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匆匆逝去,东京的大街小巷渐渐被叶昭的《夏色》所占领,除了店铺商家在音响里播放,最近叶昭往返公司的路上,也时常会遇到在车站附近演唱他的单曲的卖唱歌手。

  阿波罗唱片那边,已经进行了第三次的加印,在成功发行了《夏色》之后,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地下唱片公司在业界的名气骤然飙升,一手促成了和叶昭的合作的荒川和史,也因这次“慧眼识英才”,接到了数家主流唱片公司递来的橄榄枝,至于他到底是坚守在老东家,还是人往高处走跳槽到别家,这就不是叶昭关心的事了。

  这一天,他照例在九点前来到being总部的声乐教室。推开门的一瞬,叶昭看到教室窗前站着一名身材纤细高挑如模特儿,身穿白色雪纺衬衫和宽松的浅蓝色牛仔裤,留着栗色披肩长发的女子。

  前田老师身高不足1米55,头发也是那种高中班主任式的齐耳短发,这显然不是她。叶昭下意识退出教室,确认了一下自己并没有走错之后,才又走了进去。

  这点动静惊动了教室里的女子,等叶昭再进去,女子已经转过身,双手背在身后,笑容腼腆的看着他,“你好呀。”女子皮肤干净白皙,长眉杏眼,乍看上去生得十分柔美,可若再细细看一看,又有一种英气勃勃的感觉,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混合在她身上,非但没有觉得不协调,反而更添了几分魅力。

  好美的女人!这就是叶昭的第一反应。

  “你好,那个,前田老师呢?”

  “前田老师今天不在,由我来临时担任你的声乐老师。”女子上前一步,自我介绍道:“我是高桥美玲,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多多指教了。”

  “是manish那个高桥美玲?”

  “原来你知道我呀。”高桥美玲笑得很开心。

  叶昭当然知道manish,这支由主唱高桥美玲和键盘手西本麻里组成的女子乐队,是being在90年代初推出的那些乐队里少有的从开始到最后都没有大红起来的乐队,两人整个组队生涯里不论单曲或是专辑,都没有拿到任何一个冠军,最出名的曲子也只有她们为灌篮高手演唱的《捕捉闪耀瞬间》,后来乐队在1998年突然终止活动,两名成员也从此神隐,再也没有出现在大众面前。

  不过这支乐队虽然没有像她的前辈们那样大红大紫,但也留下了两个让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一个是主唱高桥美玲那高亢而又兼具清澈感的嗓音,另一个就是两名成员的盛世美颜,尤其是高桥美玲,巅峰时期的容貌绝对是女歌手里顶尖的那部分。

  “高桥小姐还兼任声乐老师吗?”

  “高桥小姐太别扭了,都是一个公司的同事,叫我高桥或者美玲就好了。”高桥美玲有些害羞的说道,“前田老师去b’z的演唱会帮忙做和声了,我临时过来帮忙。”

  “原来如此,那今天就多多指教了。”

  高桥美玲虽然本职是歌手,教起课来也不含糊,言传加身教,让叶昭学到了不少职业歌手的东西。

  “这里不对,要用腹腔发声。”高桥美玲手放在自己的小腹比划道。

  叶昭点点头,又唱了一遍。

  高桥美玲蹙着眉心把歌听完,叹气道:“你得把之前的坏毛病改掉,学会用技巧唱歌,这样你的歌手生涯才会更长久。”

  “对不起。”

  “算了,”高桥美玲摇摇头,来到叶昭身前,右手轻轻放到了他的小腹上,“你再唱一遍,记得把注意力放到这里。”

  高桥美玲掌心的温度透过薄薄的t恤传了过来,叶昭一低头,鼻尖嗅到一阵淡淡的清香,视线下移,透过衬衫隐约能看到她蕾丝内衣上那朵精致的杯形花。

  叶昭呼吸一顿。

  “喂,开始了哦。”高桥美玲没有发觉他的异状,催促道。

  “好的。”叶昭不动声色地移开了视线,在脑中回想着前田老师教过的技巧,又唱了一遍。

  这一次,他的表现终于得到了高桥美玲的认可。她微蹙的眉心舒展开来,轻轻鼓掌:“没错,就是这样。”温热的手掌抽离,平白让叶昭感到一阵小失落。

  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飞逝而过,在高桥美玲宣布课程结束以后,两人一同走出了声乐教室。今年刚满20岁的高桥美玲,和叶昭算是同龄人,许是年龄相近,两人的相处也格外放松,在电梯里也一直保持着有说有笑的气氛。当然,大多数时候都是叶昭在说,高桥美玲面带微笑倾听着。

  公司一楼设有自动贩卖机,出了电梯,叶昭到贩卖机那买了两罐咖啡,将其中一罐递给高桥美玲,“请用。”

  “谢谢。”高桥美玲接过咖啡,打开拉环,轻轻啜了一口。

  叶昭本来还想请高桥美玲吃个午饭的,怎奈他版税还没到手,being的基本工资拿去交完房租,剩下的那点也就是保证他饿不死而已,这会兜里快要比脸都干净了,请个咖啡还使得,请吃饭那是万万做不到了。正琢磨着怎么跟高桥美玲告别,倒是高桥美玲先开口道:“我接下来还有个工作,就先走一步了。”

  ……

  八月二日,叶昭按时来到公司打卡报道,在去往声乐教室前,前台的接待员却告诉他,长户大幸请他去一趟办公室。

  乘上电梯去往位于顶层的社长办公室,敲门之后,传来长户大幸“请进”的声音。叶昭推开门,长户大幸从社长的座位上站起来,笑容可掬的把叶昭让到了会客间的长沙发上,一面吩咐女助理赶紧去泡咖啡。

  “长户社长,您叫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长户大幸把放在桌上的一份文件递给叶昭,“你看看,这是oricon统计出来的上周单曲销量。”

  叶昭接过文件,下意识从单曲排行榜的二十位开始往上找起,二十到十没有,十到五也没有,叶昭的视线一点点上移,越过第四名、第三名、第二名……

  “第一?!”叶昭看着单曲榜首位,他的《夏色》在本周以三十三万七千余张的销量拿下了oricon单曲榜的周冠军!而单曲的总销量也由此突破了四十五万张,向着五十万奔去。

  “真是太了不起了!”长户大幸用力拍了拍叶昭的肩膀,“这简直是奇迹!”

  确实是个奇迹。地下歌手拿下oricon周榜冠军的例子屈指可数,不管是哪个地下歌手做到这点,都是一件值得大吹特吹的壮举,各种音乐番组和电台肯定也少不了要提一提,爱跟风的rb人在看到占据周榜冠军的是张地下单曲后,肯定也得好奇心旺盛的买来听听,简直相当于又打了一波无形广告。

  长户大幸高兴之余,不忘提起正事,“现在你这张单曲的声势也差不多要到顶点了,八月份接下来还有好几场烟火大会,趁着这阵东风,火过八月没什么问题,只是等秋天一到,下跌就在所难免的了。所以,我们不能等这股热潮退去以后再筹备新单曲,尽量在八月底到九月初这段时间就正式发布你的出道曲。对了,关于新单曲,你有准备吗?如果没有也不要紧,公司的曲库里有不少作曲家们的存货,你可以挑一挑。”

  “谢谢社长,关于新曲,我已经有准备了。”叶昭笑了笑,自带曲库的他,怎么可能唱别人的歌?

  “哦?是怎样的曲子?能让我听听看吗?”长户大幸虽然面露期待,心里想的却是如果这首曲子他觉得不好的话,一定要说服叶昭用曲库里的歌出道。他很清楚,现在的叶昭可以说完全没有死忠,全凭着口碑在卖歌,他如果继续出好歌,这股热度还能持续,直到积累固定粉丝,而一旦拿不出好作品,瞬间被打回原形那是必然的。

  叶昭并不在意长户大幸这点小九九,因为在他这里,不存在拿不出好歌。“那就借社长的吉他用一下吧。”本身是音乐爱好者还组过乐队的长户大幸,即使已经成为商人,似乎是为了彰显自己不忘初心,在办公室里收藏了不少珍品的吉他。

  “随便用。要是看中了哪一把,我送给你。”长户大幸大方的表示。

  “那我就先谢过长户社长了。”叶昭可没傻到把这话当真,然后从长户大幸的藏品里挑走最珍贵的那把,挑了一圈,取下了一把马丁d28,这把吉他的价格虽然也不便宜,但比起其他的琴就不算什么了,毕竟能摆在社长办公室里的绝对都不是凡品。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