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叶昭把底片和录音机放到办公桌上时,长户大幸难掩眼中的惊讶,他没想到,叶昭竟然真的拿到了证据。

  叶昭的表情很平静,“长户社长,有了这些,再有藤本辽提供人证,我想洗刷我的丑闻总没问题了吧?”搜集证据的过程并不太困难,只是稍稍费了些时间而已,但叶昭心里完全没有任何一点胜利的愉悦,只因在这个调查的过程里,他清楚的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一系列的丑闻,不过是bruning借着送上门的小川美佳推波助澜了一下而已。

  假如没有bruning发力,这档事的威力最多也就是档普通的过期绯闻,观众也许会吐槽一下他的选女友眼光,或者八卦一下他的家庭关系,但很快这件事就会被更多更劲爆的消息推到后面,没人会在意无伤大雅的旧事。而在bruning的插手下,这档过期绯闻成了一颗引爆舆论的大炸弹,从他的人品、家庭、乃至于音乐全部中伤了一遍,险些酿成了本年度最大的丑闻。

  最可怕的是,这险些毁了他的一切,只是bruning借着小川美佳的手稍微发挥了一下而已,如果bruning这次要下死手,以他们的作风,一定会把证据处理的干干净净,到时候叶昭恐怕就只有滚回老家的份儿了。

  这种无力感就像是在登山的途中遇到一个巨人,巨人对你挥了挥手,一记掌风把你吹出去八百米,等你好不容易再爬上去,结果巨人跟你说,他只是和你打了个招呼。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小聪明都是无济于事的。

  “有了这些,当然没问题。”长户大幸拿起电话,“我这就召集公关部开会,把声明和证据发到各大杂志媒体那里。”

  “长户社长,比起发声明,我们不如直接告《周刊新潮》。”叶昭提议道,“证据齐全的情况下,胜诉可以说是没有悬念的。堂堂正正把周刊告倒,将判决结果昭告天下,说服力会更高一些,对其他乱写的杂志也是种震慑。”

  “告周刊?”长户大幸迟疑了一下,在娱乐圈,和杂志社撕破脸是件需要再三斟酌的事,因为官司的诉讼期是很长的,公司和杂志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将因为维持敌对状态,而每得罪一条喉舌,都有可能为自己在将来埋下无数的麻烦。

  “长户社长怕跟《周刊新潮》闹翻?恕我直言,杂志社和艺人之间是完全没有什么情分的,只要有料他们就不会放过,跟风黑的时候也绝对落不下。不告他们,他们也不会因此手下留情,倒是真的告了,还能让他们掂量一下,以后写小作文的时候能收敛点。”打个比方,《周刊文春》和肥秋系是死对头,但是akb的偶像还是会在这本杂志上刊登写真,《friday》和肥秋系关系良好,但在惊天大料面前,他们也完全没有手下留情。娱乐圈里,是不存在绝对的同盟或是敌人的,在利益面前,同盟可以被瓦解,敌人也可以握手言和。燃系和being关系如此恶劣,wands和中山美穗照样合作了一首《比世界上任何人都爱你》,星辰和being同属一家,在坂井泉水被黑的时候,他们也曾因为后悔放走了这条大鱼而悄悄推波助澜。

  长户大幸沉默了一下,把放在5键上的手指挪到了1键,“……我是长户。请帮我通知公司的法律顾问,下午三点有个会议请他务必来参加一下,对,有场官司要打,想听听他的意见。”挂断电话,长户大幸看着叶昭,“你可欠了我一个人情。”

  “这是共赢。”叶昭迎上长户大幸的视线,“当然,这个人情我会记住的,长户社长。”

  ……

  第二天,晨间新闻的布告板上,贴着一张大大的新闻头条:being以《周刊新潮》对旗下歌手叶昭的不实报道正式提起诉讼,要求《周刊新潮》进行公开道歉并索取赔偿金、损失费等共计两亿两千万日元。

  晨间新闻的男主播手持伸缩杆,就这条新闻做着解读:“……就being方面目前披露的证据,这件事《周刊新潮》的败诉几乎已是定局,一旦诉讼成功,《周刊新潮》可能要面临他们创社以来最大的一笔赔偿金。”

  “果然、叶昭桑是清白的吧?”担任搭档的女主播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现在看来是这样没错。好,让我们进入下一条……”

  ……

  being跟《周刊新潮》的官司具体要怎么打,叶昭已经不关心了,他只需要老实配合,然后等待最终的那个结果而已。从爆出丑闻到找到证据做出起诉周刊的决定,刚好过去了十天,在这十天里,叶昭可谓把艺人的大起大落体会的淋漓尽致,前一天还万人簇拥,后一天就成了过街老鼠,不仅唱片排名一路下跌飞速出榜,就连带着证据回being总部的时候,一进门还被自家公司前台的小姐姐用欲言又止的奇怪眼神打量过,甚至去找藤本辽的那天,坐在渡边陆的车里,透过车窗还看到了路边垃圾箱里被丢弃的他的唱片。

  官司胜利仅仅只是重新出发的第一步,要想全面取得胜利,还得看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毕竟搞出了这么一波大事,在rb这个奇怪的国家里,即使叶昭什么都没有做,甚至他自己就是受害者,还是有不少人觉得叶昭制造了麻烦,而理由仅仅因为他是这次骚动的中心。

  从这一点上,叶昭是很感激长户大幸的。事件发生以后,他并没有因为怕事态扩大把叶昭冷藏甚至踢出公司,即使不抱希望,还是派出了小田雄三来协助叶昭调查小川美佳,之后又冒着撕破脸的风险起诉《周刊新潮》,为了他一个新人,长户大幸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虽然他是个利益至上的商人,到底不是个见利忘义的商人。

  为什么在长户大幸帮了这么大忙的情况下还说他利益至上呢?因为长户大幸刚说了叶昭欠他一个人情,就迫不及待为他摊派了一个一言难尽的任务:为wands写一首单曲主打。

  “我能说做不到吗……”叶昭讨价还价道,“如果社长只是想让我给公司的前辈和同事们提供歌曲,deen、manish谁都可以啊。”

  “wands从六月份到现在,一张单曲也没有发,公司里的作曲家们也写了不少好曲子,不过上杉君和柴崎君都不满意,我想不妨集思广益,你也写一首看看。话说,你不是跟上杉君还参加同一个聚会吗,怎么说到给他们写歌,这么不情愿的样子?”

  “不是我不情愿,我只是觉得,上杉桑和柴崎桑都能自己作曲,为什么不用他们的曲子发行单曲?乐队的风格由成员自己把握要更合适些吧。”叶昭委婉地说。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在发行了那张《直到世界尽头》之后,wands整整空窗了大半年,然后仿佛在向要求他们唱流水线poprock的长户大幸表达自己不屈服的决心一般,发行了乐队的转型之作《secret night~it’streat~》。这次转型从商业意义上无疑是失败的,从这张单曲开始,乐队销量迎来了断崖式的下跌,也是因为这样,希望他们唱回poprock的长户大幸和希望坚持自我的上杉升之间的嫌隙越来越大,直到上杉升忍无可忍,选择和柴崎浩双双退队退出公司。

  果然,听到叶昭的话,长户大幸皱了皱眉,道:“上杉君和柴崎君的创作能力是有的,但是他们的曲风注定了很难畅销,当单曲c/w和专辑曲也罢了,做主打不行。”现在的wands人气鼎盛,长户大幸当然希望他们趁热打铁,把利益最大化。而上杉升寻求的转型,刚好踩到了长户大幸这个商人的尾巴,俩人能合得来才怪呢。

  叶昭从心里是很尊敬上杉升的,和从一开始就奔着畅销去出单曲的叶昭不同,上杉升是真的热爱音乐,有一颗哪怕撞到头破血流也要追逐梦想的心。少年时代,在《灌篮高手》里听到那首《直到世界尽头》,那时完全不懂日语的叶昭,以为那是一首梦想之歌。成年以后,他知道了歌词的意思,也了解了上杉升的人生轨迹,这首《直到世界尽头》,与其说是梦想之歌,不如说是梦碎之歌,是被枷锁束缚的上杉升无奈而又倔强的嘶吼。

  想到第一次beer会时沉默的上杉升,叶昭道:“那我试试吧,社长。”

  ……

  叶昭当然不会拿出一首畅销金曲交给上杉升,明知别人最讨厌芥末,还要一个劲儿给人家喂芥末,除非跟这个人有仇,要不然这么干得多缺德。上杉升有他的梦想要坚持,长户大幸有他的理念方针要贯彻,要想让双方都满意,是件一不留神就吃力不讨好的麻烦事。

  一连几天,他都把自己关在录音室里,抱着把吉他冥思苦想,不时拨几个和弦,从庞大的曲库里寻找一首合适的歌。难得见他这副废寝忘食的模样,连路过的工作人员都蹑手蹑脚的,要知道搞创作的人好多都有些怪毛病,万一打断了他的思路,被他拿吉他追着打一路就不好了……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