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约唱片公司和两张单曲的大卖,除了经济方面的骤然飞跃以外,并未给叶昭的生活带来多么大的影响与改变。那名一眼将他认出的出租车司机真可谓是慧眼如炬。

  创作型歌手是个相对更悠闲舒服的职业,除了录制歌曲和宣传期的时候会忙一点,也就是全国跑巡演的时候y-i次忄忙那么几个月了,毕竟灵感有限,只要能保证一年一到两张的发片率,就算是圆满完成了任务。作为being的歌手,跑宣传基本上是用不着了,至于巡演对一个只有四首歌的歌手更是件遥远的事,所以现在的叶昭可以说是个彻底的自由人了。

  上辈子忙成汪的时候,叶昭心心念念盼望的就是等什么时候赚够了钱,就在家一边放屁一边睡觉提前过上退休生活,而现在,当他的怀里真的揣着一座足以让他挥霍一辈子的宝山的时候,他却完全不想闲下来了。带着这么大的金手指重活一世,如果只是为了当个米虫,这样的人生,充其量只是一条镶了钻的咸鱼而已。

  有钱又有闲的时候,叶昭最先想做的不是搞什么“天下布武”,而是如何充实自己。哪怕靠着金手指和重生者自带的穿越能力,足以让他在1994到2017这23年间呼风唤雨,但如果自己本身没有足够的硬实力和眼界,这种成功也是不堪一击的。现在的他,不仅如常跟着明石昌夫学习编曲,骚扰织田哲郎取一取作曲的经,私下里还跑去编剧学校报了个名,学习如何创作剧本。

  90年代的rb,虽然唱片行业欣欣向荣,电视剧收视率也步步高升,但是本土电影的市场可以说是惨不忍睹,被外国电影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也正是因为本土电影的没落,大量原本从事电影行业的人才纷纷转行投靠电视台,促使电视剧的制作水准节节提高,带来了繁荣璀璨的日剧黄金年代,和电视剧方面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本土电影市场因为人才的大量流失,陷入了越拍越烂、越烂越没人看的恶性循环。

  在叶昭一同带来的那些碟片里,除了唱片之外,还有一些经典电影电视剧的dvd,既然重活了一辈子,当然要有点混到业界顶点的追求,除了赶上唱片黄金时代搞搞音乐,趁着rb电影萧条的时候弄出点名堂也是很有必要的。不过和音乐这种轻轻松松就能变现的东西不同,想要把流动的画面重新变回白纸黑字的剧本,这个难度是非常大的,尤其是剧本的创作模式,本身就跟小说之类的有着天差地别。

  复述一个故事简单,但是把它写成层次分明的剧本就麻烦多了。就像不愿意依靠外部编曲家那样,叶昭也不想做一个只能口述故事,再由专业人才把故事变成剧本的“灵感提供者”,再说了,好的剧本创作人才,绝不会屑于当个润笔者。

  最坏的土壤上开出的是最好的花。在唱片的黄金时代取得成功是理所当然的事,但在电影的黑暗时代取得成功,则是一件需要他不断探索的事。

  ……

  这一天,刚结束了为时两小时的课程,叶昭出了学校,却被一名身着黑色西装的年轻男人拦住了。

  “我认识你吗?”

  “叶昭桑,我是bruning事务所的工作人员,”青年自报家门,“是这样的,我们的河西部长想要见见您。”

  “bruning事务所?”叶昭打量了一下青年,面露狐疑。青年见此,从西装口袋里拿出工作证递给叶昭,上面写着bruning project,姓名是南野宏志。

  见叶昭确认了他的身份,南野宏志指了指马路对面,“河西部长就在那边的咖啡馆,叶昭桑请吧?”

  请就请。叶昭也很想知道,bruning这个和being对立的公司,突然找到being旗下的歌手,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作为bruning宣传部长的河西成夫,不仅深受周防郁雄信赖,还是燃烧系对外交流的一个窗口式人物,已年近五旬的他,脸颊略微有点发福,但那双老谋深算的眼睛还是让他看上去颇具压迫力,也是这份压迫力提醒着叶昭:这个人物不好惹。

  “部长,叶昭桑已经来了。”南野宏志来到他身前小声道。

  河西成夫点点头,指了指对面的座位,“叶君请坐。”一面招呼侍者过来:“给这位小伙子来一杯浓缩意式。”

  毫不征求别人意见,如此霸道的态度让叶昭微微皱了皱眉,但是并没有发作。河西成夫把他的反应收在眼底,下垂的嘴角轻轻扬了一下。

  “不知道河西先生找我有什么事?”

  河西成夫并未直接进入话题,而是赞许地说:“叶君真是一表人才,以你的外型条件,不去当演员可真是影视界的一大损失。”

  叶昭没有接茬,而是语气玩笑的说,“我要是去当演员的话,蒙受损失的岂不就成音乐界了。”以他两张热门单曲的实绩,说出这句话倒是比河西成夫的恭维贴切得多。

  “哈哈。”河西成夫笑了两声,“叶君真是坦率。你的音乐才能自然不消多说,但是在我看来,你在演员方面也有着值得栽培的巨大潜力。”

  “承蒙河西先生看得起,不过我还是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的。”

  “别这么说嘛。世界上真正的天才只是少数,绝大多数人还是要靠后天栽培的。”河西成夫缓缓引入了正题,“bruning事务所的实力你也知道吧?我们在影视方面的资源可以说是业界数一数二的,你要是肯加入的话,不出一年,我们就能把你推成当红演员。”

  不出一年就把一个零经验的人推成当红演员,这话也就是腰杆子粗壮的bruning敢说出来。话到这里叶昭也看出来,bruning这是又犯了他挖角的老毛病了。

  回顾bruning的发家史,绝对绕不过去的一个关键词就是挖角,他之所以能快速膨胀起来,很大一方面的原因就是靠着软硬兼施,从别家事务所的树枝上摘桃子,这一点几乎整个艺能界都深受其害。现在牛掰到制霸偶像界,放句话就能封杀掉一个前途光明的艺人的杰尼斯,当初还被bruning挖走了他们当时的头牌乡广美,而喜多川对此还无可奈何。

  “河西先生的意思,是要我把经纪约签给bruning?”

  “不,准确的说,我们想要的是包括你的唱片约在内的全约。”河西成夫纠正道。

  “我的唱片约已经签在了being名下。”叶昭提醒道,“而且长户社长为了我的主流出道费了不少心,我总不能当个忘恩负义的人。”

  “忘恩负义?恕我直言,长户社长给了你什么?你的名气是自己挣的,词曲也是你自己完成的,从头到尾就算不是being,换作任何一家公司,都能得到现在的成功,真要说起来,还是长户社长从你身上得了便宜呢,可是除了本就属于你的那份版税,你在being能得到什么?区区一间唱片制作公司,前几年甚至连唱片约都签不了,现在也是,在媒体方面的资源几乎为零,你这么优秀的人才,留在那里岂不是耽误了?”河西成夫劝诱道。

  本来就不打算跟这个业界第一黑势力扯上关系的叶昭,十分干脆的拒绝道:“对不起,虽然河西先生开出的条件很诱人,但还是请允许我拒绝,我一个刚出道的新人,如果为了一点利益改换门庭,圈子里要怎么看我?我可不想当个白眼狼。”

  “叶君最好还是再考虑一下。”河西成夫转了转脖子,“做艺人的,有了好的机会就要果断抓住,要不然,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因为什么事摔个大跟头了。”云淡风轻的语气里,包含着的是隐隐的威胁。

  叶昭笑了笑,“人生在世,哪有不摔跟头的?爬起来不就行了。”

  “‘爬起来不就行了?’”河西成夫重复了一遍叶昭的话,忽而展颜,“既然这样,我就拭目以待了。”

  叶昭没有细想河西成夫话里的意思,反正bruning跟being是竞争对手的事众人都心知肚明,他把咖啡杯轻轻向前一推,站起身来,“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告辞了。”说完,他稍微欠了欠身,离开了咖啡馆。

  目送叶昭的背影推门离去,坐在吧台的南野宏志来到河西成夫那里,“部长,您和叶昭谈的怎么样?”

  河西成夫的表情很愉悦,“谈崩了。”

  “谈崩了?那您还笑的这么开心?”南野宏志有些不解。

  “这个叶昭,比我想象中可要有意思的多了。”河西成夫没有理会他的话,“回去告诉公关部,不要压着了,下周开始,陆续展开进攻吧。”

  “都怪这小子不识抬举,要是他听了部长的话,哪用得着……”

  “比起让他在艺能界消失,”河西成夫打断了他,“我现在更想欣赏一下,他摔了跟头以后到底要怎么再往上爬。”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