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到这份上,叶昭也就不转圈子了,直截了当道,“藤原小姐之前也见到了,除了being之外,我还收到了许多公司的名片,其中不乏环球、索尼、华纳这样的大公司,你们既然想签我,总得拿出点能打动我的条件吧?”

  藤原薰子巧妙的说道:“叶先生既然从那么多公司里优先选择和being洽谈,那么我想,至少being有什么地方打动了你吧?”

  不愧是职业的经纪人!叶昭在心里暗赞了一句,道:“不瞒你说,前阵子有经纪公司想要把我签到旗下,我听了他们的合约,实在是太苛刻了。”说到这,叶昭和藤原薰子俱是一笑。

  “说到底,如果只是因为签了一份合同,就不得不无条件服从公司的安排,哪怕他们让我去参加深夜档整蛊节目,这种事未免太不合理了。我是靠音乐吃饭的人,音乐是我立足的根本这点不会变,至于音乐之外的东西,我希望能拥有选择做与不做、怎么做的自由。所以我才会把既能制作出好音乐、又不会拿经纪合约束缚歌手的being当作第一选择。”

  藤原薰子对叶昭的话并不意外,毕竟和叶昭抱着相同想法的音乐人多得是,既然从叶昭嘴里知道了他们公司最大的优势,她自然要把这份优势放大,借此来说服他。

  “叶先生的想法我能理解,本质的音乐人不想被外界所干扰这是理所应当的。如你所说,我们公司是一家唱片制作公司,拥有的只是旗下歌手的唱片合约,至于经纪约,虽然我们也可以把他们介绍到有业务往来的经纪公司,但不少歌手的经纪约都在自己手里,这方面我们不做强求。再一个,我们是唱片制作公司,赚钱的大头来自唱片发行不是歌手那点分成,所以你担心的这些问题在being是不会发生的。”

  “既然这样,我们什么时候谈一谈合约的问题?”

  “长户社长吩咐过我,只要叶先生有签约的意向,他会随时在公司恭候,并且亲自和你商谈具体的签约细节。”藤原薰子道。

  对一个新人能有这么好的待遇,至少证明长户大幸非常重视他。既然重视,那么想在他身上所图的也必定不少。叶昭心知肚明这一点,但也还是坦然的说道:“那我明天就过去拜访一下吧,藤原小姐,还得请你提前和长户社长打声招呼。”

  ……

  从1990年b.b.queens为《樱桃小丸子》演唱的主题曲大卖开始,being的发展就如同乘上了飞速的火箭,从一个在大唱片公司手底下讨生活的小弟,一跃成为万众瞩目的音乐界新贵,这样的巨变,让公司许多人的内心都开始膨胀,甚至出现了“being第一”的论调。但作为公司的掌舵人,长户大幸的心头却笼罩着一团隐忧。

  现年45岁的长户大幸,经历过欧美音乐、新民谣、偶像在rb的兴起,也亲眼见证了他们的衰落,当他真的如愿建立起自己庞大的音乐帝国后,昔日这些“前辈”们走下神坛的情景,也清晰的浮现在了他眼前。

  1994年已经过半,相比去年大杀四方的豪迈,今年的being成绩最好的单曲,b’z的《don\'t leave》,虽然成功卖过百万,但在单曲年榜上,不过排名第四位,年榜前十名里,比起去年独占六席,今年只有b’z、大黑摩季、wands三组而已,其中大黑摩季的《只凝视着你》实际发行日还是1993年的12月,只不过因为oricon榜单在每年12月初截止,所以才算到了今年。

  和初现颓势的being相对的是小室哲哉的兴起,在单曲榜上,由他制作的歌手竟然也占据了前十名的三名,和being打了个平手!要知道,being可是举全公司之力,而小室哲哉仅仅只有一个人而已。更可怕的是,在being和小室哲哉的较量里,一支名叫孩子先生(mr.children)的乐队横空出世,一举拿下了今年为止的销售冠军!

  这两队人物的兴起让长户大幸预见到了一个讯号:在经历了being系连续几年的轰炸之后,喜新厌旧的rb人开始出现听觉疲劳了。

  being到现在,最依仗的两个作曲人就是织田哲郎和栗林诚一郎,除了少数几个能够独立创作的歌手乐队之外,大部分人都在唱他们两个写的歌,所以导致being旗下的歌手大多数听上去都一个味儿,之前观众喜欢这个味儿,他们就结伴大红大紫,一旦观众开始厌烦了,being的下场可想而知。为了避免出现没有织田哲郎公司就完蛋的局面,长户大幸决定未雨绸缪,开始引进一些有创作能力的新鲜血液哪怕他们当中很多人只是昙花一现。

  而在这时,他在《cddata》上看到了一个叫叶昭的地下歌手和他的单曲《夏色》,在听完了这张单曲里的两首歌后,长户大幸敏锐的觉察到了叶昭身上巨大的潜力,这份才能甚至让长户大幸想起了年轻时的织田哲郎当年他遇到织田哲郎的时候,后者也是19岁。

  也许这名少年会像织田哲郎那样,撑起being新的十年也说不定。这样想着,长户大幸当机立断联系阿波罗唱片,拿到了叶昭的地址和资料,并出动了公司里能力数一数二的经纪人藤原薰子,嘱咐她不惜代价都要将这个人纳入麾下!

  第二天上午九点,叶昭来到了位于东京都港区的being总部,靠着近几年的风潮,赚得盆满钵满的being两年前搬出了从前租用的寒酸办公楼,在寸土寸金的港区拥有了一座属于自己的大楼。在前台报上自己的名字,年轻的接待员直接将他带到了长户大幸的办公室。

  长户大幸中等身材,鬓角的白发隐约可见,见到叶昭后,他那双蕴藏精明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喜,没想到他连外形也这么出彩,简直是天生的艺人!

  “叶先生请坐吧。”长户大幸指了指靠近门边的长条皮沙发。

  “我今年还不到20岁,称不上‘先生’,长户社长还是叫我的名字吧。”叶昭坐下以后,主动对长户大幸说道。

  叶昭谦虚的态度让长户大幸十分满意,他笑着说:“既然这样,我就卖个老,叫你一声小叶吧。”

  身着套装筒裙的女助理奉上两杯咖啡,长户大幸没有碰咖啡杯,而是直接切入了正题:“公司的一些情况,想必藤原已经告诉过你了,当然,你所提到的一些问题,她也一一向我转达过了。你放心,我们公司向来尊重旗下艺人的意愿,不会用过多的条约束缚他们,当然,也不会在没有征得艺人同意的情况下擅自给他们安排工作。”

  “长户社长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既然如此,我能先看看合约吗?”

  “当然没问题。”长户大幸起身回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取出了一份合约。“你慢慢看,有不合适的地方就提出来,我们再商量。”

  叶昭点点头,接过合约仔细看了起来。

  这份合约是一份音乐合约,上面明确写了在合约期间,公司每月支付叶昭十万日元固定薪水,叶昭发表的音乐作品必须经由being公司发行,对于工作邀约,叶昭有权提前拒绝,但不得无故缺席;合约期间,叶昭举办演唱会以及参加由公司为其接洽的商演和广告时,收入由公司抽取八成,发表的音乐作品,词曲版税归叶昭所有;如果为其他人提供歌曲,本公司内的歌手报酬不变,如果是给其他公司的歌手,公司y-i次忄抽取词曲买入报酬与电台使用费的六成,但不参与版税分配。

  合约期间,公司为叶昭有偿提供专业课程,产生的费用从收入里直接扣除。第一份合约为期三年,没有特殊问题的情况下,being拥有优先续约权。

  就rb娱乐界的大环境来说,这算是一份相当有诚意的合约了,既没有在分成上克扣的太狠,也没有什么限制他个人自由的条款,更难得的是,词曲版税作为音乐人赚钱的大头,这一块being却几乎没有染指,至于什么商演广告演唱会之类的抽成,叶昭并不怎么在意,毕竟合约里给了他拒绝的自由,所以这些活动能否成行,实际还是看他的意愿。

  长户大幸这时又说道:“要是拿不准,可以把这份合约带回去研究一下。你还不到20岁,这种大事也该和父母商量一下。”

  “不必了。”叶昭把合约轻轻放到茶几上,“这件事我可以自己做决定。”

  “哦?”长户大幸有些期待的看着他。

  “我对长户社长开具的合约没什么异议,也同意加入being。不过,我想知道我加入之后是单人出道,还是像公司其他人那样组乐队?”有此一问也很正常,毕竟being旗下虽然陆续推出过不少女solo,但是像样的男solo基本没有过,基本都拿去组了乐队。

  “像你这样可以包办词曲唱的歌手,组队出道的意义不太大,毕竟你已经把队友们能做的事都做完了。当然,如果你担心男solo不容易打开市场的话,我也可以帮你物色几个乐手,组成一个zard那样的一人乐队。”

  rb市场对男solo并不怎么友好,相比女solo第一名滨崎步的5000万销量,男solo第一名的福山雅治只有2000万出头。不过女solo虽然强劲,在乐队面前却也只能甘拜下风,rb唱片销量总榜前十里,乐队和组合占去了六个席位,如果算上zard这个一人乐队,就是七个。1+1>2的效应,在这方面尤为明显。

  “我还是想单独出道。”叶昭想了想,决定道。

  “这样也不错,”长户大幸笑道,“我们公司至今为止已经推出了许多支成功的乐队,女solo方面也有大黑摩季独当一面,但是还从来没有男solo成功的先例。希望你能创造奇迹,成为不输给福山雅治的金牌男solo。”

  又提到福山雅治……当红的艺人也是不容易,动不动就被扯出来当靶子。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