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司机打断了两人的话:“请问,两位是要去哪?”

  “去涩谷线旁边那家有明连锁宾馆,谢谢。”yuki报上了一个地址。

  “宾馆?你要干什么?”叶昭狐疑的看着她。

  yuki看了他一眼,“我租的公寓前阵子水管漏水,里面的东西基本都泡坏了,在彻底修好之前,只能暂时住宾馆……看你的表情,肯定脑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不、怎么可能呢。”叶昭摆出一张正直脸。

  五分钟左右,出租车停在了一栋六层楼高、外表简朴的建筑旁边。叶昭刚要拿钱包,yuki已经抢先递给司机一张五千元的钞票,直到通过后视镜确认她把找回去的钱和发票收好以后,司机打开了车门:“谢谢惠顾。”

  叶昭先一步下车,抱出yuki,向着宾馆走去。进了大堂,前台的女接待员见到她,笑容满面的打招呼道:“矶谷小姐回来了,这位是?”眼神有点暧昧。接待员只知道yuki从事音乐方面的工作,并不知道她是正式出道的歌手。这也是他俩都还没红起来,等再过一年,叶昭要是敢抱着她进宾馆,第二天就得上娱乐头条。

  yuki笑了笑,“这是我的朋友,我的脚扭到了,他送我回来。”

  叶昭把yuki放到大堂休息处的长椅上,“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出去买点东西。”

  “买什么?”

  “当然是‘那个’了。”叶昭露出一个“你懂得”的表情,走出了宾馆。yuki一抬头,看到女接待员一脸“我懂我懂”的笑容,无力的捂住了脸。

  十几分钟后,叶昭去而复返,手里提着一只小号的白色塑料袋。

  “拿着。”叶昭把塑料袋递给yuki,抱起她走进了电梯。yuki脚伤了,手还灵活得很,塑料袋刚到手,就迫不及待打开看看‘那个’到底是‘哪个’。然后,她看到了……药酒和止痛贴。

  “这就是你要买的‘那个’?!”yuki声音自动高了一个八度,“只是去买个药酒和止痛贴,用得着打那种让人误会的哑谜吗!”

  “让人误会,你误会什么了?你扭得这么严重,不好好处理一下,还要不要走路了。”叶昭装傻道,“再说了,只有内心不纯洁的人才会往不纯洁的地方想。怎么,你刚才脑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你是在报复我吗?”yuki捂住脸。

  叶昭没有接话,“对了,你住几楼?”

  “……三楼。”yuki有气无力的说道。

  走出电梯,一道狭窄的走廊出现在眼前,在yuki的指挥下,叶昭很快找到了目标位于走廊右侧倒数第二间,房门上挂着金色的号牌,硕大的,失去光泽的312。

  进门先是一道短短的走廊,左手边是一排褪了色的挂钩,右手边是洗手间,往里面走去,大约七八平方米的空间里,并排放着两张狭窄的单人床,一张铺着浅粉色的床单,另一张上面放着一只打开的旅行箱,一件白色衬衫摊开在上面。

  叶昭把yuki放到床上,打开药酒的包装,一边看着说明书一边坐到床沿上。yuki轻轻推了他一下,“你要干嘛?”

  “给你上药。”叶昭头也不抬。

  “不用了,你送我回来我就很感激了,用不着做到这种程度。”

  叶昭想了想,自己和她的关系确实还没熟到这个程度,也就不勉强了,把药酒和止痛贴交给她,叮嘱道:“药酒和止痛贴都是十二小时换一次,先用药酒揉一揉,再贴止痛贴。”

  yuki点点头,“我记住了,谢谢你。还有,药的钱……”

  “药钱就算了,一共也没花多少。”见yuki神色坚持,叶昭又道,“要不这样,你这里有没有你们乐队的cd?你送我一张签名cd吧。”说到这笑了笑,“反正你的乐队马上就要红了,到时候拿去卖肯定能换很多钱。”

  叶昭笃定的神色感染了yuki,她指了指放在电视柜上的一只小纸箱,“那里面有公司送的单曲,你拿一张过来,签字笔就在旁边的笔筒里。”轻轻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有这样的信心,但是被你这么说,感觉好像真的希望就在眼前似的。”

  叶昭把cd和签字笔递给她,yuki接过来,龙飞凤舞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叶昭。”

  “叶昭?”

  叶昭从她手里抽出签字笔,顺手从床头柜上拿过她用来写歌词的记事本,翻到一张空白页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拿给她,“就是这两个字。”

  “哦。”yuki点点头,把“to 叶昭”的字样加到单曲上,写着写着,后知后觉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背着吉他,应该是个玩音乐的,再联想到最近oricon榜上火的不行的那个叫叶昭的歌手……不会这么巧吧?

  把签完字的cd交给叶昭,yuki忍不住问:“你跟那个唱《夏色》的叶昭……”

  叶昭收好cd,站起身,指了指他签了字的记事本,玩笑道:“这可是我发完单曲后签过的第一个名字,好好收着,以后还能跟别人吹嘘,我的‘第一次’是被你拿走的。”

  “……滚蛋!”yuki羞恼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九月六日,叶昭的新单曲《虹》正式在全国范围内上架。作为叶昭主流出道的第一张单曲,报纸和媒体都对此投以了高度关注:这张单曲的成绩好坏,关乎着叶昭到底是一颗耀眼的钻石,还是仅仅是一颗转瞬即逝的流星。这样的试炼,也是所有从地下转为地上的歌手都必须要经历的一环。

  说起来,being挑的这个发片日期并不怎么样,前有同属being的乐团t-bolan在九月四日那天上架了新单曲《maria》,后有杰尼斯旗下的偶像组合smap在九月八日发售新单曲《加油吧!》。smap不用说,正经八百的偶像天团,t-bolan呢,也是现阶段being最能打的几支乐队之一,夹在这两支当红团体中间,有多难受就不用说了。

  新单曲进入宣传期以后,不少电视节目和杂志都发来了邀请,希望能拿下叶昭的第一次公开露面,除了朝日电视台、rb电视台、tbs、富士电视台、东京电视台这五大民营台之外,还有相当一部分来自关西电视台等地方电视台的邀约,节目时段和内容也各都五花八门。

  进入90年代,rb的电视台对音乐番组进行了大规模的削减,虽然间接促进了唱片的销量(观众通过电视收听喜欢的歌曲的机会大幅减少),但歌手的打歌渠道也相应的狭窄了许多,以致于叶昭收到的那些节目邀请里,超过八cd是和音乐无关的综艺节目,而且碍于他初出道咖位不够,即使是综艺节目,多半也都是些时段内容都不怎么样的。

  长户大幸把这些邀约如实转达给了叶昭,虽然看似选择权在叶昭手里,但长户大幸还是委婉的表达着自己的意见:“我不建议你参加那些不入流的节目,过度的曝光会消耗掉你在大众心里塑造的神秘感,既违背我们的经营理念,对你也没什么好处。”

  叶昭同意了长户大幸的说法,虽然他不去参加节目的原因并不是长户大幸所谓的保持**,他仅仅是觉得,与其出演五个深夜档或者地方节目,还不如在黄金档里露五分钟脸。想到这,他脱口而出道:“如果是music station邀请的话,我就一定会上了。”

  “那得看你新单曲的表现了,要是能打进单曲周榜前十,music station就会考虑来邀请你的。”

  “前十?”叶昭轻笑了一下,“除非拿到周冠军,否则我就不参加music station。”有些狂妄的语气让长户大幸先是一怔,随即笑道:“这么有志气?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话虽如此,第一周的周冠军和叶昭是没什么关系了,因为smap仅仅第一天的销量就超过了十万张,而叶昭的新单曲首批出货才十万张,就算首周全部卖完,也不可能从smap手里抢过周冠军的位置。叶昭倒是一点也没觉得沮丧,他的目光对准的是第二周以后在当周的周榜上,叶昭的新单曲以不多不少十万张的成绩,排在smap和t-bolan之后,拿下了周榜第三名。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