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单曲的录制一共持续了七天,有了坂井泉水的加入,track1这段稚嫩的旋律也被赋予了新的意义,叶昭对坂井泉水演唱这一小段歌曲的时候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像一边走路一边哼歌时那样放松,而不是以对待灌录cd时的心态来严阵以待。

  “就像是玩一样,尽可能的随性起来。”对参与录制的乐手,叶昭也提了同样的要求,就连编曲方面,也极力向这种随性靠拢。极度的放松有时会带来粗制滥造,但track1显然因为这份放松焕发了不一样的生机。当成品出来以后,即使是对这首歌有些不满意的明石昌夫,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当然,这还是后话,录制完的音轨刚被送往混音机房,离真正的成品出来还有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

  就在准备单曲的这些日子里,叶昭还抽空办了一件大事:开设了一家自己的事务所。刚进入娱乐圈的时候,因为being同意可以只签唱片约,叶昭也就没有多此一举再把自己转手多卖一道,之后出道单曲大爆,一切顺风顺水,叶昭也就把这回事放到了一边。直到经历了这次的事件以后,他才发现在圈子里单打独斗是件多么辛苦的事,哪怕仅仅只是为了不必事事亲力亲为,也有必要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

  签约唱片公司和经纪公司更像是打开了一扇机会的大门,虽然门里的机会可能并不属于你,你进去了可能会一无所获甚至得不偿失,但如果你不设法开启这扇门,那么所有的机会都不会和你有任何关系。

  在rb注册一家公司并不是难事,哪怕只有一日元的资本也可以进行申请,必要的条件也只有租赁办公室,当然,刻制印章和提供有效证件这种基本的事自不必提。虽然只是个没有小弟没有合伙人的光杆司令,但由于有公司注册代理机构的存在,这些事并没有占去叶昭太多的时间。

  到全部音轨制作完毕的时候,一家名为zye的公司也在港区六本木某座大厦的某间办公室悄然挂牌。叶昭原本是想拿自己名字里“叶”的英文当公司名的,不过某个游戏厂商已经先一步将“leaf”这个名字占有,作为一个起名废,叶昭在百般想名字而不得的情况下,脑袋一拍随手填了这么个名字。嗯,就是这么敷衍。

  大宇公司在2005年出过一款叫《明星志愿3》的游戏,游戏开局的时候,主角金皓熏的经纪公司只有他和小秘书俩人,叶昭比他起点还低点儿,他连小秘书都没有……准确的说,是还在招募当中。招聘启事他已经送到了求职事务所,至于有没有人上门就两说了,毕竟现在的zye看上去活脱脱一个可疑的皮包公司。

  在这个万事开头难的时候,还是大黑摩季解了叶昭的燃眉之急,为他送来了公司第一个员工,一名叫竹田俊的四十岁男子。

  “是我北海道的同乡,前些年我还没出道的时候,在东京的同乡会上认识的,竹田先生从前在吉本当过十年经纪人,经验是没得说。如何叶君,要不要见见?”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店里,当叶昭提起自己刚开了事务所,准备找员工的时候,大黑摩季主动说道。

  当然要见见。以叶昭现在的关系和人脉,找几个打杂的还好说,但是想要找到一个能为他总揽全局的经纪人,实在是件可遇不可求的事。

  竹田俊中等身材,平头浓眉,唇角两道刀刻一般的法令纹,看上去有些严肃。通过交谈得知,竹田俊两年前从吉本兴业离职,因为和吉本签过保密协议的缘故,蛰伏了两年才重新开始经纪人工作。至于肯来跟叶昭谈谈的原因也简单粗暴:大黑摩季告诉他,叶昭给的月薪要比同等级的经纪人高出两成。

  大约三十分钟的交谈里,叶昭对竹田俊的能力和待人处事都很满意,但是出于谨慎,叶昭还是先问清楚了竹田俊离职的原因。毕竟是从关西第一黑势力里出来的,万一他得罪过吉本的大佬,叶昭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招惹他的。

  竹田俊也明白这点,三言两语解释道:“两年前五岁的儿子病重,为了陪他看病才辞职了。”

  “令郎现在如何了?”

  “已经痊愈了。”竹田俊露出见面后的第一个笑容,“所以为了偿还看病时的借款,不拼命工作可不行啊。”

  既然这样,叶昭就没有不用他的理由了。别的不说,就冲他在吉本兴业干过十年,全国大大小小的电视台基本都跑过,熟悉各种业内规则这点,绝对是现阶段最好的人选。

  竹田俊走马上任,很快为叶昭又找来了数名有过娱乐圈工作经验的人,叶昭从这些人里留用了三人,一人名叫南条宽,在富士电视台当过三年pd,一人名叫上村勇纪,在amuse带过两年新人,至于第三人,是个名叫田村由贵,短发娃娃脸的二十岁女孩,曾经给偶像南野阳子当过大半年时间的助理,真要说起来是没什么留用的必要的,竹田俊也只是把她的名字拿过来凑数而已。不过这种时候叶昭却偏偏恶趣味发作,想着既然拿《明星志愿3》的金皓熏自比过,这会儿也该整个小秘书放公司里才行。就这样,田村由贵就作为吉祥物被招进了公司,负责收发信息接打电话的琐事。到此,zye终于有了它基本的雏形。

  ……

  十一月二十二日,在历时了长达五个月的等待后,wands的歌迷们终于等来了他们新的单曲《去流浪吧》。早在单曲发售前,这首主打歌《去流浪吧》已作为rb电视台的棒球转播节目主题曲为众多人所知,在这个棒球大国,一首歌能够作为棒球节目主题曲,其宣传效应绝不输给任何打歌方式,当单曲上架后,不少原本没有听过wands歌曲的人也特意到唱片行购买。而当消费者们看到单曲背面,主打歌的作词、作曲人一栏标注的叶昭的名字时,纷纷睁大了眼睛:这个一直在唱小清新的家伙,竟然做了这样一首激烈的歌曲?

  当周的周五,wands带着这首《去流浪吧》登上了ms的舞台。和初出道需要用成绩证明自己才能登场的新人们不同,已经有了资历成绩、销量有所保障的歌手们,往往在单曲发售前就能收到ms的邀请,发售的当周就能登台打歌。甚至如杰尼斯的超级偶像光genji,他们在活跃的那几年里,几乎每一周都会登场ms,以234回的登场次数居历代第一,小歌手们抢破头都要参加的这档节目,在杰尼斯艺人这里,却像个随意出入的后花园。

  在采访的时候,塔摩利有意把话题引到了叶昭身上,“刚才在后台收到了你们的单曲,我看了一下,曲子是叶昭提供的?”

  “是的。”上杉升点点头,“实际上歌词也是由叶君完成的,但是我在拿到歌曲的时候,觉得最后一句不太合适,所以联系了叶君,没想到他不仅很痛快就同意我修改,又执意要在作词者那里加上我的名字。”

  “真是个好说话的人啊。”

  “是的。”

  “话说回来,还是第一次听上杉君说这么多话呢。”塔摩利笑着调侃道。

  这一场与wands同台的歌手里有smap,在听到这段对话后,坐在后排的木村拓哉拿起话筒插话道:“最后一句改动的相当好哦。”

  “是吗?你已经听过这首歌了?”塔摩利转身看着他。

  “没错,很有味道,有种不自由毋宁死的感觉。”

  上杉升欠了欠身,“谢谢。”

  “顺带问一下,叶昭桑原本在那里填的歌词是什么?”生岛hiroshi问。

  “这个嘛,是‘如果连一次流浪都没有过,就这么白白死掉可不行啊’。”

  “那你改成了什么呢?”塔摩利好奇道。

  “‘如果连一次流浪都没有过,还不如就这么死掉呢。’”

  塔摩利笑道,“改的真直白啊,原来上杉君是这种宁为玉碎的性格吗?”

  上杉升笑而不语。生岛hiroshi接过话题,“那么接下来就是wands桑的表演了,各位观众也可以感受一下上杉桑‘宁为玉碎’的气势。请听《去流浪吧》。”

  这一期的ms反响极佳,上杉升的嗓音和奥田民生的曲子碰到一起,产生了强烈的化学反应,不少人甚至觉得,这首歌是叶昭为上杉升和wands量身打造的曲子。而《去流浪吧》这首歌里传达出的那种自由与洒脱,正是被社会规则捆绑、小心压抑的rb人向往却又无法实现的,可以说是正中他们的穴道。

  有了提供给wands的这首主打歌开场,原本对于叶昭音乐方面的质疑声立时小了不少,being也趁势放出了叶昭新单曲的发行时间,为战斗开始做好了初步的热身。而wands这边,因为有了叶昭突然出现提供单曲,拖慢了他们转型的脚步,虽然这首歌也不是听众们熟知的being味道满满的流行摇滚,但也不至于到吓他们一跳的程度。如此一计一石二鸟,成功最大化了利益,不得不说,长户大幸的算盘打得真是精明。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