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下榻的酒店,进了房间,把脱下的厚外套挂到衣架上,泡了一杯热茶。不多时,房间门被轻轻敲响。

  “叶昭桑,这是从东京发来的单曲首日榜单。”上村勇纪递给叶昭一张纸。

  “唔,辛苦了。”叶昭接过榜单扫了一眼,《winter,again》以八万六千张的成绩拿下了日榜冠军,算是个不功不过的成绩。

  “这个势头能保持住的话,本周卖出个二十万张应该不成问题。”上村勇纪的语气非常乐观。

  “但愿吧。”叶昭把榜单放到一边,“上村,去青森的票都订了吧?”

  “订了早上七点四十分的新干线,时间不早,叶昭桑好好休息一下吧。”上村勇纪说完,退出了房间。

  次日一早六点三十分,上村勇纪过来叫醒了叶昭。一行人收拾行装,在酒店的餐厅简单吃了顿早饭后,乘上出租车前往车站。

  rb的人口总数大约有1.25亿,其中有1亿人生活在本州岛,而在这1亿人口里,又有25%的人居住在东京和横滨一带。

  青森县地处本州岛最北端,约有132万人在这里生活,在这132万人里,除去年事已高的老人和不谙世事的孩童,真正拥有购买力的人大约有85万左右,在这85万人里,还要再去掉对音乐完全不感兴趣的人和不会重复购买的两人以上的家族,总的算下来,整个青森县的市场已经小的不能再小了。

  实际上,不仅是青森,整个本州岛东北地区的情况都差不多,而且因为一些各种各样的原因,东北地区的流行音乐并不发达,反而是传统歌谣十分活跃,在这些地区诞生过不少的演歌歌手。本着蚊子肉也是肉的态度,叶昭还是到青森放送拜访了一下,参加了第二天中午的一档广播节目,下午便启程去往了秋田县。

  ……

  说到秋田县,叶昭首先想到的就是秋田犬和温泉了。和青森县一样,秋田县也是个农业大县,这里年轻人不多,老人也不多总之就是人口很稀少。青森县好歹还有132万人,秋田县也就100万人左右。

  这里不仅人少,还是rb数一数二的贫穷县,住在这里的人大抵上生活很平静,是那种自得自乐,甘于现状的平静。而这种平静,也恰恰是最难打破的。虽然已经提前做好了在全国宣传的过程中遇冷的准备,但叶昭怎么也没想到会被当地的放送局直截了当的拒绝。

  “抱歉,我们不提供打歌服务。”秋田放送的制作人小原公太甚至拒绝听一听这首歌。

  走出秋田放送,竹田俊道:“叶君,要不然我们去秋田朝日放送再走一趟?”

  叶昭没有说话,若有所觉的抬起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下雪了?”听到他的话,竹田俊和上村勇纪一齐抬头,果然看到有细小如沙砾的雪粒纷扬落下。

  一辆出租车在三人面前停下,上了车,竹田俊刚报上秋田朝日放送,叶昭却打断了他,“不,请带我们去趟市里的商店街,我想买把吉他。”

  “买吉他?”竹田俊愣了一下,到底没有多问。

  出租车司机发动了车子。

  秋田虽然是个日式的“穷乡僻壤”,不过各项设施都还算齐全,许多大型的连锁也将分店开到了这里,所以买点东西还是没什么困难的。

  在一家名叫山田乐器的店铺里,留着刷子头的年轻店员态度是和外表截然不同的亲切:“欢迎光临,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我想选一把面单吉他,用不着太好,弹着顺手就行。”

  “请到这边来。”店员做了个请的姿势,把叶昭引到店里的一处角落,“这边都是些入门级的面单吉他,如果您是新手的话,我建议您考虑一下这把雅马哈,这把琴手感舒适,音色柔和,性价比相当高,现在买的话还能打九折……”

  叶昭的视线扫过下面的价格牌:五万九千八百日元。rb的吉他还真是贵呀。

  “我能试弹一下吗?”

  征得了店员的同意,叶昭从他手里接过吉他,调试了一下琴弦,弹了几个和弦,手感和音色都和店员介绍的差不多,叶昭也没再选,直接买下了这把吉他。

  出了山田乐器,叶昭招呼了一下等在外面的竹田俊和上村勇纪,“自从签了唱片公司,我都没有再卖唱过,今天机会难得,咱们找个地方路演去。”

  傍晚的商业区,是整座城市一天中人流量最大的时候,年轻的上班族,刚结束了一天课业的学生,举家前来购物吃饭的家族,各色各样的人在这里绘出一副城市的群像图。

  高岛屋附近的一家hmv唱片行前,不声不响搭起了一个简单的舞台说是舞台,其实只是拿几个箱子搭了个稍微高一点的台子而已。一名年轻英俊的青年站在上面,怀里抱着一支原木色的木吉他,面向着马路,拨片扫过琴弦。

  这家hmv开在秋田市区已经是第六个年头,在这六年间,他的生意始终不温不火,虽然不至于冷冷清清,但也从来没有过唱片卖断货的情形出现,不管是b’z还是恰克飞鸟,从来没有一组歌手彻底俘获过秋田人的心。

  店里的店长整天面对着成山的唱片,在见到叶昭的时候,自然第一眼就认出了他,当叶昭提出想要借店铺外面路演的时候,店长很痛快就答应了,不仅如此,还提供给了他这个简易的舞台和一支带架子的麦克风。

  秋田县的音乐气氛不算很浓厚,街头也鲜少有人公开演出,人流熙攘的街头,突然响起琴弦被拨动的声音,路过的人下意识为之侧目。其中有几人认出了这个表演的人是叶昭,为他停下了脚步。

  就在这样的情境下,叶昭开始了他的演出。第一曲是《虹》,第二曲是《因为有你在身边》,两曲结束后,面对着观众,叶昭进行了简短的mc,“大家好,我是叶昭,今天将在这里进行大约四十分左右的公开演出,请多指教。”

  淳朴的秋田人很配合地鼓起了掌。那几个认得叶昭的人喊道:“叶昭桑加油!”“我最喜欢叶昭桑了!”

  细碎的雪花不断从天空中飘落,hmv唱片行外面,聚起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被这些人围在中间的,是正弹着吉他唱歌的叶昭。只出过三张单曲的他,甚至连一场四十分钟的路演都凑不起足够的歌单,在唱完前两曲以后,接下来他就自由发挥,搜刮了一下曲库里风格比较温暖适合冬天的几首歌曲即兴演唱了起来。

  “好……好厉害!”负责维持秩序的上村勇纪看着占满了马路两侧,几乎要影响交通的观众,忍不住惊呼道。

  “这得有一二百人了吧,在我们秋田能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叶昭桑真厉害啊。”唱片店长一边吸着烟,一边感慨道。

  “不过这种程度,警察先生也应该马上就要过来了。”竹田俊四下张望着。

  果不其然,他话音刚落,几名穿着制服的警察向着这边快步走来,一边用扩音喇叭喊道:“喂,这里禁止路演,你已经影响到交通了,赶紧停下来!”

  站在舞台上,将周围的情形一览眼底的叶昭自然也看到了向这边走来的警察,他笑了笑,手里的吉他调子一转,道:“接下来是最后一曲了!这首歌是我于本月六日新发售的单曲《winter,again》,希望大家能够喜欢,那么,我开始唱了!”

  ……

  hmv唱片行的店员扫码完最后的一张《winter,again》,最后一名幸运儿眉开眼笑的走出了唱片行。看着外面长长的队伍,店员抱歉的宣布:“本店的《winter,again》已经全部售罄,请明天再来吧。”

  “诶~”唱片行外发出沮丧的声浪,但是没办法,排队的人只好各自散去。

  唱片行休息室里,店长道:“叶昭桑真是了不起!我会联系供货商,在最快的时间里完成铺货。”

  “这都是店长先生慷慨借出地方的功劳。”叶昭谦虚道。

  “我还有个不情之请……”店长商量道,“难得有明星在我们这做宣传,叶昭桑能不能在店里留个签名?”

  “当然没问题!”叶昭拿起放在脚边的吉他,上村勇纪知机的从随身带的包里取出签字笔递上去。在吉他面板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叶昭把吉他递给店长,“这个就留给店里作纪念吧。”

  在路边等待出租车的空隙里,上村勇纪心情大好的说:“今天的演出之后,这首歌一定会在秋田慢慢流传起来吧。”

  “刚才我还在担心被秋田放送拒绝后,在这边的宣传会很难打开,这下就放心了。”竹田俊道。

  “说不定今晚的秋田放送还得被点歌电话轰炸一番呢!”上村勇纪笑嘻嘻的说。

  竹田俊看着叶昭,“叶君,你跟我接触过的许多艺人都不一样,大多数人在走红以后,都很难再放下架子从最基本的部分做起,你今天真的让我刮目相看了。”

  叶昭笑了笑,“音乐是紧贴生活的东西,所以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排斥这种街头宣传,相反,我还非常享受和听众的互动。”最初只是为了摆脱重生后贫穷窘境才会决定走上音乐之路的他,在这样的互动里,突然发现了音乐崭新的意义。

  ……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