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对面的女人拿起手包,和yuki告别道:“那我先走了,你慢慢吃。”

  “再见。”yuki笑着挥了挥手。

  送走了那个女人,叶昭毫不客气地坐到那张她空下来的座位上。yuki见状,玩笑的说道:“那时候你不是走的蛮潇洒嘛,这次怎么肯坐下了?”

  “你还认得我?”

  “那当然,毕竟你那么无情的拒绝了我嘛。”yuki露出一个有些委屈的表情。

  叶昭翻了个白眼,“别摆出这副模样,搞得好像我甩了你似的。”

  居酒屋的服务生送上一小碟煮毛豆,虽然是在没有经过询问主动送来的,但却并不是赠送的免费小菜,这也是居酒屋文化中的一部分,既表达了对客人的欢迎,又不必破费,所以,如果你不想接受这种“欢迎”,刚进门的时候就要先和店员打招呼拒绝。叶昭拿起菜单看了一下,迅速完成了点单:“炸虾天妇罗一份,油炸豆腐一份,烤鸡串十串,烤肉丸十串,五花肉二十串,烤牛舌200克……酒的话来一扎生啤,对了,最后再来一份茶泡饭。”

  yuki有些惊讶,“你一个人吃得下这么多?”

  “作为一个还在长身体的年轻人,吃这点算不了什么。”叶昭大言不惭,完全把自己芯子里是个奔三大叔的事抛到了脑后。

  “真好哦,还能长身体。”yuki撇撇嘴,好奇道,“话说回来,你这个年轻人有多年轻?”

  “十九……”说到一半,叶昭突然想起未满二十岁不能喝酒的事,赶紧住了口。可惜这点话音早就被yuki听到耳朵里,她坏笑了一下,道:“未成年就敢一个人来居酒屋,你的胆子不小嘛。”

  唔……被捏到把柄了。

  这时,服务生端着二十串烤五花肉和啤酒杯走了过来,“您先请用,其余的马上就好。”叶昭计上心来,拿起一串烤五花肉,用筷子把肉从签子上沥下来,故作不经意的和yuki搭话:“对了,今天是星期几来着?”

  “你要转移话……”yuki刚一张口,叶昭拿起一块烤五花肉放进了她嘴里。

  “接受了我的hu-i\'lu,就要替我保密了。”叶昭往杯子里注入一杯啤酒,得意的喝了一口。

  yuki咽下嘴里的肉,嘁了一声,“你还真是幼稚。”把手伸向叶昭面前的盘子,拿了一串肉。

  “这可是我的。”叶昭抗议道。

  “这是封口费。”yuki把话说的正义凛然,“不然你以为仅凭一块烤五花肉就能收买我?未免也太小瞧人了!”

  “……你赢了。”没办法,自己挖的坑,含着泪也要跳下去。

  烤串加啤酒是沟通感情的良方,如果不适用,那就是吃的还不够high。二十串烤五花肉下去,叶昭和yuki的相处也渐渐变得融洽起来。

  不管是前世在节目里看到的还是今生和她相遇后发生的,yuki一直给叶昭一种率性而又活泼的感觉,或许就是这种轻松随意的性格,使得岁月也格外的优待她,随着年龄的增长,非但没有呈现出老态,反而变得更加有魅力。直到二十年后,在音乐节目music station上,同台的男歌手见到她本人后,仍直言不讳地称赞她:“太可爱了!”

  “对了,刚才在这里的那个女人是谁?”叶昭随口问道。

  “不认识。”看着叶昭眼中的怀疑,yuki解释道:“你也看到了,居酒屋这地方基本都是上班族大叔,两个女生拼桌总比挨着不认识的大叔好吧。”

  “也是。”叶昭头点到一半,回过味来:“你是因为那个女人吃完了要走,所以才招呼我过来补位?”

  yuki笑得开怀,“你总不会以为我在搭讪你吧?”

  “当然不会,不仅如此,我还要感谢你的不搭讪之恩。”叶昭一咧嘴,眼神不怀好意的扫过她的胸前,“毕竟在下的理想型是欧派大身材好的。”

  yuki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半晌,凉嗖嗖的说了一句:“你想体验死亡的感觉吗?”

  “不想。”叶昭回答得飞快,“我已经体验过了。”

  最后的茶泡饭端上来,叶昭摸了摸已经有些饱意的肚子,发觉自己似乎有点错估了居酒屋食物的分量。拉开椅子站起来,背上挎包准备离开的yuki,看到他一脸为难的样子,故意道:“谢谢你刚才的招待,我先走了。对了,作为还在长身体的年轻人,多吃点东西不算什么,加油哦,浪费食物可是要遭天谴的。”

  “……烦死了。”叶昭端起碗,埋下头唏哩呼噜快速扒起饭来。等再一次把脸从碗里抬起来,一份茶泡饭已经见了底。叶昭打了个饱嗝,从纸巾盒里抽出几张面纸抹了抹嘴,心情舒畅的走出了居酒屋饭钱在点单的时候就已经付掉了。

  哼着荒腔走板的歌谣走在回公寓的路上,经过一条三岔路口的时候,从右边的那条巷子里传来一个醉醺醺的声音:“小妹妹,这么晚一个人出来啊?要不要跟叔叔一起去玩?叔叔请你吃好吃的……”

  瞬间,叶昭的脑中浮现出了和竹内结子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个场景,他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随便出个门也能遇上,本子的猥琐男和醉汉竟然这么猖狂吗……”话说回来,遇到这种情况是救还是不救?

  当然是叶昭耸耸肩,放弃了继续直行,转进了右边的巷子。

  昏黄的街灯下,一个穿着典型日式上班族的白衬衫黑西裤,留着三七分短发,乍看之下老实巴交的中年男人,左手的臂弯里搭着他的西装外套,右手扶着墙,正在“壁咚”一名女子,由于角度的缘故,叶昭看不到那名女子的长相。

  “怎么样小妹妹,跟叔叔一起走吧?”醉汉又问了一遍,发出一阵猥琐的笑声。

  并没有出现想象中惊惧的叫声,相反,女子用一种平静的语气反问道:“‘小妹妹’是在叫我吗?”说话的声音非常耳熟,叶昭确定以及肯定在他认识的人里拥有这种声线的人只有一个,并且在十分钟以前他们还在同一张桌子上吃过饭。

  这时,醉汉又说话了,“当然是在叫你了,你还是高中生吧?这么晚还在外面还真大胆啊你。走吧,和叔叔一起去玩的话还有零用钱可以拿……”扶着墙的那只右手向着yuki伸去。

  叶昭见状,赶紧上前制止:“住……”

  手字还没说出来,一声杀猪似的嚎叫声在巷子里响起,醉汉把手里的外套一丢,两手抱住右脚,在地上一边打滚一边喊着“疼、疼疼疼死了!”

  暂时脱离了险境的yuki,想起刚才醉汉要动手动脚的时候,似乎听到一声短促的制止,下意识搜寻了一下周围,然后,她的视线就和两米以外半石化状态的叶昭对上了。

  叶昭整个人已经懵逼了。原本以为这一章的剧情是要再次上演英雄救美,可是现在,他满脑子都是刚才yuki用细高跟凉鞋碾压醉汉脚掌,用手肘击打醉汉心口的情形。看上去那么娇小柔弱的yuki,竟然有这样的勇气和爆发力?叶昭觉得,他要对她刮目相看了。

  另一边,在认出对自己伸出援手的人是刚才同桌吃饭的青年以后,原本还有些害怕醉汉再次发难的yuki心情稍定,上前几步,先是对着叶昭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安心笑容,接着恢复本性,开起了玩笑:“抱歉哦,好像抢了你的剧本。”

  叶昭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觉得世界好像突然安静了两秒。不,三秒。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