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tie-up,指的是把某首歌曲作为影视剧、广告、动漫番组等作品的主题曲,通过让观众在观看电视或者动画的同时半强制性的收听歌曲这样的宣传方式,从而获取更多的曝光率,进而带动销售成绩的一种商业手法。

  tie-up的运用可谓无处不在,远到小田和正那首著名的《突如其来的爱情》,如果不是因为搭上了《东京爱情故事》的便车,未必会取得200多万张的销量;近到后世的2016年,国民女友新垣结衣主演的《逃避可耻但有用》,这部剧的主题曲《恋》之所以大红大紫,收视率节节攀升的电视剧也是功不可没。

  在国内,tie-up的威力也不可小觑,比如超女章晗韵那首《酸酸甜甜就是我》,当年搭配着某酸奶的广告,可谓是火遍大江南北;还有某位杂技演员出身的歌手,他的歌手生涯基本上靠那首《暗香》就能总结个七七八八。

  90年代,being旗下的歌手之所以在没有宣传的情况下还能所向披靡,很大的原因是取决于他们发行的每一张单曲几乎都有一个不错的tie-up,比如宝矿力水特系列广告,还有《灌篮高手》《七龙珠》等动画,所以他们即使在人不露面的情况下,歌曲也能得到极高的曝光率,从而保障了销量。

  叶昭作为being准备推出的“超大型新人”,这会儿腰杆子还粗得很的being自然不吝于为他投资,十分大手笔的为他拉来了宝矿力水特广告曲这个“超大型tie-up”。联想到后世衰败到除了《名侦探柯南》tv版主题曲之外再也拿不出像样tie-up的being,叶昭也是唏嘘不已。

  ……

  8cm单曲的时代,cd的用途还仅仅只有听这一项,里面既不会附带mv,也不会有什么特典内页握手券,真正拿来卖的只有那两首歌而已。所以在完成了歌曲制作后,叶昭的任务就直接跳到了最后一项,那就是拍摄封面。

  如果把90年代being公司歌手的唱片封面拿过来看一看,大致上可以分成以下几种:歌手在录音室里抓拍的各种角度的大头照、背景虚化的大头照、看似随意的街头全身照,以及最经典的侧脸大头照。总之,这个公司力求把歌手本质自然的一面呈现给观众。

  不过,虽然最终拿给观众看的似乎是那种毫无修饰的自然状态,但在实际拍摄的时候,一个背景下差不多都要拍上百张,整个拍摄过程持续了差不多三个小时,到了最后,叶昭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都已经紧绷到了极点。

  从前叶昭只看到being歌手所谓的“自由与自然”,现在实际加入进来他才发现,呈现在镜头下的自由,本身就是一种强烈的束缚。看来,如果想真正自由的在这个圈子里干自己喜欢的事,并不是投靠一家“自由”的公司就可以的。

  单曲封面最终确定为一张叶昭坐在调音设备前抓拍的半身侧脸照,冷色的色调下,他轮廓分明的五官看上去质感十足,就连叶昭自己,在看到这张完美凸显了他外表优势的照片时,也不得不在心里给being的摄影师点赞加鸡腿大哥好技术!

  万事俱备,印盘厂也开始了单曲的压制。

  虽然在oricon榜单上,叶昭的《夏色》已经突破了六十万大关,但长户大幸并没有因此就大规模生产他的出道单曲,作为老谋深算的商人,长户大幸很清楚,《夏色》之所以如此火爆,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共同发力的缘故,虽然靠着这张单曲,叶昭有了不输给当红歌手的知名度,但这些知名度有多少可以转化成新单曲的卖气,实际上还是一个未知数。毕竟靠着时运短暂走红又迅速过气的一片歌手,在唱片史上一拎就是一串。

  一个最直接的例子,《ロド》大卖180万张后,the 虎舞在第二年又发行了《ロド第二章》,尽管已经有了一块金字招牌,但这张单曲还是一下子缩水140万,只卖出了40余万张,之后的单曲更是一张不如一张,最后彻底退出主流舞台。成名已久的歌手,他们本身已经拥有了稳定的基本盘,而像叶昭这样还处于“歌红人不红”状态的一片歌手,销量到底如何是很难说的。

  权衡之下,长户大幸把第一批出货量定在了十万张。十万张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一般的新人歌手,第一张单曲的出货量也就是三千张到两万张之间,如果后续能加印到十万张,绝对是大胜利,但对叶昭这种作为已经有了一张大热单曲的新人歌手来说,十万张仅仅是及格线而已。

  既然准备力推叶昭,长户大幸自然希望他能继续走红,所以,在宝矿力水特广告曲的tie-up之外,长户大幸还买下了rb最著名的音乐番组music station节目开场前的黄金广告时间段为叶昭进行宣传。

  musiusic station观看人数不会低于1000万人。能在这个节目的开场前打广告,效果绝对杠杠的。当然,广告费也是杠杠的。

  在being投入这么多的背景下,叶昭如果连十万张都卖不过,那么从此以后他在长户大幸心中的地位必定一落千丈,从捧在手里的小金人变成随意拿捏的小泥人。

  ……

  或许是重生者的蜜汁自信,叶昭从来没有产生过他不会红的想法,毕竟以他手里掌握的资源,就算仅仅靠给别的歌手提供歌曲,也足以让大半个娱乐圈贴上他的标签。换了别的新人歌手,公司老板这么下血本给他投资,早就诚惶诚恐了,可在叶昭这儿,压根没当回事。

  八月底,电视里宝矿力水特的广告和music station的广告几乎同时开始播出,全rb一多半的人都知道了那个唱《夏色》的叶昭加入了being,准备在9月7日发行新单曲,就连叶晴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也自豪地向他宣布学校里的同学都已经知道了他是她的哥哥。

  “光知道有什么用,他们倒是去买碟啊。”电话这头的叶昭边嚼饭团边说道。

  ‘哥,太功利了哦。”叶晴吐槽了一句,话头一转,“还有,连爸妈也知道你做歌手了。”

  “那他们什么反应?”

  “什么反应都没有。不过,电视上播宝矿力广告的时候,老妈都会把广告看完的。”

  叶昭默然无语,使劲咬了一口饭团。

  这一天,叶昭上完声乐课,走出声乐教室的时候,发现了荒川和史打来的传呼。叶昭来到公司前台,借用那里的电话打了回去。“荒川先生?”

  “叶君,有空的话来一趟阿波罗吧。”

  “有什么事吗?”叶昭在电话里懒洋洋地问道。

  “你的第一笔版税结算出来了。”

  “我马上过去!”得,现在精神了。对还在吃着老本和being基本工资,正在犯愁交完房租后是不是先去街上卖几天唱赚点生活费的叶昭来说,最悦耳动听的话莫过于这句“版税结算出来”了。

  来到阿波罗,这一次,荒川和史亲自等在门口,将他领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荒川先生太客气了。”

  “应该的。”荒川和史笑着把叶昭让到沙发上,回身从办公室的抽屉里取出一张银行卡交给叶昭,“这是你的第一笔版税,里面阿波罗方垫付的那部分制作费用已经扣除了。后续再产生的版税,将以一年一次的结算频率打到这张卡上。”

  作为一枚耿直的美男子,叶昭丝毫没有掩饰自己见钱眼开的本质,笑得一脸灿烂的他从荒川和史手里接过银行卡,“真是太谢谢你了。”

  “哪里,我才该谢谢你呢。”荒川和史笑得也很真诚,“多亏接了你这笔单子,我们社长对我赏识有加,已经预定年底给我升职了。”看来是打算在阿波罗继续干下去了。

  两个达成共赢的人又客套了几句,叶昭告别了荒川和史。离开阿波罗公司后,他迫不及待的走进了附近的银行,查一查自己到底赚了多少钱。

  午后的银行自动取款机前排着长队,叶昭默默站到队尾,忍着内心的焦躁等待着。终于,排在他前面的那名大妈取完款离开,叶昭迅速从口袋里取出银行卡,把那片薄薄的卡片小心翼翼放进了取款机,输入密码,选择余额查询,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串差点闪瞎他的数字。

  个十百千万……整整六千八百万日元!!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