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r会?

  叶昭正一头雾水,织田哲郎先发话了,“美香,矜持点,不要刚见面就拉人。”

  大黑摩季对叶昭解释道:“beer会是美香在公司里发起的内部聚会,特征嘛顾名思义,就是在聚会的时候只能喝啤酒。织田哥、wands的上杉升君、b’z的松本孝弘和稻叶浩志两位大哥,manish的高桥美玲、西本麻里两位小妹,当然还有我,都是这个协会的成员。”

  “坂井泉水小姐没有参加吗?”听了一串大明星的名字,都没有听到那个最熟悉的名字,叶昭忍不住脱口问道。

  织田哲郎闻言,大笑道:“摩季,看到了没,果然这小子也在惦记泉水啊。”一面看着叶昭说道:“我告诉你,自从泉水宣布不再上电视以后,不少人都想混到公司来当员工,一睹她的芳容。果然这世道,颜值就是正义啊!”

  叶昭有些尴尬的别过了脸。他可不是因为惦记坂井泉水才跟being签约的,虽然能见到坂井泉水这点是不错……咳咳。

  大黑摩季解围道:“别在意,织田大哥调侃一下而已,泉水不参加是因为她不喝啤酒。”后世大黑摩季曾在访谈节目里对某个“实力一般,全靠外表受欢迎”的女星表示出不满,结果好多人以为她在说坂井泉水,事情越传越玄,最后衍生出了“大黑摩季和坂井泉水关系很差”这样的八卦。实际上这两人几乎同期进入being,私下的来往也比较频繁,关系虽然到不了好姐妹那个程度,但也是不错的朋友。

  “怎样,要不要参加啊?”川岛美香又问了一遍。

  叶昭笑了笑,“美香姐发话,我当然得参加。不过我只有19岁,还不到法定饮酒年龄,可以吗?”

  “当然可以,如果你17岁,我还会等你成年再带你玩,可是19岁跟20岁有什么区别?等下次再有聚会,我把你介绍给其他人。”川岛美香眨眨眼睛,“在圈子里混,多认识几个人有好处的。”

  这时,那名头发花白的男人终于发话了。“叶昭是吧?我是being的编曲师明石昌夫。”

  说起明石昌夫,他自从1988年加入being之后,就一直是公司里的首席编曲,担任了b’z和zard前期大部分歌曲的编曲,后来还曾为中森名菜制作歌曲,作为编曲家,他的履历可以说是非常的辉煌,他风格强烈的编曲,也是构成所谓的being味的重要元素。

  面对大前辈,还是这种有干货的大前辈,叶昭的姿态放得很低,“明石老师好。”

  明石昌夫点点头,指使川岛美香道:“美香,先别聊天了,替我拿个cd机过来。”自己则从桌子上成山的cd小样里翻出一张写着编号135的光盘。

  “我听过你那两首歌,编曲怎么说呢,实在粗糙得很,十足的野路子。”明石昌夫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叶昭坐下。

  “我只在乐队里做主音吉他手的时候自学过一点编曲,帮忙伴奏的乐手朋友也都不是科班出身,要不是出单曲的时候资金不足,请不起专业的编曲师,也不会献这个丑。”

  川岛美香出去很快进来,把cd机交给明石昌夫。明石昌夫把那张编号135的光盘放进cd机,递给叶昭:“你听听看。”

  带着点好奇,叶昭摁下play键,当熟悉的旋律响起,叶昭明白过来:明石昌夫把他的那两首歌重新编了曲!

  作为专业的编曲家,明石昌夫最擅长的是摇滚乐,第一首夏色,在他的改编下,变成了一首民谣摇滚,既保留了民谣的清新,又强化了节奏感,由于改动的部分并不多,叶昭还没有那种觉得很高超的感觉。直到《秘密基地》开始播放,这首他和渡边陆等人费尽心机勉强编出来的歌,在经过明石昌夫重新编曲后,简直如同脱胎换骨一般,焕发出了摇滚乐的生机。

  “好……好厉害!”叶昭心悦诚服的感慨道。

  听到他的感慨,明石昌夫有点得意的哼哼了两声,“怎么样?这才是真正的编曲呢,你在单曲里玩的那些,才只是些皮毛而已。”

  现代流行音乐里,好的作曲家未必是好的编曲家,许多创作歌手,做的仅仅是写出主旋律,给出一个骨架,之后再由编曲家一点点把血肉填进去。尽管编曲家付出的心血一点也不比作曲家少,但由于编曲本身属于二次创作,并不产生版权,导致一般的编曲家拿到的只是一笔买断的钱,地位高如明石昌夫这种,虽然有了拿分成的权利,但也只能拿很少一笔。在知道了这些事之后,叶昭对于编曲家这个职业,也多了一份尊敬。

  明石昌夫给叶昭听他编曲的作品,自然不是为了嘲笑叶昭的水平,在看到叶昭没有因为他的批评表现出不满之后,点了点头,说道:“你的曲子写的很优秀,但是想要成为更加专业的音乐人而不仅仅是做个创作歌手,包括编曲、混音等方面都有学习的必要。”

  叶昭对明石昌夫的话深以为然,现在的他虽然拥有那么多后世的作品,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东西可以变现的会越来越少,等到了2017年,他的金手指就将全面告废,如果不在中间这些年里全方位充实自己,总不能到了抄无可抄的时候选择隐退吧?所以不仅是编曲,包括作词作曲、乐器演奏各个方面,他都要不断进行学习。想到这,叶昭对明石昌夫说:“明石老师,我也很想系统的学习编曲和音乐制作,您能教我吗?”

  说到底,明石昌夫之所以在叶昭面前露这一手,就是存了爱才之心,叶昭既然开了口,他也爽快地说:“你都叫我一声老师了,我能不答应吗?”

  织田哲郎在旁调侃道:“行啊明石哥,这就捷足先登把这块好苗子收过来了?”

  “你眼馋啊?”作为多年的搭档和老友,明石昌夫对织田哲郎说话并不那么客气,“那行,以后叶昭要是作曲方面有拿不准的,我让他去找你。”

  织田哲郎可是人称神曲制造机,作曲销量超过四千万张的大牛,而且和叶昭这种靠金手指的人不同,这位是真正的天才,能被这样的天才指点一下,受益可不是一点两点。明石昌夫梯子一递,叶昭赶紧顺着往上爬,叫了一声:“织田老师!”

  “老师谈不上,以后你没事儿多到公司来,咱们相互切磋学习。”织田哲郎的态度很谦虚。

  就这样,在声乐训练之余,叶昭又多了作曲和编曲这两项课程。明石昌夫和织田哲郎都不是专门的老师,真正有时间教授叶昭的时候很少,但在今后不断的积累当中,叶昭还是学到了他两辈子加起来都不会有机会接触到的音乐方面的知识,为他今后摆脱金手指,成为独当一面的音乐人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中午,在大黑摩季和川岛美香的怂恿下,明石昌夫和织田哲郎两人就以“庆祝收徒”为名义,五人结伴杀往六本木的叙叙苑烤肉本店。尽管大黑摩季是已经拥有了百万单曲的当红歌手,织田哲郎这个名字更是无人不晓,但由于being的不曝光政策,五人就算大摇大摆走在街上,也不会有人认出来。

  说到这个叙叙苑烤肉,叶昭心里有点五味杂陈,前身决定z-i\'sa的时候,就是来到了这家店享受了一顿最后的晚餐,那一餐对前身来说,是一个“终结”,但这一餐对叶昭来说,却象征着一个“开始”。从今以后,他将在这个纷杂变幻的圈子里,为了能开启属于自己的时代不断奋斗。

  傍晚课程结束后,叶昭在外面的拉面店吃过晚饭,到了晚上,突然接到了叶晴发来的传呼。把电话打回去,叶晴语气激动的向叶昭汇报:“哥,你的单曲拿到冠军了!”

  “冠军?今天的报纸我看了,只有第三名而已。”

  “不是昨天,是今天!刚才静香给我打电话,刚才她在出租车上的广播里听到了今天的日榜,第一名是你的《夏色》,哥,你拿到冠军了!”

  “太好了!”这张单曲在发行了一个月之后,终于拿到了它的第一个冠军。虽然只是一天,可日冠军都拿了,周冠军还会远吗?

  “哥,”在电话里庆祝完以后,叶晴的语气突然有点扭捏。

  “怎么了?”

  “哥,既然你的歌手梦想实现了,也签约了being那么有名的公司,是不是考虑一下,回来见一见爸妈?”

  “再说吧。”叶昭语气含混的敷衍道。对前身的父母,叶昭并没有什么感官上的好恶,他现在使用的这副身体毕竟还是他们给予的,只是现在他虽然取代了前身活在世上,却还没有做好如何和这对父母相处的准备,所以在调整好心态之前,他觉得还是不要相见的好。

  叶晴只当叶昭还在怪父母当初把他赶出家门的事,一时也不好再劝,兄妹俩又东聊西扯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