。房间里一时只剩叶昭三人,竹田俊舒了口气,小声道:“不管多少次都要说,藤彩子前辈的气场真是强大。”

  “我连看都不敢看她。”上村勇纪吐了吐舌头,“要是和她对视了,八成得变成石头。”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